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杨秀坤《在黄胄大师教诲下》连载14:一块手表和一百元钱


  杨秀坤和恩师黄胄先生


  一块手表和一百元钱



  1985年9月,我来到新街口外大街的黄胄先生住处,在先生的画室我们师生相见了,时值中午,家里只有先生一个人,他在作画,见我来了很高兴,他停下笔问我:“吃饭了没有?”我回答说还没吃。他说:“厨房里有一个锅,里面有牛肉,你自己去做点面条吃吧,会不会?”我笑笑说:“没问题。”


  这次来京,是为了请先生为我要办展的作品把把关,吃过饭,我把预备办展的一部份作品的照片拿给先生过目,这些作品有《炼钢的人》、《牧紫图》、《读书图》、《饲鸡图》、《任伯年的牧鸟图》等十几张,先生认真地审视每幅画,我的心也有点紧张,先生突然抬起头高兴地对我说:“好,有生活、有技巧、有传统、有才气;以后还要多注意生活、多写生、多下去,趁能跑的动的时候往远处跑,以后年纪大了跑不动的时候跑近处”。先生的一番话给了我极大的鼓励,他拿着我的《柳荫牧紫》和《炼钢的人》的作品照片对我说:“这两幅画的画面处理很得当,黑白对比和笔墨浓淡的处理也不错,水墨画也要注意层次,注意大的黑白效果。要向版画学习,特别是黑白版画,黑白版画在处理画面的大关系上有很多可学处。”


  我认为黄胄先生是最勤奋的画家,因为多年来每逢我见到他时,他都是在不停地画画,这天下午,我一直为先生研墨,先生与我边谈边画,简直就象为我上了一下午的课,当晚先生留我住在他家。


  第二天早起,我来到先生的画室,先生笑着对我说,我看你连块手表也没有,我放到你包里一块表,是一块瑞士的梅花表,说到这里,郑老师过来叫我:“小杨,你来一下。”黄胄先生开玩笑地说:“有事就在这里说吗,你们还有保密的事吗?”郑老师笑着说:“有,有保密的事。”黄胄先生说:“有保密的事,你快跟她去。”


  在另外一个房间里,郑老师拎过一个拎包,白帆布的旧拎包,但样式很港。她把拎包给我,并对我说:“这个包里是一些旧衣物,其中有黄胄穿过的旧衬衣和其它杂物,你带回去吧,然后又拿出一百元人民币送给我。我受宠若惊,不肯接受。推辞不过,我说,这包旧衣服我拿上,老师的旧衬衣我回去可以穿,一百元钱我就不拿了。郑老师见我执意不要时说:“你现在生活还很困难,这一百元钱算我借给你,等你生活好了再还给我好吗?”我感动的两眼含泪接受了郑老师的馈赠。


  当天,我满怀感激的心情带着珍贵的赠品登上了开往东北的火车。


  我一个人坐在火车上,静静的想:老师和师母对我这么好,我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辜负老师的期望,要把画画好,为老师争光。



  本书作者杨秀坤先生简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曾任黑龙江省画院专业画家,现任北京黄胄美术基金会副秘书长、炎黄艺术馆艺术委员会委员、《炎黄艺术》杂志执行主编。
河北沧州人,一九四七年生。自幼喜欢绘画,七十年代初拜著名画家黄胄先生为师学习中国画,成为黄胄先生的入室弟子。其作品继承传统,师法自然,坚持走生活之路的创作方向。他认为,画家必须要有社会责任感,热爱生活,热爱人民,用心去感受生活,要有感而发,用情感之笔墨进行创作,才能创作出感人至深的作品。他的人物画多取材于农民的现实生活,笔墨生动,形神兼备,充满积极乐观的生活气息和浓郁的乡情。



  积叶成书图 杨秀坤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