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杨秀坤《在黄胄大师教诲下》连载8:在编辑黄胄画集的日子里


  在编辑黄胄画集的日子里



  1977年初,黄胄先生住院之前,黑龙江出版社计划出版一部大型的画册——《黄胄作品集》。由于出版社知道我与黄胄的交往,所以就派人与我商量,请我与黄胄先生联系,征求一下黄胄先生的意见。经考虑,我先给黄胄先生写了一封信,说明了出版社的想法。黄胄先生很快就回信了,他认为应先出速写集。出版社觉得还是出作品集好。于是我又写信,乃至我又专程到北京与先生商量。


  在北京见到黄胄先生,我试探着提议,出速写集可以,但要有水墨速写,先生表示同意。我进一步试探:还要有彩印的,因为读者都喜欢看彩色的。看他没否定,我又进一步提议,既然印彩页,何不再加一些作品呢?黄胄先生也没否定。对于这种折中方案,黄胄先生最后答应了。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出画集的事情就算定了下来。




  我回到哈尔滨向出版社汇报了与黄胄先生商量的情况,出版社的领导非常高兴,因为在“文革”之后出这样的作品专集,尤其是出黄胄的专集绝对是首举。稍做准备,我与出版社的责任编辑和摄影师一同赴京。出版社也正式通知我,由我做这本画集的装帧设计。我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光荣的任务。


  到了北京才知道黄胄先生已经住进医院,在他家里郑老师向我转达了黄胄先生的话,即有关选画的事情由小杨做主。


  黄胄先生有一间简单的画库,里面搭了个一层层的放画的架子,上面有装裱的镜片,有轴画,也有画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画,同去的同志也头一回看到这种场面。我们边选边拍照,一连拍照了好几天。从众多作品中选出一二百张,的确有一定的难度,因为有很多都是精品,又要照顾到题材和体裁,选量又有限,有的不得不忍痛割爱,我们最终选出了作品168幅。这次选画,令我们大开了眼界,引发了我们无数次的惊叹和感叹。




  维族老人,新疆少女,哈萨克儿童,草原骑手,南海渔民,还有毛驴,骆驼,羊羔,牧羊犬,猫,雏鸡等等。诸多人物和动物个个鲜活地跃然纸上,充分展示出黄胄先生选题的广泛性、非凡的艺术功力和高超的表现技巧,从而表达了黄胄先生对艺术的执着和对生活对人民无限热爱的思想感情。


  关于这本画集的书名,我与黄胄先生商量,初拟《黄胄画选》、《黄胄作品集》、《黄胄画集》,总觉得不理想。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这本画集本来全是黄胄的作品,那么书的名字就叫《黄胄》不是正好吗?我把我的想法说给先生听,他认为可能会让人感到有些不谦虚,在我一再的坚持下,黄胄先生最后同意了我的意见。我立即请黄胄写好书名。


  画集的装帧设计是我完成的。为了有别于其他的书,我把封面设计为黑色的底色,用黄胄的新疆舞蹈速写作为封面画,作透白处理,书名“黄胄”两个字用石绿色显得非常醒目,在黑色封底的左上角以朱砂红印上黄胄印章一方。当我把设计完的封面封底给黄胄先生看时,他非常高兴地给予了肯定。他笑着说,封面设计很醒目,色彩很大胆,样式也很大气,还真有点专业水平。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工作,全部设计基本完成,黄胄先生向我提出了关于此书序言的问题。黄胄先生说:“小杨,这书的序言你就写吧。”我听了后感到很惊讶,忙说:“不,写序言是件大事,不能由我来写,应请名人。”我的意思是我是个学生,根本没有资格给这样一位大画家的画集写序,黄胄先生却坚持说:“就你写,记住两点,一是要实事求是。二是不要写吹牛皮和让人听了肉麻的话。”虽然先生这么说了,但我觉得还是应当有自知之明,我实在不敢也不能接受这项任务。我再三推辞,终于说服了黄胄先生,他答应序言另请别人来写。序言虽然我没写,但黄胄先生向我提出的那两点“注意”,我永远铭记在心。这两点不仅是写序言、作文章的原则,也是做人、做事的准则。


  《黄胄》画集出版了,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我设计的封面也得到同行的肯定和赞许。这本画集在当时的出版图书中是最早和规模最大的一本画集。后来这本画集在全国图书展览中获奖,这本画集的设计也得到了好评。我的心里乐滋滋的,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完成这样一本名人大型画册的设计任务,也觉得我为黄胄先生做了一件实实在在的事,就算是对他的一点报答吧。


  那些日子里,为出书的事情和看望病中的黄胄先生,我经常去北京。有一天,黄胄先生对我说:“明天晚上,我在前门饭店有一个小型宴会,是招待一些部长、局长等好朋友的,你也要去,连你一起招待。”我一听都是一些上层人物就连连推托,但黄胄先生还是坚持一定要让我去,我也只好听命。


  我平生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高规格的宴会,而且又是头一回和这么多高级人物在一起用餐。我是第一次吃西餐,高雅华贵的气氛,使我感到非常不自在,显得手足无措。黄胄先生叫过他的女儿小缨说:“你杨叔叔可能没吃过西餐,你挨他坐着,告诉他怎么吃。”黄胄先生高兴地招待大家,看得出这些都是他的老朋友了,可谓高朋满座。席间,黄胄指着我对满座的高朋介绍说:“这是我的学生杨秀坤,他是从东北来的,是在我最倒霉的时候来找我的。当我第二次倒霉时,我告诉他不要再到我这里来了,可是他还来,而有些人看你行时他来找你,看你倒霉时他离得远远的,那个时候建立的友谊能保持长久啊!”大家都用赞许的目光看着我。也许是因为黄胄先生激动,也许因为他的酒喝得多了一点点,过了几分钟他又向这些高朋把我重新介绍了一遍,而且说的话和刚才说的完全相同。此时此刻,我感到黄胄先生是一位普通老百姓,他的心和普通老百姓一样,都是肉长的。



  本书作者杨秀坤先生简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曾任黑龙江省画院专业画家,现任北京黄胄美术基金会副秘书长、炎黄艺术馆艺术委员会委员、《炎黄艺术》杂志执行主编。
河北沧州人,一九四七年生。自幼喜欢绘画,七十年代初拜著名画家黄胄先生为师学习中国画,成为黄胄先生的入室弟子。其作品继承传统,师法自然,坚持走生活之路的创作方向。他认为,画家必须要有社会责任感,热爱生活,热爱人民,用心去感受生活,要有感而发,用情感之笔墨进行创作,才能创作出感人至深的作品。他的人物画多取材于农民的现实生活,笔墨生动,形神兼备,充满积极乐观的生活气息和浓郁的乡情。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