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陈丹青谈导师:在我心中木心先生仍在乌镇

  导读:两年前,木心先生在乌镇逝世,但是在陈丹青的心目中,此刻,木心先生仍在。“谢谢他在持续将近30年的时间里,保持对我大笑。他现在就在乌镇东栅,现在还不知道我做了这本书,诸位不要告诉他。”


  12月14日晚,“乌镇·2013中国年度新锐榜”颁奖典礼在水乡乌镇举行。木心讲述、陈丹青整理的《文学回忆录》获得年度图书。这是一份来自“木心的礼物”,陈丹青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编辑团队共同领受了这份荣耀。作为画家的陈丹青,这次获得的是年度图书奖。


  主办方给出的授奖词写道:“一部大书思接古今,文洽中外,慧融哲史,是文学嘉谈,更是艺术教养。让卡夫卡与林黛玉相遇,请老子与耶稣同席;列国伟大文艺家,如同作者家中常客,历来不朽思想者,恰是先生座上良朋。40万字《文学回忆录》,复活一个语睿心长的木心,接续民国最后的智者风范。为时代注入涓涓细语,替浅阅读的新媒体环境加上深深辞章。读完之后你会发现,原来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陈丹青在获奖感言中感谢所有读这本书的读者,“因为你们向我证明了木心持久的骄傲,他相信总有一天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他的思想智慧和语言打翻掉,然后被他的思想打开,同时看见他独自一人的长途跋涉。”


  两年前,木心先生在乌镇逝世,但是在陈丹青的心目中,此刻,木心先生仍在,“谢谢他在持续将近30年的时间里,保持对我大笑。他现在就在乌镇东栅,现在还不知道我做了这本书,诸位不要告诉他。”


  陈丹青说,“这本书不是我的书,里头没有一句话是我的意思,但是这也不是木心先生的一本书,他在晚年甚至忘了这件事情。他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提过这五年的授课。”他感谢了所有参与编辑这部书的人,也感谢了陌生的读者,“两年前12月底,他们从各省赶到乌镇来和木心先生告别,之后恳求我公布这份笔录,没有他们就不会有《文学回忆录》。”


  陈丹青透露,今年每个月他都会来乌镇,清理木心先生的遗稿,准备木心故居纪念馆的开馆,“明年2月14日情人节是他的86岁生日,故居纪念馆就在那时开放。”另外,木心还留下了大量的遗稿,将陆续出版。


  有人问陈丹青有无遗憾,他的回答是:“我最骄傲的就是从来没有得过艺术奖,得奖干吗?梵高得过什么奖,当然我不是梵高。”还有记者追问,在王朔女儿婚礼上陈丹青曾说要帮女儿招婿,陈丹青说“这完全是瞎编”。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