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黄永玉小学四年级办“美术学校”自封“美院院长”

  作者对黄永玉进行了20多年的交往与采访,搜集了大量第一手材料,经数十次删改,终成此著。


  在凤凰的小学校园里,黄永玉张开了自己的翅膀。用他自己后来的表述来说:“我的艺术思维种下了漫画的根子。我艺术上的讲究,得益于漫画界的前辈的修养。”


  按照比较严格的时间推算,黄永玉沉迷于漫画并以此活跃于校园,应该是在四年级转学到文昌阁小学之后,也即九岁到12岁期间。父亲对儿子的支持则是一贯的。黄永玉回忆说,1936年4月4日儿童节时,父亲送给他的礼物是一本张光宇、张正宇兄弟合著的《漫画事典》。父亲的礼物为已经喜欢上漫画的黄永玉,提供了新的教材,使之可以有更系统和专业的练习,为他日后的木刻和漫画创作,作了最好的铺垫。


  黄永玉对漫画的喜爱与尝试,进入了新阶段。他有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他们一起阅读画报,一起画画。他们模仿着《上海漫画》和《时代漫画》的风格,在小学壁报上画讽刺当地流俗的作品。调皮的他们有时甚至将之贴到大街上去,或者故意贴到女子小学门前。稚气之作,当然不会引起社会反响,但对于他们,倾心的投入与顽皮的发泄,当然远比赢得喝彩更重要。


  就在此前后,刚刚起步的黄永玉居然豪气冲天,办起所谓的“美术学校”,自封校长:“我在凤凰县也办过美术学校,小学四年级时,陶行知搞‘小先生制’的运动,我在街上找了个同伴,两个人办了一所‘文星街美术学院’,我封自己当院长,可没人来。于是我想了个法子,买了些豆腐放上辣椒和猪肉炒炒,谁来就给谁一小碗吃。这下来了很多小孩,可上了三四天就没有了。”(《我画水浒》)


  尽管幼稚,最后三年的小学生活,却让有着艺术天分与美术兴趣的黄永玉,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多么丰富多么灿烂的小学生活!对于如今深受升学考试之苦的孩子们来说,黄永玉的儿时回忆简直如同天方夜谭!然而,当我们稍稍回顾一下当年的中国小学教育,就不难看出,他的经历,绝非一个地区、一所学校、一个个人的偶然。在上世纪在二三十年代,小学在社会上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不少重要的教育家,如梁漱溟、陶行知等,都曾致力于发展小学教育。一些后来成名的知识分子,早期曾担任小学教员,如著名的作家、教育家叶圣陶等。


  黄永玉回忆中所提的“小先生制”运动,由陶行知先生在全国发起,强调由小学生发挥主观能动性。一直倡导和推广平民教育和儿童教育的陶行知,1932年在上海创办山海工学团,发出“小学生普及教育总动员”的倡议。1934年,他又在上海成立中国普及教育助成会筹备会。他的倡议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黄永玉和同学异想天开地成立自己的“美术学院”,正是这一背景下的天真之举。


  尽管天真,却是当时小学教育的美妙所在。无疑,在故乡接受过这样的小学教育,正是凤凰给予黄永玉的另一种恩赐。当他小学毕业,12岁后开始独自漂泊闯荡江湖时,小学的一切早已成为他的精神财富,成了他走自己的人生道路的立足根基。他的性格业已形成,瘦小的身材开始挺直,他可以担起人生的重负前行了。


  背起行囊,坦然起步,独自一人向山外的世界走去。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