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杨秀坤《在黄胄大师教诲下》连载4:看黄胄画《出猎》


  杨秀坤先生作品欣赏


  看黄胄画《出猎》



  距第一次相见先生不久,我又来到北京。听说黄胄先生正在为外交部作画。


  天下着丝丝细雨,我找到了东交民巷的六国饭店——外交部招待所。因为来得太早,招待所的大门还没有开,我只好在门外的树下等候。秋天的雨水渐渐打湿了我的衣服,晨风吹过,颇有些凉意,我仰望着二楼的一个窗户,我想,先生也许就在那个房间里休息,或许他正在这宁静的早晨作画。


  招待所的大门终于开了,在收发室老师傅的引导下,我上了楼,但不知道究竟哪一间是黄胄先生的画室,我只好在走廊里等有人出来再打听。过了一会儿,有一个房间的门开了,一位中年夫人从屋里走出来顺便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便向走廊的那端走去。在这之前我还没见过先生的夫人,因为她那时还没有从干校回来,所以我想,这一间一定不是黄胄的画室。正在思索,刚才那位夫人走了回来,手里端着饭菜,一看便知是从食堂打回来的。我迎上前,向那位夫人问:“请问哪一房间是黄胄先生的画室?”夫人认真地打量着我问:“你是谁?”我回答:“黑龙江齐齐哈尔的杨秀坤。”她又打量了我一下说:“你等一等。”然后转身进屋随手关门。过了一会儿门又开了,那夫人向我示意:请进。



  哈萨克猎人 黄胄作


  这是一间临时画室,室内到处都是绘画用品,一卷一卷的宣纸放在窗边案头,显得有些杂乱,看得出黄胄先生昨晚画到很晚才睡。黄胄先生还没起床,见我来了,他笑着说:“小杨来了,自己找地方坐,自己倒水喝。”他的热情显示出对我的熟悉,刚才那夫人看着我,这时黄胄才把她介绍给我:“这是我的爱人,郑闻慧。”我称她郑老师,她笑了,但对我与黄胄如此熟悉,她似乎有些惊讶。


  我照例从提袋里掏出老师爱吃的东北土豆、黄豆等土产。郑老师笑着说:“嘿,这可是你老师最爱吃的,这么远带来,真够你辛苦了。”这时黄胄已经起床,问寒问暖。


  我贪婪地欣赏着墙上先生的新作。那新疆少女和她赶着的驮粮的驴群,草原上奔驰的骏马,巴扎上欢笑的老人,葡萄架下的姑娘,还有那成群的雏鸡,唧喳的麻雀……真叫我大饱眼福。这时,郑老师笑着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后面还有他们的儿子梁墩、女儿梁缨。郑老师端着一个大盘子,里面装着油炸过的黄豆,笑着对我说:“小杨,我用你带来的黄豆招待你。”说完看看黄胄,我们都笑了。



  黄胄先生作品


  郑老师从食堂买来的早饭有发糕、牛奶和咸菜,这就是先生的早餐。大家一边吃一边谈起了东北的风土人情,甚至谈起了东北的副食供应……


  外面的雨停了,天晴起来,室内立刻显得明亮了许多。这时黄胄对我说:“我要画一幅画。”说着便铺好了宣纸。这是一张六尺宣,洁白平展。我的心顿时激动起来,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黄胄先生作画呀!我颇有礼貌地问:“老师,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以站在这里看你作画吗?”他笑着说:“可以。”女儿梁缨接着说:“有的人画画时不让别人看,怕别人学去,我爸不怕,再说也不是谁都一下子学得了的。”黄胄拿出一根木炭条,在宣纸上简单地定了位置,他要画一幅出猎图。他叫儿子梁墩按他要画的人的动态做了一下示范,他把人物动态和头部透视仅寥寥几笔就勾勒了出来。然后他拿起毛笔,凝视片刻,开始作画了。饱经风霜的哈萨克族猎人手擎一只猎鹰,胯下的坐骑奔驰着,几只猎犬紧随其侧,天空飞翔着成群的雁雀……那神采奕奕的猎人,那奋蹄急驰的奔马,那机警的猎犬,那目光犀利的苍鹰,如同滚滚热浪迎面扑来,撩人心旌,催人向前!这画面的气氛,使我想起大文豪苏东坡“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名句。


  《出猎图》大笔浓墨,奔放潇洒,勾勒处,线条刚劲,渲染处,水墨淋漓,皴擦点染……黄胄激情所至,索性脱了上衣,光着膀子挥洒,好像是对几年来不让他画画的压抑所做的反抗一下子全部地宣泄在这张六尺宣纸上。熟能生巧,若有神助,一幅气势磅礴的出猎景象一气呵成。


  我的眼睛紧紧地盯住他每一个作画的环节,恨不能把全部看到的都记在心里。太棒了,真过瘾,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黄胄先生作画的情景。


  这时我激动而勇敢地对黄胄先生提出要做他的学生的要求,他同意了并叫我以后常到他这里来,我高兴的差点哭出来。


  这次见面,我知道了黄胄先生的许多事。他本姓梁,1925年3月31日出生于河北省蠡县梁家庄,名梁淦堂,字映斋,艺名黄胄。黄胄因家贫幼年失学,早年曾从师于国画家赵望云、韩乐然学画。1942年任蠡县中学美术教员。1946年任陕西西安雍华图书杂志社主编。他曾随画家司徒乔到河南黄泛区写生,以画笔为灾民请命引起社会的重视。1949年5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从事部队美术工作。曾任西北军区政治部文化创作员,美术组组长。1955年任总政文化部创作员,1959年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美术创作员。50年代,黄胄先生把新疆、青海等大西北地区作为创作生活基地,扎根生活,努力创作和实践,很早就形成了个人风格。五六十年代是他创作的高峰时期,他的作品《洪荒风雪》、《赶集》在世界青年与学生联欢节分获金质奖和银质奖。1959年为人民大会堂创作《庆丰收》及《巡逻图》、《载歌行》,以酣畅的笔墨和独特的画法对推动中国画的改革、创新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的水墨动物笔法洗练,形神兼备,尤善画驴,他画的驴在中国绘画界堪称一绝。而他画的马、羊、牛、骆驼、狗、猫以至鹰、鸡、鹅、雀,也都精湛超拔,生机活泼。他画的维族姑娘美丽动人,塔吉克男子热情豪爽,儿童活泼可爱,维族老人豁达开朗……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三家村”首当其冲。自从7月28日军报点了黄胄的名,披露了他和邓拓的关系,所以“文革”不久黄胄就被关进了“牛棚”。黄胄被列入必须彻底打倒的对象名单,成为“反革命”黑画家。造反派把他的作品都批判为“毒草”,他的上万件作品被毁掉,两次被迫搁笔,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那时,黄胄被贬谓之“驴贩子”,所以,造反派就让他赶驴车卖豆腐。黄胄赶了三年车,卖了三年豆腐,然而他与毛驴的“情结”更加深了,更加重了。


  他的爱人郑闻慧也被下放到河南省潢川县团中央“五七”干校劳动。大儿子梁穗也同妈妈一起到了干校。小儿子梁墩、女儿小缨只好放在别人家托人照管。直到我与黄胄先生第一次见面时,郑闻慧老师还未从干校回来。



  作者杨秀坤先生简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曾任黑龙江省画院专业画家,现任北京黄胄美术基金会副秘书长、炎黄艺术馆艺术委员会委员、《炎黄艺术》杂志执行主编。


  河北沧州人,一九四七年生。自幼喜欢绘画,七十年代初拜著名画家黄胄先生为师学习中国画,成为黄胄先生的入室弟子。其作品继承传统,师法自然,坚持走生活之路的创作方向。他认为,画家必须要有社会责任感,热爱生活,热爱人民,用心去感受生活,要有感而发,用情感之笔墨进行创作,才能创作出感人至深的作品。他的人物画多取材于农民的现实生活,笔墨生动,形神兼备,充满积极乐观的生活气息和浓郁的乡情。



  杨秀坤作品-高原牧民-120cm_71cm-2008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张大千不做“软舌头” 只讲中国话

[趣闻] 米芾原是收藏控 苏东坡嘲讽其作伪画掉包

[趣闻] 华君武戒烟(图)

[趣闻] 菜肴里的政治:张学良与张大千的晚宴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