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清宫女画家缪嘉惠教慈禧字画 曾卖画为生


  齐白石在《白石老人自述》中写到,1903年他在西安结识陕西布政使、诗人樊增祥(字樊山),“他正月也要进京,慈禧太后喜欢绘画,宫内有位云南籍的寡妇缪素筠,给太后代笔,吃的是六品俸,他可以在太后面前举荐我,也许能弄个六七品的官衔。”齐白石一生不涉官场,自然是婉辞了。


  慈禧太后是个颇好风雅的人,闲时喜欢练字习画,“怡情翰墨,学绘花卉,尝以所作,赐嬖倖大臣,久之,思得一二代笔妇人,仍令各省督抚觅之”(喻血轮《绮情楼杂记·女画家缪太太》)。这位名嘉惠字素筠的女性,云南人,其夫曾在四川做官,后病死,乃重归故里。她善画花鸟,毛笔字亦写得楚楚动人,于是被选送入宫,为慈禧太后代笔。“慈禧召见,面试之,大喜,置诸左右,朝夕不离,并免其跪拜,月给俸二百金(即二百两白银),于是缪氏遂成为慈禧之清客,外间多以缪太太称之。”


  慈禧太后为拉拢一些亲近大臣,常恩赐一些书画作品,得之者视为殊荣。其实,此中的大部分作品都系缪嘉惠代笔。


  在慈禧太后六十寿庆时,她命缪嘉惠着凤冠霞帔穿行于王公眷属之间,满族妇女很少见到这种服饰,“皆为之大笑失声,慈禧亦为之大乐”。


  老友野莽曾写过一部《禁宫画像——美国女画家卡尔宫廷闻见录》的书,由中国文学出版社2000年3月出版。此中有“宫廷女画师”、“教画”、“寡妇缪嘉惠”等几章,说缪嘉惠生在一个官宦之家,长大后又嫁到了另一个官宦之家,温柔贤淑,知书谙礼,会弹古琴,擅长书画,“丈夫更是把她当作秘书使用,经常从任上带些文稿回家让她抄写,有时还让她起草文章公案”。丈夫病逝后,她带着孩子回到昆明,“先是弹琴卖艺,勉强糊口,后来写字卖画,以此为生”。


  进宫后,缪嘉惠深知老佛爷不是一般的学生,她不能以老师自居,同时,又得让老佛爷的字画有所进步,否则会招致不测之祸。慈禧太后喜欢画长寿的仙鹤,她就得体地施教,并让其不觉得有“教”的味道。总之是处处小心,于是很得慈禧太后的欢心。她发觉慈禧太后很欣赏唐代的武则天,于是画《金轮皇帝衮冠临朝图》以献,让老佛爷极为高兴,“当即放下画轴,用手在缪嘉惠女士的脸上轻轻地摸了一下。这当众一摸,使缪嘉惠女士在宫中的地位一升百丈。上至皇后嫔妃,下至太监宫女,见面都称她为缪太太、缪先生、缪师傅”。


  慈禧太后死后,缪嘉惠还在隆裕太后身边呆了一段日子。因隆裕太后对书画全无兴趣,最终让她出宫回到昆明。好在当时她的名声已显,求买字画的人川流不息,可以生活得很矜贵。她买了大宅院,“又用卖画的银子给儿子捐了一个内阁中书的官,然后在77岁的时候,静静地长逝于她满壁书画的卧室”。


  值得一提的是,和缪嘉惠同时进宫的还有另外一位女画家王韶,号冬青,浙江人。“因为王韶是艺术家的气质,教画就教画,就真把老佛爷当作她的学生,每天布置几张作业,还在老佛爷的画上打分写评语,什么有进步没进步的,弄得老佛爷很不高兴”。王韶也觉得兴味索然,两年后请求放归,老佛爷自然首肯。清高自许的王韶,出宫后过得很潦倒,贫困抑郁,“就自杀了,死前把画的画全烧了”(《禁宫画像》)。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