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杨秀坤《在黄胄大师教诲下》连载6:夜画《渔家女》


  杨秀坤作品《海南女》


  夜画《渔家女》



  时间过得真快,我与黄胄先生的交往一晃就是三年了。自从得到黄胄先生的原作之后,我真是如获至宝,心中的喜悦和幸福感不断涌现,遗憾的是这种幸福和喜悦不能跟任何人讲,因为那时黄胄先生还属“反革命黑画家”,还没有得到“解放”。一旦让有些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容易给黄胄惹事,也容易株连自己。我只好有时间就在家里偷偷地拿出来欣赏、临摹,欣赏、临摹……


  1975年的冬天,寒凝大地。我再次来到黄胄先生家,他正在作画,见我来了,高兴地说:“你来得正好,我刚刚画完这幅大画,马上就要送走,来晚了就看不到了。”



  这是一幅描写维族老人库尔班吐鲁木一心想见毛主席,要骑毛驴去北京见毛主席的作品,题名《日夜想念毛主席》。这幅画很大,人物和毛驴差不多和真的一样大。库尔班吐鲁木带着礼物骑在毛驴上弹着冬不拉边走边唱,老人神采飞扬,精神百倍。我细细地观察每一个部位的刻画。从库尔班的面部表情到他弹琴的手,再到他胯下的毛驴儿的描写,和谐自然,栩栩如生,令人叫绝——老人饱经风霜的脸上洋溢出当家做主的喜悦;胯下的毛驴也为主人高兴,昂着头,欢快地向前小跑。仿佛老人的歌声和驴蹄儿的嘚嘚声,奏出一首和谐的乐章。黄胄先生对我说:“这是给谷牧同志画的。”



  休息时,黄胄拿出好多作品给我看。这些作品大幅、小幅都有,人物、山水、花鸟和动物俱全,可谓斑斓世界,丰富多彩。我一幅幅反复地、认真地、贪婪地欣赏着,拜读着。啊,我又一次饱览了这么多艺术精品!我向先生提出了要翻拍一些作品的要求,先生应允了。我用我的基辅相机和我不太高明的拍摄技术,拍下了先生的一批作品。


  后来,黄胄先生家又来了好几位朋友。黄胄先生在作画,我站在旁边看。这时一位身材高大的先生,他看了看我问:“你是从哪儿来的?”我回答说:“东北。”他又问:“东北什么地方?是沈阳?”我说:“还要往北。”他说:“是哈尔滨吗?”我说:“是齐齐哈尔。”他笑着说:“齐齐哈尔,有大鱼市、小鱼市,葫芦头。”我感到惊讶,问:“您知道齐齐哈尔?”他说:“我曾在那里当过兵。”接着又说:“快,快学画吧,从东北到这里来太不容易了。”



  渔家女 68×136cm 黄胄作


  我们一起看黄胄先生作画。先生画了一位新疆少女,身穿一件红色沙裙,赶着两头毛驴,两驴子在姑娘的驱赶下,欢快地在前面奔跑、跳跃。这幅画无论是人物的造型或驴子的动态,用笔用墨都堪称精品。只见先生画完后题上了“乙卯秋月黄胄为秀坤同志画”。我一阵惊喜,先生对我太好了,我一时真不知说什么才好。这时我问先生:“刚才问我从哪儿来的那位先生是谁?”他说:“他是谷牧的秘书,叫曹大澄。”


  临近傍晚的时候有人说:“该做饭了吧,数一数有几个人。”梁缨数完说:“十一个。”“今天的饭我来做吧!”说话的是曹大澄的夫人。不多时饭做好了,这些不曾相识的朋友在一起共进晚餐。在餐桌上,黄胄对这些朋友就像一家人一样,谈笑风生,十分热情。黄胄先生拿起勺子盛了些红烧肉就往我的碗里倒,一边说:“小杨,吃吧,到东北你想吃人家还不让你吃呢。”在座的都笑着看我,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好,我吃。”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黄胄先生开亮了画室的灯,我和曹大澄夫妇,还有其他人,随黄胄先生进了画室,黄胄又要作画了。我真庆幸自己,每次来先生家,收获都很大。黄胄走到画案前,我为先生铺好一张四尺宣,黄胄先生便开始画了起来。大家屏住呼吸,都在认真地看着,室内很静,毛笔在宣纸上行走的声音听得很清晰。这是一个侧面的少妇形象,体形优美,虽然看不到她的面部,却叫人感到她的美丽可人。接着先生又在这少妇的旁边画了一大群鸡,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一幅海南渔家女饲鸡图就展现在人们面前。大家一起叫好。最后先生开始题字,画题《渔家女》,落款是:乙卯秋月大澄同志赴大庆前夕黄胄于京郊。曹大澄带头鼓掌,大家都鼓起掌来,这时郑老师走进画室,看到这个场面,也高兴得合不拢嘴,当她看了这张画之后说:“黄胄,这张画画得真好,你也给我画一张吧。”先生风趣地笑着说:“好吧,画一张,给你溜溜须。”大家都笑了。先生示意我再拿一张四尺宣铺在案上,然后自言自语地说:“我是再画一遍给小杨看看。”不长时间又一张《渔家女》画好了,室内又响起了一阵掌声。我拿出相机,把这张画拍了下来。




  海岛速写 黄胄作


  当晚,我告别了黄胄先生,踏上了归途。在列车上,我幸福地回忆这次进京见黄胄先生的情景,一件事一件事,一幕一幕……突然,我想起怎么不见了给黄胄先生翻拍作品的胶卷,我翻了好几遍背包,也没有找到。我真的着急了,该不是丢了吧,怎么会丢呢?也许遗忘在先生家了?我的心不安起来,惟一希望那几个胶卷能真的忘在黄胄先生家里,但愿如此。下火车回到家里我就给黄胄先生写了一封信,询问胶卷的情况。不几天,黄胄先生回信了,他说胶卷确实在他家,他的儿子梁墩已经冲洗。接到这封信后,我的心终于放下了,但总觉得自己办了一件不地道的事。未完待续……



  本书作者杨秀坤先生简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曾任黑龙江省画院专业画家,现任北京黄胄美术基金会副秘书长、炎黄艺术馆艺术委员会委员、《炎黄艺术》杂志执行主编。


  河北沧州人,一九四七年生。自幼喜欢绘画,七十年代初拜著名画家黄胄先生为师学习中国画,成为黄胄先生的入室弟子。其作品继承传统,师法自然,坚持走生活之路的创作方向。他认为,画家必须要有社会责任感,热爱生活,热爱人民,用心去感受生活,要有感而发,用情感之笔墨进行创作,才能创作出感人至深的作品。他的人物画多取材于农民的现实生活,笔墨生动,形神兼备,充满积极乐观的生活气息和浓郁的乡情。



  恩师黄胄为我画织渔网时连画了三幅让我选,这是其中的一幅 织渔网 68×68cm 黄胄作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史国良《回望红尘》连载23:身在异邦·辛酸(组图)

[趣闻] 杨秀坤《在黄胄大师教诲下》连载11:在藻鉴堂人物画创研班

[趣闻] 岁月留真 健笔凌云:回顾程十发"大师之路"

[趣闻] 京剧大师梅兰芳的书画情缘(组图)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