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任伯年笔下的吴昌硕:光头、体胖、大肚子。


  吴昌硕先生的故事,几天几夜也难以说尽。浙博西湖美术馆正在进行的“昌古硕今——纪念吴昌硕先生诞辰一百七十周年特展”,让往事重现,有了新的滋味。


  沈石友为吴昌硕代笔撰写《西泠印社记》的故事见报后,在网上传得很火(详见7月2日A21版)。


  展览里,还有一个特别值得普通观众细细琢磨的,就是吴昌硕和他的画像。


  这次一口气展出了五张,有来自吴昌硕的师友、海派人物画大师任伯年的手笔,也有他的自画像。


  最真实最放松的吴昌硕,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这里推荐看两张画像。


  一张是《蕉荫纳凉图轴》,这算是在好友任伯年眼里,最真实的吴昌硕了。


  任伯年笔下的吴昌硕(本版右图),可不算俊美,脑袋光秃秃、身体肥肥、肚子还很大,却的确是吴昌硕个性无拘无束坦荡荡的真实记录。


  另一张则是吴昌硕80岁时的自画像(本版左图)。他在画中的题跋上说,这张画是他一次梦醒之后所作的。


  那个一屁股坐在石头上的小老头子,昏昏然却一副很惬意的神态,大概是吴昌硕内心期待的一种写照。留心细细看一下吴昌硕画画的笔触,是不是和任伯年的有很大不同?尤其他身上的衣服,特别有书法意味。


  这些逼真的作品,令人想起陈巨来(著名篆刻家、书画家、诗人)名作《安持人物琐忆》中,那个令人忍俊不禁的吴昌硕。


  在陈巨来描述中,吴昌硕个头极矮小,直到去世前,头上仍然盘着一个小发髻,就像一个道士。他没有胡须,所以有一方“无须老人”的印章。吴昌硕平日耳聋,但有时候儿女小声谈论他爱吃零食时,他又一定辩解,所以也有人说他的聋是一种作。


  这些画与文字,简单勾勒出了吴昌硕跌宕起伏的一生,与他晚年身处光怪陆离的上海滩,企图超然的心境。


  1913年,在海上大画家王一亭的帮助下,70岁的吴昌硕携妻从苏州迁至上海。摩登的大上海里群雄逐鹿,画家面临的是激烈的竞争和挑剔的眼光。当时如日中天的任伯年,力荐身边一大批有才华的艺术家,也包括了吴昌硕。


  从客居上海,到任伯年辞世后成为海派书画新的领军人物,吴昌硕赢得了大众的喜爱,也受到了海外市场的肯定。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