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老公是美术教授 把我身体当艺术品抚摸

  我的老公是一位美术教授,教雕塑。在我们认识之前两年他的妻子病故,独生女儿在国外读书。一次,他患病住进了我们科,我刚好是他的护士长。在并不太长的接触中,他那渊博的学识,坦诚的为人,幽默的风度,都深深吸引了我。我认定,他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男人。那时我28岁,他54岁。


  因为年龄相差太大,我们的恋爱遭遇了挫折。首先是父母坚决反对。母亲说:“一个黄花闺女,要嫁给一个比你老爸还大5岁的老头去做后娘,你是吃错了哪味药­”同学、同事也都纷纷苦口婆心地劝告我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贻误终身。我生倔犟,从不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心,打算冲破重重阻力,把自己选择的爱进行到底。


  就在我们准备结婚的前十天,我最好的女友专门从外地赶来。她说:“你可以不顾社会舆论,也可以冲破传统观念,但有一点,你必须想清楚,那就是从生理上来讲,你和他的结合是不适合的。你想过性生活吗­?你想过对他负责吗­?如果他不能满足你的欲,将来生活不和谐,到那时你再离开他,那不但会误了自己,贻笑四邻,也坑害了人家,我劝你慎重再慎重!”


  挚友的这番肺腑之言,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我想了三天三夜之后,出于爱情,最终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说句真心话,决心归决心,可在结婚之前,挚友的话语却时刻在我的耳畔萦绕,一个浓重的问号留在我的心里:我们婚后的性生活会和谐美满吗­事实告诉我,不但这种顾虑是完全多余的,和他在一起,我享受到了极致的之美,爱之欢。


  老公一点也不老。他既有一般男性的真诚,又有艺术家的气质;既有年轻人的朝气,又有老年人的温存。说出来可能别人不会相信,我每次与他,几乎都要流泪。他是一个温柔体贴的老公,每当我解褪衣衫,他都会把我的每一寸肌肤当作无价珍宝一样,久久爱抚着,亲吻着;他像创作一件珍贵的微雕一样,生怕有丝毫的细微之处出现疏漏。


  这时我会感到我周身发热,感到我的身体对他来说是那么重要,那么可贵。他用目光、用言语、用爱抚来赞赏我的美时,我那渴求的、陶醉的、销魂的心潮,就会澎湃翻涌,感觉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老公不愧为一位技艺精湛、造诣深刻的艺术家,他在我们的性生活中把艺术修养和审美情趣发挥得淋漓尽致。他喜欢花样翻新,但不是只注重肉体和技巧的运用,而更注重精神的调动和碰撞。他说:“如果把错综复杂的精神世界分为三个部分的话,那么,一是理智,二是观念,三是艺术化的审美情趣和美感。


  在夫妻************过程中调动得最多、影响最大的应当是情趣和美感,也就是激情和创新力。夫妻************,是两个人之间的隐私,它不是艺术表演,不需要也不可能让别人观看,但它却是艺术,也有一个进入角色的问题。


  所谓进入角色就是说,要进入一种美妙的意境当中,这种意境既包括当时的氛围,也包括两人的心情、情趣、体验,包括对************的向往和联想,包括能够从性生活当中获得欣慰幸福和美好享受的信心。感情上的交流带入肉体上的交融,才是身心共有的完美性生活。”


  老公就是这样既成熟有经验,又年轻机智,好像我的潜能永远也开发不完,好像他的爱永远也没有尽头。他还别出心裁把《思念》、《平湖秋月》、《花间蝶》、《梁祝》、《雨打芭蕉》等十几首名曲的有关章节摘编成一盘特制的录音带。每当我们开始************,都要打开录音机。


  音乐河水般潺潺流动时,把我们带入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中。久而久之,音乐使我们自然流畅地进入不约而同的默契。起伏跌宕的乐声伴随着我们,牵引着我们:爱抚阶段,音乐是柔和清幽的;激动时刻,音乐是激荡明快的;激动过后,音乐又会像催眠曲一样把我们轻松到平静之中。


  我甚至还体会到,在性爱当中,音乐对内分泌有着神奇微妙的作用。音乐不光使我们的性生活美满和谐,增强幸福感,而且当我们夫妻暂时分开的时候,各自只要听到我们那种特殊的音乐,心里就充满甜蜜,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幸福感,似乎对方就在自己的怀抱之中。


  美满的性爱真的是稳定婚姻家庭的吸铁石,每当我们共浴爱河,享受性之美妙的时候,年龄的差距早已不存在了,我们都相信,彼此将是相伴一生的爱侣。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