[趣闻] 张大千卖画也造假,拍卖场至今一直沿用


  张大千刚到京城便借故与当时京城天王画家徐燕荪打擂台,张大千画展于是轰动京华。石谷风先生在展览结束,帮张大千送画到买主家。石谷风发现买画人付钱与定价不一样,标的是300元只付30元。后来还发现,展览前挂红纸条售出的作品实质是自己挂的幌子,伪造热销,吸引人家订画。张大千当年轰动京城的那次卖画办法,今天艺术拍卖场还在一直在沿用。)


  三十年代北平画坛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各类画展很多。在中山公园的“来今雨轩”和“水榭”等几处,几乎天天都有画展,甚至一天内同时几个画展开幕,使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画家通过画展售画,提高自己的声誉,观者观画买画,作为一种乐趣,这是当时社会的一种风尚。张大千画展轰动京华,一举成功,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旧社会,地方势力很厉害。北平有个徐燕荪,是当地有名的画家,此公门户之见很深,外地画家要想在北平站稳脚跟,必须拜见他,把关系处好。张大千先生深谙此道,因而声名大振。


  1936年春,张大千先生从苏州来北平办画展。他在北平有个好友于非闇,是《实报》记者,别署“闲人”,也是著名画家。于先生熟悉北平民情,精于文字,常在小报上鼓吹张大千。


  二人合作了一幅《仕女扑蝶图》,于非闇画了两只蝴蝶,张大千补简笔仕女执扇作扑蝶状,并题诗云:“非闇画蝴蝶,不减马香江;大千补仕女,自比郭清狂。若令徐娘见,吹牛两大王。”徐燕荪得知“徐娘”是影射他的,于是控告张大千诽谤名誉,同时在报纸上发表讥诮张大千的言论。


  两位画家开战的新闻,引起北平市民的极大兴趣。接至透露,说是徐、张二人要付诸法律,对簿公堂;后来又刊登新闻,说两位画家将在中山公园摆设擂台,各展一百幅作品,争个高低,比个输赢。一时间,北平街头巷尾,议论纷纷,亟盼画展开幕,看个究竟。


  之后,两人的画都在中山公园展出,相距很近。我与大千关系好,他在北京罗贤胡同的住处,即是我代为联系的。这次他的画展,我也全力帮忙,布置挂画,忙得不亦乐乎。


  开幕那天,我早早赶到,展厅还未开门。透过窗户朝里一看,吓我一跳。大千先生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作品,都贴了预订的红纸条,再到徐燕荪那里去看,也是一样,几乎所有的画旁都贴了预定的红纸条。心想:画展尚未开始,怎么就有这么多人买画呢?莫不是夜间来人看过?这是个谜团。


  正式开幕,好不热闹,人们挤得水泄不通。两人的代表作均是人物画。徐燕荪笔下的古代美女,立在梅花树前,画题是“罗女春梦”,有飘飘欲仙之感。张大千画的是“桃李报春风”,那金丝黄发摩登少女,引人入胜。两张画的定价都是大洋一千。


  展览结束,我们帮助送画到定主家。领班传出画主的话,只管送去,不必多话。我发现买画的人付钱与定价不一样,标的是三百元只付三十元,这又是个谜。后来我才知遭,挂红纸条是朋友捧场,那是空的,如同卖狗皮膏药一样,是个“媒子”。只有那些重定的画件,才是实买主顾,还可以来个名利双收。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