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杨秀坤《在黄胄大师教诲下》连载15:在炎黄艺术馆


  杨秀坤先生作品


  在炎黄艺术馆



  1993年的秋天,我接到黄胄先生的来信。他让我为在炎黄艺术馆举办的日本画鉴赏展,在东北收集一些日本画。并说借也可,买也可,用他的画换也可。我马上找朋友弄到了几十张,经筛选选出十几张我认为比较好的。几天后,我与爱人乘车将那些日本画送到北京,黄胄先生安排人接站,接站人在站外手举一张写着“杨秀坤夫妇”的大纸,非常醒目。我们被接到了炎黄艺术馆。


  炎黄艺术馆坐落于亚运村,那造型别致的建筑让人看了有一种伟大艺术殿堂的感觉,雄伟而庄重。曾听说建这个艺术馆,黄胄先生个人投资两千多万元。




  早在1986年,黄胄先生赴新加坡举办画展,在那里与谷牧副总理和率领中国城市建设考察团的北京市市长邂逅。市长亲眼目睹了“黄胄画展”的盛况,他对黄胄的艺术十分赞赏,高兴地对黄胄说要为他建立黄胄艺术陈列馆。黄胄受宠若惊,虽然婉言谢绝,却由此萌生了建立收藏中国历代艺术品的高档次艺术馆的想法。同年十月,黄胄先生赴伦敦办画展,那里的三十几座艺术馆、图书馆和展览馆令他惊叹,他想我们中国是具有几千年历史文化的文明古国,有那么多的精美艺术品,有无数大师的杰作,为什么不能建立一个收藏陈列这些艺术珍品的宝库呢?于是,经过许多人几年的奋斗,1991年9月28日,一个大型的现代化的炎黄艺术馆诞生了。


  这年春节晓东来到我家,他告诉我炎黄艺术馆建成了,黄老让他来和我商量,请我和他到炎黄艺术馆工作,问我的意见如何。因为诸多原因我没有去炎黄艺术馆,可能又让黄胄先生再一次失望。



  在炎黄艺术馆,我和黄胄先生见面了,我一眼就看出他苍老多了。我知道他是为建艺术馆而奋力操劳,为把炎黄艺术馆建成世界独一无二的艺术馆绞尽了脑汁,耗尽了心血。他高兴地同我们叙谈着。我说:“老师,咱们的艺术馆建得真好啊!看把您累的。”他笑了笑说:“唉,别人才不干这种傻事,都要累死了。”说完他问服务员,房间安排好了没有、床单换没换、暖壶的水打好了没有?服务员回答全准备好了。黄胄先生对我们说:“咱们自己有个小招待所,只有八个床位,来朋友时方便。你们就住在这里,吃饭在艺术馆的餐厅,都记在我的账上。因为餐厅承包给个人了。”


  我把带去的日本画一一向黄胄先生展示,他从中选出几幅精品,对那些画他作了简短的评价。这时,我爱人拿出相机,拍下了黄胄先生选画鉴画时的珍贵瞬间。选画之余,我浏览了一下黄胄先生办公室墙上挂着的几幅画,那都是先生的新作。《李清照觅句图》以线描为主,李清照被刻画得惟妙惟肖,她的头上戴着花儿。只见上题:“三百年来仕女画每况愈下,自陈洪绶至任伯年只有新罗山人而已,即三位大师所作人物面目也很少变化,此外更不待言。画中人不论穆桂英和林黛玉,杨玉环和李清照,还是西施、香君,除服饰少有区别外,相貌如同姊妹。此应为三百年之人物画痛心者,今后画仕女者应引以为戒。庚申正月黄胄戏墨给小缨参考。”此人不知是何人?如果说是李清照,似乎不戴花好一些,谁也不是。另一幅作品《春兰》则以水墨为主,粗笔勾勒,面部手部精意刻画,把个纯朴的农村姑娘的内心世界和外在行为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另一面墙上,有一幅先生的书法“铁肩担道义,棘手著文章”,笔墨厚重、苍劲有力、雄浑潇洒。在黄胄先生身后的古董架上,放着十余件珍贵的文物,我走过去反复观看欣赏。先生说:“小杨,你把这些给我擦一下,已经落了很多灰了,别人要擦拭,我信不着,你办事仔细我放心,就由你来擦吧。”我小心翼翼地把所有文物都擦得干干净净。黄胄高兴地说:“好,这是你给炎黄艺术馆做的第一次贡献,给你记一功。”



  当天,我在炎黄艺术馆住下,趁机我反复地参观了每个展厅。宋代工笔画《粉鹰图》,元代张师夔的《黄鹰古桧图》,明代边景昭的《双鹤图》、戴进的《雪夜访戴图》、兰瑛的《仿大痴山水》、黄道周的书法、陈洪绶的《麻姑献寿图》,清代石涛、任伯年、郑燮、虚谷的作品及近代吴昌硕的石鼓文、现代齐白石的《荔枝图》、张大千的《飞天》、蒋兆和的《流民图》(部分),还有黄胄先生捐献的《高原放牧》、《塔吉克民间舞》等大作陈设在艺术馆的大厅里。我真正进入了艺术宝殿!


  回到住室,已经很晚了,我久久不能入睡。那么多的艺术品一件件在我眼前重现。与此同时,黄胄先生那苍老、疲惫的神情也时时在我眼前浮现。于是我又回想起当年在羊坊店、在外交部招待所、在东四六条、在藻鉴堂、在友谊医院、在扎龙……



  第二天晚上,在先生的办公室里,我向先生透露了要举办个人画展的事,先生听了很高兴,随后问我:“在什么地方办展?”我回答说:“白洋淀。”他笑着说:“白洋淀,好地方。”又问:“作品准备好了吗?”我说:“已经准备好了。”先生点点头。看到先生对办展之事如此赞成,我提出请求先生为我题写“杨秀坤画展”、“杨秀坤画选”。先生欣然答应。第三天,先生递给我一个大信封,我接过信封打开一看,是先生的题签,我高兴地连忙向先生致谢。题签写得很漂亮,题签表达了先生对我的事业的关怀和我们之间的友情。我看了看先生的题签,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铁肩担道义、棘手著文章”,再看了看黄胄先生,他在翻看我的画展图录。



  本书作者杨秀坤先生简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曾任黑龙江省画院专业画家,现任北京黄胄美术基金会副秘书长、炎黄艺术馆艺术委员会委员、《炎黄艺术》杂志执行主编。
河北沧州人,一九四七年生。自幼喜欢绘画,七十年代初拜著名画家黄胄先生为师学习中国画,成为黄胄先生的入室弟子。其作品继承传统,师法自然,坚持走生活之路的创作方向。他认为,画家必须要有社会责任感,热爱生活,热爱人民,用心去感受生活,要有感而发,用情感之笔墨进行创作,才能创作出感人至深的作品。他的人物画多取材于农民的现实生活,笔墨生动,形神兼备,充满积极乐观的生活气息和浓郁的乡情。



  杨秀坤先生国画作品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