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齐白石和新凤霞的父女情(组图)


  白石老人和义女新凤霞


  我从小就会绣戏衣、绣枕头、绣鞋面,花样也是我自己画;一直到解放后我才不自己绣戏衣和绣彩鞋了,也不再画花样了。


  因为有从小画花样的根底,我对画特别爱好。解放初期我住在东单西观音寺胡同,在这个胡同里有一个和平画店,有大量齐白石老人的画。祖光最喜爱画,买书买画是他最大的乐趣和唯一的嗜好。我们家买了不少齐白石老人的好画,有大幅的,也有小品,其中不少精品。


  孩子的祖父也是书画家,他天天在家写字画画,他的山水花卉都画得很好,故宫里还留有他——吴景洲的墨迹。


  我爱画,除了幼时绣花的原因,还有就是环境影响。我和祖光有很多画家朋友:张光宇、张正宇、徐悲鸿、黄永玉、丁聪、郁风、黄苗子、尹瘦石、叶浅予、潘絜兹,还有祖光的外甥蔡亮等,有时他们来我家画画,也同时指点我,但我演戏很忙,没有专门时间画。


  建国初期,祖光总是那样兴高采烈。有一次他和我商量,想举行一次“敬老”宴会。他想请的客人是齐白石、于非闇、欧阳予倩、梅兰芳、夏衍、老舍、阳翰笙、洪深、蔡楚生等老人,还有当时还不算老的于伶、陈白尘等。祖光的意思我从来都不拦阻。他的高兴就是我的高兴。我跑去找到当时和我们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音乐家盛家伦,画家黄苗子、郁风夫妇,他们都热烈赞成,愿意参加一起做主人。


  在朋友当中祖光是年纪最小的,可我比祖光还要小十岁,我在这个宴会里就简直是个小女孩了。这一天白石老人来得很早,是他的看护伍大姐陪他来的。看到白石老人,可真叫我开心。我把老人搀进我们屋里坐下。他是在座年纪最长的,连梅兰芳先生也恭恭敬敬地上前来向他鞠躬,叫他老师哪!


  白石老人坐下来和大家打完招呼,就拉着我的手不转眼地看我。过了一会儿,伍大姐带点责备的口气对老人说:“你总看别人做什么?”老人不高兴了,说:“我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不能看她?她生得好看。”老人说完,气得脸都红了。我赶忙说:“您看吧,我是演员,我不怕人看。”祖光也上前哄着他说:“您看吧,您看吧……”满屋子人都笑了,这时苗子和郁风两口子说:“老师喜欢凤霞,就收她做干女儿吧。”老人才不生气了。我在大家的欢笑声里给干爹行了礼。做白石老人的干女儿多好啊!我想,那天我是最高兴的人了。


  更使我高兴的是老人真是喜欢我,他叫我第二天和祖光—起去看他。我们到了西单跨车胡同齐家,老人从怀里摸出一长串挂在胸前的钥匙,亲自打开一个中式古老的大立柜,从里面拿出一盒盒的点心给我们吃,但是他不知道,这些点心部分已经干了、硬了,可我们还是高兴地吃了一些,显然这些东西他是轻易不给人吃的。老人又从柜子里取出一卷画,大幅的白纸,每张上:面却只画一两只小小的草虫:蜻蜓、蝴蝶、蜜蜂、知了……他让我挑选,我就拿了最上面的一张知了,老人把纸铺在画案上,提笔画了一幅秋天的枫树,这只秋蝉就趴在枫树枝上,配上红色的枫叶,真是一张好画,老人在画上题了两行字,是:祖光凤霞儿女同宝壬辰七月五日拜见九十二岁老亲题记


  这张画在“文化大革命”里被“造反派”给抄走了。缺德该死的“四人帮”被粉碎之后,在万幸送回来的少数残余画件里,这幅《红叶秋蝉》像神仙下凡一样地重新回到我们手里了。


  我演戏总是很忙,祖光那时是电影导演,也很忙,虽然他很不愿意做导演。我们都没有太多的时间,但我们还是抽空去看望老人。我还有一个目的,是为了看齐白老画画。当时社会上买齐白石的画成了一种风气。诗人艾青也多次同我们一起去齐白老家,他年轻时学过美术,是真正的内行:也常给我讲,一个演员必须懂一点美术,这样在舞台上创造人物形象有好处。


  齐白老大半世以卖画为生。解放后大家请齐白老画画也都照尺算钱。我们在认干亲以前买齐白老的画都是照尺算钱的,后来就到画店去买画,因为当着面他不肯要我们的钱了。


  齐白石老先生是劳动人民出身的画家。他当过木匠,有精细的雕花手艺,他终生保持着劳动人民的朴实本色。他很细心。注意节约,画几张画,画什么,心里都有底;用多少颜色他都十分准确地事先配好,画完了,颜色也用完了,一点也不浪费。


  老人喜欢看我的戏。那时我在前门外鲜鱼口大众剧场演戏,请老人看戏也是我最高兴的事。每次都是伍大姐陪着他来看戏,每次看戏他都是散了戏还不肯走;非等我下了妆,一定要看看我,再看看同台的演员们才走。


  他很喜欢我到他家,一去他就很高兴。他鼓励我学画画,一次我当场画了几颗大白菜、萝卜、,老人可高兴了。他在画画时,总是一边画,一边告诉我学会画画有哪些好处。他认真地给我讲课,他真的把我当成画画的材料了。


  齐白老有个犟脾气,有时有人请他画画,赶上他情绪不好,就不愿意画,但是我走到他面前时,老人就会高兴起来,他一高兴就画得很好。因此不止一次有人找我陪去求画。王昆老有一次陪着陈老总到我家来,就让祖光和我一起同到老人家里去求画。有时**子长了没去,老人就带话给我:“叫凤霞来!”


  齐白老平时很细心,家务事他也自己管,连大米白面都自己锁起来。这该是在旧社会养成的戒备心理吧!


  齐白老家看门的老尹是个孤老头子,秃头、小个子,一嘴北京土话,能说会道。常穿中式衣裤,绸缎的小背心。有人讲他曾经是清官里的太监,那时他已经七十多岁了。我们去了老尹总是热情招待。有一次我和祖光去时,老尹拦着叫我们先到他屋看看,他住在一进门的小东屋里。他把我们让进他的小屋,印象最深的是他为我们倒了一小盅茶。我喝了一口,味道不同寻常。我问:“老尹,你这是多少钱一两的茶叶?”他得意地一笑说:“不贵,六毛钱。”全在泡茶的功夫上了。


  老尹叫我们去他屋里是有目的的。他对我们说,他在这里工作,齐白老不给工钱,每月定期给几张画,尺寸也是讲好了的。“你们买画可以在我这儿买,我卖画是为生活。”他说着,拿出不同尺寸的画来给我们看,祖光当时挑选了两张。后来我们在老尹手里还买过一些好画,这位老太监的收藏是很丰富的。


  齐白老细心地教我画画,他告诉我似像非像才是艺术的道理,画梅要画好枝干,画藤要丰满但不能乱。他叫我每天都要画,一张纸铺在桌上,好好看一下,要有整个的布局,要做到心里有数。老人这样热心教我,但是我当时演出任务特忙,没有画出成绩来,辜负了老人对我的期望!


  老人是这样的喜欢我,不知要怎样待我才好,有一回他叫我随他一道,打开大柜门,拉开一个大抽屉,里面装满了一扎一扎的新钞票。他说:“你要钱用就拿些去吧。”我说:“我不缺钱用。干爹,您把柜子锁上吧。”那天我和金涛一起离开齐家,路上金涛说:“凤霞同志,你是个好人。”我说:“金涛,这就算好人,当好人就太容易了。”


  我的干爹,天才的、可爱的、特重感情的老画家齐白石,在1957年患病去世。他给后世留下了大量的精神财富——美丽的画图。但是就在这个最沉痛的时刻,由于一种特殊的政治情况,我和祖光都没有能够去告别他,告祭他,只有委托金涛同志给我们送去一个大花圈,表示了一点父女之情。


  写完了这篇回忆,有人认为我的思想陈旧。我不否认,我和干爹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我只能写真实的感情,不会写虚假的东西。


  作者小传


  杨淑敏(1927-1998)艺名新凤霞,小名杨小凤。天津人。十三岁学评剧,十五、六岁开始任主演。在十年动乱中,杨淑敏因惨遭迫害而留下残疾,离开评剧舞台后的杨淑敏,在丈夫吴祖光的鼓励下,开始坚持写作、和绘画。



  新凤霞


  新凤霞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艺术成就,新派艺术在众多的评剧流派中标新立异、独树一帜,成为了评剧革新的代表。这得益于她在戏曲艺术上的天分和颖悟以及深厚的艺术功底,更得益于她对新社会的热爱而焕发出的艺术创作力。新凤霞在艺术上从不保守,她敢于吸收、敢于创新,博采姊妹剧种表演之长,虚心学习各种唱法,积累了丰富的演唱经验。在中国评剧院这一国家剧院良好的艺术环境中,新凤霞的艺术创作力得到了空前的发挥,新派艺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推陈出新的传统评剧《花为媒》是新派艺术的经典之作。新凤霞以纯熟的演唱技巧,细致入微的人物刻画,塑造了青春美丽富有个性的少女——张五可的艺术形象,从而将新派艺术推向了高峰。这出剧目拍成电影在全国包括香港地区、东南亚各国放映后,新派艺术又一次风靡全国和东南亚地区。全国各地的评剧女演员纷纷向新凤霞拜师学艺,评剧新派艺术得到了空前的发扬与传播。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艺术遗产。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