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战后敌对关系时期的中日书画界首次交流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书道家连续三次来华交流,在当时“无国交”、“没书协”的年代,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于1963年选派了第1次中国书法家代表团回访日本。代表团的核心人物潘天寿、王个簃、顾廷龙都是海派书画大家。这也意味着因不幸的战争及战后敌对关系而造成的中断的两国书画界交流真正重新开始。


  继1958年5月日本书道联盟理事长丰道春海团长率领日本书道家代表团14人(主要成员有松井如流、松丸东鱼、青山杉雨、金子鸥亭、村上三岛等)第一次访华之后,1961年4月,汉学家、日本书道家西川宁团长率第2次日本书道家代表团7人(主要成员有梅舒适、手岛右卿、松井如流、宇野雪村等)访华,1962年5月篆刻家山田正平团长率第3次日本书道家代表团4人(主要成员有今井凌雪等) 访华。面对日本书道家连续三次来华交流,在当时“无国交”、“没书协”的年代,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会长楚图南根据1961年10月与“日本中国文化交流协会”签署的“关于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文化交流的共同声明”的约定,选派了第1次中国书法家代表团回访日本。团长是革命家、收藏家江苏省委宣传部的负责人陶白,副团长则是书画家潘天寿,团员有王个簃、顾廷龙。陪同是中国对外友协日本处长郭劳为,翻译是崔泰山。代表团的核心人物潘天寿、王个簃、顾廷龙都是海派书画大家。国家第一次选派的书法家代表团,实质上是解放后海派领袖人物的第一次东渐交流。这也意味着因不幸的战争及战后敌对关系而造成的中断的两国书画界交流真正重新开始。


  1963年金秋,天高气爽,日本书道界、文化界上上下下热烈欢迎中国书法家代表团。日方的接待单位是日本战后成立的强大的书道统一团体——全日本书道联盟,以及为了便于与未建交国进行文化交流而设立的日本书道文化联合会与日本中国文化交流协会。日方三团体为潘天寿等书画家安排了极其充实的日程。在日逗留的29天里,既安排参观访问了东京国立博物馆在内的10家博物馆资料库等,还特别走访了丰道春海、西川宁等20名日本知名书道家收藏家的私邸及参观了保持着古风的笔墨纸等传统作坊等。参观交流,拜访叙旧,座谈挥毫,颇有广度和深度地增进了艺术家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友情。


  特别是海派三位书画大家首先拜访老朋友日本书道联盟理事长丰道春海先生。春海先生1958年率团访华时,曾访问筹建中的上海中国画院和杭州西泠印社,与潘天寿、王个簃、顾廷龙三位先生已结下了深厚的翰墨之缘。到达东京的翌日,作为访日活动的第一天,就拜见85岁高龄的丰道春海先生。代表团一行来到了坐落于东京城南的牛头山行元寺。春海先生是书道联盟首任会长,又是日本天台宗的最高位的老法师“大正僧” 。春海先生在寺院里早就备好美酒佳肴来款待。凡来者皆劝酒三杯是老法师的嗜好。如今远客来访,更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老友们时而促膝谈心,时而举杯畅饮。随后吟诗挥毫,互赠作品以志纪念。日本中国文化交流协会的机关杂志《日中文化交流》1964年2月号记载了代表团的29天整个交流活动的细节同时刊载了仅仅一张照片,即是潘天寿等与春海先生挥毫交流的情景(见图)。三位大家欣喜收下当时“寸字如寸金”的春海先生所赠墨宝的同时也先后挥毫回赠丰道老先生(笔者的谦石庐有缘珍藏着51年前这三位大家留下挥毫墨宝)。潘天寿即席咏诗,以表翰墨情深:“翰墨因缘古,天涯交谊深。会心友琴瑟,杯酒莫辞斟”。落款为“丰道先生两正 寿者”(见图);王个簃也吟赠为:“文字缔因缘,上下二千载。老树耸骈枝,新花放异彩。丰道先生两正 个簃”(见图);知名学者、书法大家顾廷龙则篆以金文四字书道:“促膝谈心。一九六三年十一月奉海翁先生教正 顾廷龙”(见图)。如今中日四位书法大师均已西归。然而当年的海派东渐交流时出版的文字图片,挥毫交换的墨宝,为我们考证海派泰斗东渐交流的史实提供了极好的佐证。


  笔者是日本中国文化交流协会会员,在协会的帮助下找到详细记载了中国书法家代表团的交流行踪一九六四年二月号杂志。不妨让我们一起来细观三位书画大家的交流日程——当时岁在1963年。


  11月27日潘天寿等6名中国书法家代表团成员乘坐英国国营航空公司的班机,到达成田机场。


  28日拜访中岛健藏私宅和丰道春海私宅。


  29日参观《东京国立博物馆》,观看日本美术展,欣赏舞剧《宝莲灯》。


  30日参观《内阁文库》,拜访松丸东鱼私宅和松井如流私宅。欣赏松山芭蕾舞团表演的《祗园祭》。


  12月1日与58年访中的书法家共进午餐。参观《书道博物馆》,拜访西川宁私宅。


  2日参观《大仓集古馆》所藏大仓喜八郎的中国书画文物藏品。参加接待三团体联合举办的盛大欢迎宴会。


  3日乘坐全日空飞机往大阪访问。参加《关西女流展》主办的午餐欢迎会。参观大阪市容。参加大阪华侨总会主办的欢迎晚会。


  4日拜访村上三岛私宅,拜访宫本竹迳私宅。参观松下电器工厂。参加大阪府日中友协主办的欢迎晚会。


  5日参观《南住吉小学》的书道课。与58年访中的书法家共进午餐。参观《南中学》的书道课。参加日本书艺院主办的欢迎晚会。


  6日坐车去古都奈良市。参观《奈良国立博物馆》,访问东大寺。拜访今井凌雪私宅,拜访杉冈华村私宅。


  7日参观《一条高中》的书道课。访问法隆寺和唐招提寺。 8日参观笔墨制造作坊·吴竹精升堂,墨运堂,明石屋本舗。参观《大和文华馆》。


  拜访制墨老作坊第3代堀刚治私宅。坐车回大阪。参加日本书道俱乐部主办的欢迎晚会。连夜再坐车往京都。


  9日访问清水寺。参观龙村织物作坊。拜访著名陶瓷家“清水烧”第6代传人清水六兵卫私宅。参加京都府日中友协主办的欢迎晚会。


  10日参观住友财团的《住友古铜馆》,访问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访问金阁寺,龙安寺。观赏歌舞伎表演。


  11日拜访著名画家水田庆泉私宅。参观京都博物馆。参加日本书道俱乐部京都支部主办的欢迎晚会。


  12日参观《桂离宫》。与京都的书画家座谈。拜访立命馆大学校长末川博私宅。


  13日坐车往名古屋。参观德川美术馆。参加中部地区书道团体主办的欢迎晚会。


  14日参观名古屋陶瓷工厂。拜访大池晴岚私宅。


  15日坐电车往箱根。


  16日游览箱根富士山。


  17日坐车往镰仓。参拜聂耳纪念碑。拜访殿村蓝田私宅,拜访企业家兼著名中国书画大收藏家高岛菊次郎私宅。(数年后,其所藏的珍贵中国书画277件全部捐赠东京国立博物馆。)坐车往东京。


  18日拜访旧贵族内阁老臣细川护立(其孙细川护熙曾任90年代的首相)私宅,拜访金子鸥亭私宅。与鉴真纪念会的干部座谈。


  19日再观东京国立博物馆的特别展览。参加中日交流笔会。参加日本书道联盟主办的晚宴。


  20日参观五岛美术馆。拜访青山杉雨私宅。与书道杂志学会关系者座谈。参加


  新话剧访中人员主办的晚宴。


  21日参观根津美术馆。参加“吴昌硕逝世37周年纪念活动”。


  22日拜访著名作家井上靖私宅。拜访饭岛春敬私宅。


  23日参观静嘉堂文库。中国书法家代表团设宴答谢日本各界友人。


  24日乘坐日本航空客机回国。


  “翰墨因缘古,天涯交谊深”,这一海派东渐的交流充分表现了中国书法家代表团第一次访问日本所受的欢迎程度和艺术大家潘天寿发自肺腑的感受。中日两国翰墨因缘其实有千年以上的历史,海派东渐虽说有断有续,也超出百年。作为在日华人,笔者同样愿为这一中日文化交流的健康延续做一些实事。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米芾原是收藏控 苏东坡嘲讽其作伪画掉包

[趣闻] 张大千不做“软舌头” 只讲中国话

[趣闻] 华君武戒烟(图)

[趣闻] 菜肴里的政治:张学良与张大千的晚宴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