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徐悲鸿曾是“北漂”租房 全部收入用来购买画作

  徐悲鸿是中国家喻户晓的艺术大师,也是中国现代美术事业的奠基者,杰出画家和美术教育家。徐悲鸿1895年生于江苏宜兴,1953年9月26日逝于北京,今年正是他诞辰115周年纪念。徐悲鸿的一生是短暂的,他一生中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在南方和国外度过的,但北京却成为他人生中重要的拐点,北京给予了徐悲鸿成为艺术大师的机遇,伴随着他事业的辉煌。我们寻踪他在京城的生活印迹,以纪念这位20世纪中国伟大的艺术大师。


  ■方巾巷是徐悲鸿 


  到北京后的第一个落脚点


  徐悲鸿第一次来到北京是在1917年,那是他刚从日本学画归来时。徐悲鸿自幼喜欢绘画,属于具有绘画天赋的,上学时他的绘画水平已经非常高超了。一个偶然的机会,徐悲鸿为明智大学绘制仓颉像,得到了1600元的酬劳,他利用这笔钱与夫人蒋碧微一起到日本进一步学习绘画。1917年,徐悲鸿从日本回国,先到上海拜访了康有为,康有为建议徐悲鸿可以来北京,看是否能有官费出国的机会。徐悲鸿听从康有为的劝告,来到了北京。徐悲鸿没有想到这次北京之行会成为他人生中的重要拐点。


  徐悲鸿到北京的第一个落脚点,是在一条叫方巾巷的小胡同。我初听方巾巷的名字,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但当我打开北京城区地图,开始寻找它时,却又找不到这条街巷的踪影。我不死心,找来有关地名志的书籍,几经查找才知道原来方巾巷并没有失踪,只是它的名字现在改变了。


  我找到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北京市城区地图,在图中终于查找到了方巾巷的具体位置。方巾巷位于北京站口之北,现在北京站口北有条大街直达朝阳门内大街,这条街的名字叫朝阳门南小街。朝阳门南小街两侧,有两条对称的东西走向胡同——东总布胡同和西总布胡同,这两条胡同把朝阳门南小街分成了南北两段,南至北京站口这段就是原来的“方巾巷”。新中国成立后,方巾巷与其北的朝阳门南小街合并成一条街,统称为“朝阳门南小街”,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地图上没有方巾巷的名字,原来方巾巷已经并入朝阳门南小街了。


  方巾巷街巷不长却四通八达,街西侧自南向北有:南衣袍胡同、象鼻子中坑胡同、新开路胡同、西总布胡同;街东侧自南向北依次有:顶银胡同、东总布胡同等。从方巾巷向东即是明清两代举行科举考试的考场——贡院,方巾巷由于与贡院相通,旧时是应考举人的必经之路。据说,明朝时举人都头戴方巾,方巾巷便以此得名。


  徐悲鸿来到北京拜会了当时的教育部长傅增湘,并将自己的几幅画作送给傅增湘。傅增湘对徐悲鸿的作品大加赞赏,他确认徐悲鸿是一位很有发展前途的青年画家,于是决定帮助徐悲鸿留学法国学习绘画。


  在北京等待留学的日子里,徐悲鸿结识了华林。当时华林尚未结婚,单身一人租住在方巾巷一所四合院内的三间厢房,徐悲鸿便向他分租一半住房居住。我来到曾经的方巾巷,看到当年的小胡同已经成为通衢大道,其间难觅徐悲鸿落脚的小院。翻阅徐悲鸿的人生经历,我认为徐悲鸿住在方巾巷最大的收获,就是他经过华林的介绍,拜访了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徐悲鸿一生倾心于美术教育,我想这与蔡元培对他的影响不无关系吧。


  ■徐悲鸿受邀到北大画法研究会,当时北大在马神庙,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改称沙滩后街


  蔡元培对徐悲鸿的作品非常赞赏,当时蔡元培组织的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刚刚成立,导师名额未满,蔡元培便聘任徐悲鸿为画法研究会导师,徐悲鸿就来到北京大学从事教学。


  徐悲鸿担任导师的画法研究会办公地点,与北大理科在一处,我的寻访也转向了位于沙滩的北京大学旧址。新中国成立之前,北京大学不在现在的海淀区,而是在东城区的沙滩一带,现在沙滩地区著名的北大红楼,就是当时北京大学文学院所在。北京大学成立之初设立有文、法、理、工科和预科,校舍主要有马神庙与和嘉公主府旧第。马神庙是一条街巷的名称,这条街就在景山公园东门稍微往南,路东的那条小马路,明清时因为街里有座马神庙,故以庙为地名。民国时期,马神庙改叫景山东街,新中国成立后又改称沙滩后街。现在沙滩后街的西口,还有北京大学遗迹。


  北大画法研究会由蔡元培于1917年11月发起,1918年2月正式成立,该会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第一个新型研究绘画艺术的大型美术团体,宗旨为“研究画艺、培养人才、倡导美育”,兼具研究与教育性质。画法研究会聘请的导师都是当时画坛的著名人物,如陈师曾、贺履之、汤定之、胡佩衡等,徐悲鸿担任导师时刚满23岁,是画法研究会中最年轻的导师,当时徐悲鸿主教人物画和水彩画。这期间,徐悲鸿初步奠定了写实主义绘画风格。1918年底,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中国教育部继续派遣留学生去欧洲留学,傅增湘终于有机会帮助徐悲鸿完成留学愿望。1919年,徐悲鸿离开北京,去法国巴黎留学,开始了他人生的又一个起点。


  徐悲鸿的这次北京之行,实现了他去法国学画的愿望。法国的留学之旅,使徐悲鸿大开眼界,在法国他汲取了西洋画法的精华,为他成为美术大师奠定了基础。我想如果当时徐悲鸿没有来北京,没有遇到蔡元培,没有去法国留学,也许就没有了那个开创了一代画风的“徐悲鸿”,北京之行使徐悲鸿收获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从北平艺术学院到中央美术学院 


  1927年,徐悲鸿结束了8年的法国留学生活,回到了祖国。此时徐悲鸿的美术造诣精进,已经步入美术大师的行列。第二年,经蔡元培先生推荐,徐悲鸿受聘北平艺术学院院长之职,他又一次来到了北平,但却只短暂停留了3个月便匆匆离去。近二十年后,徐悲鸿再次就任北平艺术学院(后改称北平艺专)校长之职,又回到北平并定居于此,已是1946年了。


  徐悲鸿1927年、1946年的两次北京之行,都与一个地方有关,那就是北平艺术学院。北平艺术学院的前身,是成立于1918年的国立北京美术学校,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所国立美术学校。1928年,徐悲鸿就任校长之职。他上任以后推行改革,聘请当时美术界的名师任教,如绘画名家齐白石先生,就被徐悲鸿聘请为北平艺术学院的教授。徐悲鸿的改革触犯了当权者的利益,受到了排挤。最终,他在任只3个月,就被迫离职了。徐悲鸿离去后,北平艺术学院几经变迁,1946年,定名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简称北平艺专),徐悲鸿再次出任校长之职。1949年,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和华北大学美术系等合并,成立国立美术学院,新中国成立后更名为中央美术学院。


  对于北平艺专的校址,很多人都认为是在校尉胡同的中央美术学院。为这次寻访我查阅了很多资料,有资料中记载,北平艺专旧址不在校尉胡同而是在东总布胡同10号。东总布胡同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胡同,我在胡同里转了几圈,看到胡同南北两侧,都是一些民居和简易的楼房,实在无法想象这里会有一所美术学校。不过廖静文女士的回忆,为我勾勒出了当时北平艺专的模样。廖女士这样描写道:“北平艺专校舍狭窄,砖砌的灰色楼房显得朴实而安静。”徐悲鸿出任校长后,将不称职的教授停聘,聘请艺术上卓有成就、思想进步的教授为学生教课。由于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北平艺专逐渐发展壮大,校舍不敷使用,徐悲鸿多方奔走,终于经李宗仁同意,拨了一处宽敞的校舍给北平艺专使用,这就是校尉胡同现在的中央美院校址。


  校尉胡同位于王府井大街东侧,呈南北走向。北起金鱼胡同,南止东单三条,东与煤渣胡同、北帅府胡同、东帅府胡同相通,西与帅府园胡同相通。中央美术学校可以算是校尉胡同中最显眼的建筑了。现在的校尉胡同,已经不能用胡同来称呼了,整条胡同被拆建成了双向四条车道的大街,完全没有了胡同的模样。其实不只是校尉胡同,它周边的金鱼胡同,煤渣胡同也都是旧貌难觅了。


  当年的中央美院处在繁华的王府井,这里是寸土寸金。现在,新东安商场高大的身影,投射在王府井步行街上,放眼望去,周围都是现代化的商业大厦。中央美院早已迁址,我拐进美院旧址时这里正在装修,将来不知会是什么样子。


  ■徐悲鸿1946年回到北京时 


  租住在东裱褙胡同22号的东西厢房


  徐悲鸿从1927年离开北京后,经过近20年再次回到北京。这一次回京是因为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任命徐悲鸿为国立北平艺专校长。徐悲鸿当时已经是知名的画家,但是他在北京没有置办房产,他将自己的全部收入都用来购买画作了,于是他像“北漂”一样过着租房生活。


  徐悲鸿租住的第一处住房就在东裱褙胡同,这条胡同在建国门内大街的南侧。东裱褙胡同与它西边的西裱褙胡同原本是一条胡同,东西走向,统称为“表背胡同”,因这里临近科举考场贡院,胡同内的人家为了迎合举子们的风雅,多以装裱字画为业,故而得名。清乾隆时,将“表背”二字改为“裱褙”;宣统时,以闹市口(今北京站街)为界将胡同一分为二,东段称“东裱褙胡同”,西段称“西裱褙胡同”。徐悲鸿一家,当时就租住在东裱褙胡同22号的东西厢房。


  那一日我从东单下了公交车,想穿过西裱褙胡同到东裱褙胡同去。在开始寻找东西裱褙胡同的旅程之前,我就在心里暗自思忖,东单到北京站一段现在是何等繁华,那里高档写字楼林立,还会有小胡同存在吗?等我找到地方才发现,现代城市的发展,已经将小胡同挤占得几乎没有了空间。我在高楼大厦的夹缝中游走,试图找到东西裱褙胡同,但我发现这是徒劳的。在建国门内大街南侧的高楼大厦后面,我好容易找到了一条“胡同”,在“胡同”里我问了很多人是否知道东西裱褙胡同,他们纷纷表示不是这里的老住户,不太清楚。我正一筹莫展,几个老人京味十足的聊天声吸引了我,我走上前去询问,哪里是东西裱褙胡同,其中一位老人说:“早拆了,你看见新闻大厦和华夏银行了吗?那里就是西裱褙胡同,恒基商厦那儿就是东裱褙胡同。”望着眼前的高楼大厦。我想徐悲鸿当年租住的小院,一定随着胡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据廖静文在《徐悲鸿传》中回忆,他们一家在东裱褙胡同22号院居住时,这里的环境不是很好,房屋主人住在北屋,经常邀人打麻将到深夜,院里整日嘈杂不安,吵得他们一家不得安眠。那时廖静文正怀着第一个孩子,需要一个比较安静的住处,于是就想着搬到条件好的地方居住,但是一时又找不到好的住处,不久徐悲鸿与廖静文的儿子就出生了。


  ■小椿树胡同9号,徐悲鸿在这里住了1年多


  东裱褙胡同的环境实在不适宜生活,廖静文在多方奔波之后,终于在小椿树胡同9号租到了住房,徐悲鸿全家又搬到小椿树胡同居住。据廖静文回忆,小椿树胡同9号是一所普通四合院,院子不大,房屋陈旧,院内仅有一棵小小的槐树。小椿树胡同不比东裱褙胡同繁华,但是这里相对安静,徐悲鸿一家在这里居住了大约1年多的时间。经过几番租房,徐悲鸿决定用卖画的钱,买下一个属于自己的住房,结束租房的生活。


  ■北京站东受禄街16号 


  徐悲鸿去世前最后7年生活的地方


  在北京可以称得上是徐悲鸿故居的地方,要算是东受禄街16号了。东受禄街在北京火车站东边,胡同东起抽屉胡同,西至毛家湾,从东到西拐了四个直角弯儿。不过,我去东受禄街探访时,这条街巷已经残缺不全了。上世纪60年代北京修筑地下铁路,将东受禄街拆除一部分,使得这条长胡同只剩下一小段儿了。我在胡同中向老人打听,可知道当年徐悲鸿故居在这条街巷中的位置,很多人纷纷摇头,不知道这条胡同中还住过这样的名人。只有一个老奶奶凭着模糊的记忆说,“徐悲鸿呀,他住的16号院好像是在胡同的中部,不过那年修地铁时就给拆了。”辞别老奶奶,我站在东受禄街头,不由得感叹,世事变迁。


  我一直想知道徐悲鸿曾居住的东受禄街16号是怎样一处院落?在廖静文女士的《徐悲鸿传》中我寻找到了当年那座小院的旧影,“东受禄街的房子是悲鸿用卖画的钱买下来的。房屋并不十分宽大,但院内有宽阔的空地。西院还有一棵近百年的大槐树,枝叶繁茂。东院有一棵高达数丈的大椿树,在烈日当空的盛夏,它像一把巨伞一样,给我们带来凉爽的浓荫和习习的清风。”徐悲鸿和夫人廖静文搬进这座小院时,院内杂草丛生,一片荒芜。他们两人一起割除了杂草,种上了许多果树。在西院的大片空地上,还种上了许多蔬菜。在这座恬静的小院中,徐悲鸿夫妇过着温馨幸福的生活。徐悲鸿与廖静文的女儿就出生在这里。


  在东受禄街居住时,是徐悲鸿事业的鼎盛时期。北平解放前夕,徐悲鸿毅然拒绝国民党要求他去台湾的“邀请”,留在大陆继续美术教育和创作。为了北平和平解放,徐悲鸿曾经多次苦劝傅作义。新中国成立后,徐悲鸿担当起美术界的重要工作,并且创作出大量反映新时期的美术作品。然而,正值壮年的徐悲鸿,1953年,终因积劳成疾不幸辞世,廖静文及家人遵照徐悲鸿的遗愿,将他生前留下的全部艺术作品捐献给了国家,国家在徐悲鸿居住地小院建成“徐悲鸿纪念馆”,将徐悲鸿的收藏和作品在这里展出。徐悲鸿纪念馆是建国之初成立的第一座美术家个人纪念馆。周恩来总理亲书“悲鸿故居”匾额。


  ■新街口徐悲鸿纪念馆 


  1966年,北京地铁开始修建,恰在地铁线上的徐悲鸿纪念馆被迫拆除。1973年,周总理指示要“重建徐悲鸿纪念馆”。几经周折,位于新街口北大街53号的徐悲鸿纪念馆新馆于1983年1月正式向社会开放。馆内展出徐悲鸿创作的油画、国画、素描以及书法等真迹。


  新街口北大街是北京有名的繁华地带,这里交通便利,街道两侧一家挨一家的精品店,听说这里也是年轻人喜欢淘宝的地方。在路西,徐悲鸿纪念馆露出真容。纪念馆的庭院不大,徐悲鸿的铜像迎面站在纪念馆门内。我站在徐悲鸿的铜像前,静静地凝望着这位20世纪中国伟大的画家,透过他的眼睛,我仿佛看到了在他内心澎湃的艺术激情。在纪念馆中我看到很多学画的孩子坐在徐悲鸿的作品前临摹,我想一生倾心于美术教育的徐悲鸿如果天堂有知,一定非常欣慰。


  ■与徐悲鸿有关的地点 


  在查找徐悲鸿的有关资料时,意外收获了以徐悲鸿命名的学校和院系,徐悲鸿中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徐悲鸿中学位于右安门西街,是一所成立于1996年,具有美术特色的普通高中校。这所学校以弘扬徐悲鸿精神和艺术思想为主,徐悲鸿之子徐庆平曾是这所学校的名誉校长。


  在中国人民大学有一所徐悲鸿艺术学院,徐庆平也曾是院长。看到这些学校和院系,我想徐悲鸿虽然故去了,但是他的艺术思想和艺术精神将光照后人。


  ■文 /艾荷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