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杨秀坤《在黄胄大师教诲下》连载5:关于画速写


  杨秀坤作品-来自天堂的短信165×98cm 2008


  关于画速写



  自从见了黄胄先生作画的情景,激发了我的作画欲望。我努力的画速写搞创作,出了一些作品。这时我真想有一幅黄胄的原作挂在我的面前,以便学习和临摹,可是几次见黄胄先生时都难以启口。当面不敢说,那就写信说吧。1974年的初冬,终于又有了一个出差去北京的机会,这次我决心向黄胄先生要一幅他的原作带回来。我先写了一封信寄出,在信中向他诉说了我的想法和“奢求”。而后我带上了平日所画的一部分速写和水墨画,想请黄胄先生当面赐教。



  黄胄先生在火车上整理速写



  恩师为我改过的速写


  下了火车,我直奔羊坊店。在黄胄先生的画室里我与先生又相见了。他如同接待熟悉的老朋友一样热情的同我打了招呼。当时他正在不停地作画。好一会儿黄胄先生的笔才停下来,我迫不及待地把我画的速写请他过目,他看了速写不禁拿起炭笔帮我改起来,那有力的线条只几笔,我的画立刻变了模样。一连改了好几张,放下笔就对我讲起了画速写。他说:“画速写不要怕画错,一笔错了再补一笔,大胆画,直到画对为止,有点错误的线不要紧,耐人寻味,就好像看篮球比赛一样,如果甲乙双方都是你一个他一个地往篮筐里投球,从没有丢球的时候,那样的球赛就不会有人看的。你的速写画得很认真,有的放矢,线条疏密组织的很好,可以再灵动些,速写也要有气韵……”先生的指点,真像神医一样,说出了我的速写过于死板的病根,我的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许多。这时先生告诉我:“你的来信我收到了。”我接着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收到的?”他说:“昨天。”接着又说:“这次我送你一张回去作参考,不过不要让别人知道我给你画,免得招惹是非。”我说:“谢谢老师!”他问我:“给你画张什么呢?”我说:“我见过您印在单张年历上有一张《织渔网》,我很喜欢,是在朋友家见到的。我向朋友提出要那张年历,朋友同意给,但朋友家的孩子却说什么也不给。没办法,我找了一本看上去很漂亮的挂历,将那张年历换了来。那张画我太喜欢了。”听我说到这儿,黄胄先生说:“好吧,我就给你画《织渔网》。”黄胄先生连续给我画了三幅,让我从中选一幅。在我选的那幅画上先生题了“黄胄为秀坤同志画”。刚刚题完字,先生又笑眯眯地对我说:“小杨,你去拿一张纸来,我给你画张《驴》。”先生点燃一支烟使劲地吸了几口,手握大笔,饱蘸墨,目光落在纸上,稍停片刻挥笔画驴。大约十来分钟,一幅《双驴图》诞生了,两条毛驴跃然纸上。这一幅先生画得很满意,他高兴地说:“这一张画得好!”说完在画上题:“秀坤同志参考”。看着两幅墨迹未干的画作,看着微笑抽烟慈祥可敬的黄胄先生,我激动不已,连连道谢,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无法形容的感激之情。我觉得我很幸福,一种不画好画死不休的心情油然而生。



  恩师为我改过的速写



  恩师为我改过的速写


  我在北京住了三天,有幸得到老师的两张原作,再次见到先生作画,亲耳聆听老师谈关于画速写的教诲。我的收益匪浅,无量无价!


  在回程的列车上,我躺在卧铺车的上铺,反复回忆黄胄先生的教悔,认真领会先生对我的作品做出的肯定和指出的不足。一股股的感激之情和幸运感在我的心头涌动,我这个从不失眠的人失眠了。我不时地拿出画来看了一遍又一遍,我多么希望列车快快飞驰,回到家我好放心大胆地、认真地、仔细地欣赏这两幅世间难得的艺术珍品——我多年梦寐以求的黄胄先生的原作。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