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史国良《回望红尘》连载17:北京画院(高清组图)


  《上学》 1996年 史国良作品


  |北京画院|



  导读


  美国知名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说过:未来每个人都有机会成名五分钟。如今沃霍尔所说的“未来”已经变成了“现在”,成名五分钟和五分钟成名都变成了可以实现或者说可以操作的事情。一句话成名的屡试不爽,使得艺术界的一些人躁动不安,潜心搞创作的少了,热衷文化博出位的多了。我想真正的一鸣惊人,一定有背后无人所知的岁月累积为支撑。


——钱晓杰


  ❖


  西藏没去成,1985年我就转业到了北京画院。我对部队、对军艺还是很有感情的,走的时候恋恋不舍。系里给我开了欢送会和座谈会,会上我说对于离去我是很难受的。应该说,这是几年来我在会议上发言最真诚的一次。



  ▲北京画院


  画院这种形式,古已有之。大画家宋徽宗曾经以帝王的力量创建了一个宫廷画院,把许多著名画家养在里面,授予一定的职务,让他们专门为皇室作画。像留传下来的18岁画家王希孟的青绿山水《千里江山图》,真是好极了,现在已经成为国宝;还有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等,都是非常有名的作品。正是因为宋徽宗为画家们营造了一个优越的创作环境,才为后人留下了许多精品之作。


  在周恩来总理关怀下建立起来的北京画院,是新中国第一个画院,院长是齐白石。院里集中了一批著名的画家,如北京画派的陈半丁①、胡佩衡②、秦仲文③、汪慎生④、王雪涛⑤等,都是极有影响的艺术大师。此后又成立了南京画院和上海画院。而这三大画院是以北京画院为龙头的。北京画院是画家们向往的地方,尤其是美术学院的毕业生,如果能从学校分配到画院工作,那会有鲤鱼跃龙门的感觉,是很难得的事,也是很幸福的事。我的老师周思聪便是一毕业就分到了画院,后来成为北京画院的台柱子。


  我到北京画院,正是新旧交替的时期,这里聚集了一些当代有名的画家,如石齐、王明明、聂鸥、杨刚等人,聂鸥、杨刚是我的同班同学。其实我早就应该是这里的人,毕业时他们就打算要我的,所以来北京画院工作,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1997年老同学聚会,左起:史国良、聂鸥、孙为民、邵飞、杨刚夫妇


  我去的时候,正好赶上画院搬到新址,固定的画室已经分配完了,没有我的,他们就把一间最大的空房子给了我做画室。也没有给我配备画桌,把齐白石用过的一张老画案搬给我用。这张画案我用了很长一段时期,在上面泼墨挥洒,电光石火,灵感时现,冥冥中似乎与白石老爷子有一种缘分。



  ▲白石老人作画


  在画院,那些琐碎的政治活动基本没有了,也不常开会,只是每周二上午集中一次,有什么事领导讲一讲。其他时间都在各自的画室中作画。每年的迎春画展、全国美展、北京美展、必须要送交作品,其他时候就没有什么固定的任务了。我很喜欢这种工作环境和创作方式。能与自己的老师、同学,以及许多很谈得来的同道在一起工作,不仅感到荣幸,而且也感到惬意和轻松。



  ▲我在长途车上,过唐古拉山


  我到画院后画的第一张画叫作《添灯油的人》。我刚到画院,第一次参展,必须拿出具有实力的作品,所以为创作这张画特意到西藏去深入生活。我在西藏转了好几天,苦于找不到题材。这天在江孜白居寺,看到到很多藏民在转那个塔,在添灯油,一下子闪现出了灵感。



  ▲史国良作品《添灯油的的人》


  我画了一群藏民十分虔诚地在转这个寺院,他们的身后是蓝色的壁画。这张作品画得很大,有丈六左右,完成的时候我很兴奋。我还画了一张《空门》,表现的是信徒们进寺院的时候,对着大门顶礼膜拜的场面。画展上,我的这两张画特别抢眼。画幅很大,基本功又很扎实,两幅作品的题材都很新颖。人们看了觉得十分新鲜,在当时还挺轰动。应该说,我到画院放的第一炮,就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史国良作品《空门》


  我在画院工作的几年中,最辉煌的一件事情就是1989年参加了第23届蒙特卡罗现代国际艺术大奖赛并获奖。这是新中国成立几十年来,中国绘画第一次在公认的国际大赛上获奖。



  ▲获奖证书


  在接受参赛的邀请后,中国美协做了充分的准备:挑选作品,组织国内的评选。参加这样的大赛,可以让世界关注和理解中国的当代绘画,也是中国当代绘画艺术走向世界的一个机会。所以,画家们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我专门为大赛构思了一幅画,内容是毕加索在画和平鸽。我想,既然是参加世界性的画展,就要国际一些,用中国的绘画工具、中国的绘画方法,去画一个西方的画家,应该是挺新颖的。我画了光脑袋的毕加索,穿着大裤衩,穿着拖鞋,以一个很随意的姿势在画和平鸽。毕加索曾给联合国画过一个标志性的图案:一只鸽子叼着橄榄枝。我觉得这个构图挺有意思的。但这幅画没有被专家们选上,选上的是我的另一幅作品:《刻经》。



  ▲史国良作品《刻经》


  《刻经》画的是西藏街头的一个情景。那时在拉萨街头经常会看到一些人在刻玛尼石经。这是一种宗教活动:信徒们从这里买一块石经送到玛尼石堆上去,就意味着送走灾难,带回希望。《敖包相会》里说的敖包,其实就是玛尼石堆。


  从唐代起,西藏就有这种活动,还有用泥做的佛像,叫作“擦擦”,连同石板、牛头刻上经文一起送到山上去。祖祖辈辈这样做,千百年了,西藏的许多小山就是这样堆起来的。我当时在拉萨看到刻经的状况,特别感动。尤其是那个老头儿,刻了很多年,手都变形了,骨节特别大,仍然十分专注地在凿那个石板,似乎初次刻经一样。我想,他干这个活儿不是在追求世俗的钱财,而是在表达一种内心的虔诚。我画他穿着红衣服,前面摆着牛头,牛头上刻着六字真言。他的身后就是刻着经文的石板,我将石板放大,带着象征主义的味道。整个背景是黑色的,而经文则是白色的。整幅画不是很大,只有整幅六尺宣纸,结果选上了。



  ▲玛尼经石板


  同时选上的还有艾轩⑥的一幅油画,画的是一个藏族女孩子。艾轩的原画卖到台湾去了,他非常着急,发电报,一定要追回。艾轩是从国外回来的,他深知这个大赛的重要性,急切地要把握住这次机会。


  画送走后,大家就开始等待消息,都忐忑不安的。我那时比较迷信,找人算了一卦,算卦人说有可能评上,我还挺开心的。我翻世界地图查找蒙特卡罗,查到它在摩纳哥。我又了解有关摩纳哥的知识,知道这个小国位于法国境内,是世界著名赌城,风光秀丽;国王娶了获过奥斯卡奖的漂亮女演员格蕾丝.凯莉为王后……我之所以关心这些事情,其实反映出我对蒙特卡罗大奖的期待。结果,我真得获奖了。



  ▲我的作品《刻经》获得的证书与奖杯


  我所获的奖项,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的评委会评出,很具权威性。我没有出国领奖,奖牌是由驻摩纳哥领事馆代为领回。奖牌上有摩纳哥的标志,证书上有王子的签名。许多画家过来观赏,还有人专门来照相。国际艺苑的老总刘迅把这个奖牌借了过去,他要复制。后来国内的一些评奖活动,也是参考我的那个奖牌制作的。《新闻联播》报道了我获奖的消息,新华社发了通稿,全国各大报纸都登出来了。


  那年,文化部还专门设了个奖,奖励在国际上得了大奖的艺术家,我是美术界的代表。当时来了好多中央和部委的领导,记得有习仲勋、阿沛.阿旺晋美、康克清,文化部副部长英若诚等。他们感谢为祖国争得了荣誉的艺术家。为我发奖的是习仲勋,我从他手中接过了文化部颁发的奖杯和证书,激动不已。


  我爸那天突然到我家来了。他从五道口骑车到大北窑有三十多里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自己骑车过来了。他一进门就哭了,怕我看见,他仰着头望着房顶,半天不说话。一会儿转过身来,不看我,冲着墙说:“三儿,你可给咱们老史家争光啦!”我当时热泪盈眶,多少年了,我就盼着我爸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结婚时和父亲合影


  小时候爸那么疼我,三分钱、五分钱地塞给我;骑自行车带着我满北京城转,看人家画主席像;整晚的不睡觉守着我,陪着我画,他不就盼着这一天吗!——爸说完这句话,他哭了,呜呜地哭……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爸这样不加掩饰地放声哭。我突然感到十分自豪,我觉得自己的从艺之路走对了。只是为了能让爸妈这样开心,为了让爸妈能在街坊邻里之间挺起胸,抬起头,我也应该选择这条道路。


  在画院期间,我的第一本专著《写实水墨人物技法》以及《史国良速写集》出版了。




  ▲史国良的部分专著及作品集


  那本讲技法的书,影响甚广,很多大学艺术专业的学生手里都有,曾再版了四次。(待续)


  自我读书认字起,教我诲我、给我以提携的师长很多,我常常会以感恩之心忆念起他们的音容笑貌。在我从艺之路上,有三个人对我的影响最大。他们是周思聪、黄胄、叶浅予……《史国良《回望红尘》连载18:我的老师周思聪》



  《拉萨街头》 史国良作品


  ①陈半丁(1876--1970),即陈年,画家。浙江绍兴人。家境贫寒,自幼学习诗文书画。擅长花卉、山水,兼及书法、篆刻。写意花卉师承任伯年、吴昌硕,又师法陈淳、徐渭、石涛、李复堂、赵之谦诸家。书法以行草见长。


  ②胡佩衡(1892.6—1962.3),谱名锡铨,又名衡,字佩衡,号冷庵,外号胡涂克图,以字行,蒙族,原籍河北省涿县。他博识多能,精鉴赏,擅诗文,多著述,在美术教育和编辑出版领域也卓有贡献。他和其子胡槖合写的《齐白石画法与欣赏》,是第一部记述齐白石画法的作品,有很高的艺术史价值。


  ③秦仲文(1896-1974),名裕,河北省遵化县人,近现代中国画家、美术史论家、美术教育家,是著名山水画家。他的山水画宗法清初“四王”,上溯元代四家,兼擅墨竹,亦精书法。认真研摹过古代绘画,是一位有深厚笔墨功力的中国画家。


  ④汪慎生(1896-1972)名溶,字慎生。安徽歙县人。擅花鸟、山水,尤以花鸟著名,能工笔亦能写意,而以小写意花鸟画最富影响。民国时期与陈半丁、王雪涛等齐名。其画法,师陈白阳、华新罗、任伯年等,笔致生动,有平朴含蓄之致。


  ⑤王雪涛(1903--1982),河北成安人,原名庭钧,字晓封,号迟园,是现代中国卓有成就的花鸟画大师,对我国小写意花鸟绘画做出了突出贡献。他继承宋、元以来的优秀传统,取长补短。所作题材广泛,构思精巧,形似神俏,清新秀丽,富有笔墨情趣。


  ⑥艾轩,1947年11月11日出生,浙江金华人。国家一级美术师,专攻油画。性格乐观,开朗而又深沉,作品感染力强。1989年作品入选摩纳哥蒙特卡罗国际美术大展。(源文来自:大画说)



  史国良


  1956年生,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客座教授。作品《刻经》荣获第二十三届蒙特卡罗国际现代艺术大奖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奖,为此又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荣誉嘉奖。1989年移居加拿大温哥华,1995年在美国西来寺披剃出家,为中国画僧的传人,2010年还俗,现定居北京。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米芾原是收藏控 苏东坡嘲讽其作伪画掉包

[趣闻] 华君武戒烟(图)

[趣闻] 张大千不做“软舌头” 只讲中国话

[趣闻] 菜肴里的政治:张学良与张大千的晚宴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