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张仃大师的故乡情结 帮民间艺人办木偶戏团

  张仃大师的故乡情结


  ——写在张仃先生诞辰93周年之际


  -张仃简介


  张仃 (1917年 7月7日—2010年2月21日),号它山,辽宁黑山人;中国当代著名国画家、漫画家、壁画家、书法家、工艺美术家、美术教育家、美术理论家;曾担任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全国壁画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副理事长,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黄宾虹研究会会长,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院长,曾任《1949—1989中国美术年鉴》顾问。


  张仃1932年入北平美术专科学校国画系,抗日战争爆发后曾投身 “抗日宣传队”,以漫画为武器宣传抗日。1938年赴延安,任教于鲁迅艺术学院,后到文艺界抗敌协会,任陕甘宁边区美术家协会主席。 1949年设计全国政协会徽与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纪念邮票,负责和参与开国大典、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美术设计工作,设计改造怀仁堂、勤政殿,设计天安门广场大会会场和新中国第一批纪念邮票。 195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主任、教授,领导中央美院国徽设计小组参与国徽设计。 1955年参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筹建工作,1957年调任中央工艺美院第一副院长,1981年任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后离休。1999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并入清华大学,更名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张仃欣然复出,担任美术系第一工作室博士生导师。


  张仃创作涉及广泛,善于驾驭多种绘画形式,亦擅漫画、壁画、邮票设计、年画、宣传画等。后其创作多以焦墨作山水,他的 《房山十渡焦墨写生》等一系列作品,开创了中国山水画的崭新风格。张仃曾负责设计动画片 《哪吒闹海》,为首都机场创作巨幅壁画 《哪吒闹海》;焦墨国画代表作品有《巨木赞》、《蜀江碧》等,出版有《张仃水墨山水写生》、 《张仃焦墨山水》、《张仃漫画》等;张仃被称为20世纪中国的 “大美术家”和20世纪中国美术的“立交桥”。


  2010年 2月 21日,张仃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不幸逝世,享年 94岁。先生逝世,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站在家乡的土地上,我激动万分,那逝去的天真烂漫的岁月,像一本本画册,一天一页地在我面前翻过。人不能数典忘祖,我爱家乡,我愿锦州黑山与中华共腾飞!


  ——张仃《故园情深》


  作为享誉世界的一代美术大家,张仃先生离开我们已有4月余,但先生每次归乡时的音容笑貌依然那么清晰,那么鲜活。黑山县委常委会议室里悬挂的先生巨幅作品 《香炉寺夕照》,其中透出的那种沉雄博大,总是一次次让我感受着先生的豁达、淡定、正气和对家乡永志不忘的浓厚深情,心中总会充满了感伤而又写满了敬仰。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家乡一直是先生难以割舍的牵挂。1952年初冬,刚刚忙罢开国大典和建国之初各项繁重设计任务的先生回到了他的家乡——芳山镇,这是他1928年离开家乡后的首次归乡。一切都还是那么熟悉,家乡的蛇盘山依然巍峨高耸,他成长的那个小院还是那么亲切,幼时的同窗、玩伴聚满了老房,先生光着脚坐在土炕上,抽着家乡的土烟,喝着烧开的井水,听着熟悉的乡音,仿佛又回到了他的童年。在听说乡里的几个民间艺人自己组织了一个木偶戏团时,先生便兴致极高地去观看,作为共和国国徽的重要设计者,不仅帮助研究编排剧情,还帮助戏团设计演出道具,并亲自动手做示范,鼓励大家发扬民间艺术,把偶戏班办下去。1992年夏,陕西电视台为张仃拍摄纪录片《焦墨缘》,先生由夫人灰娃陪同,由陕西回到黑山。当先生不顾旅途疲劳,驱车赶往芳山镇,坐到蛇盘山山坡上时,开心地说:“总算到家了! ”便向摄制组的工作人员讲起了他的家乡,讲起了东大山和他的童年。就餐时,先生不顾夫人的劝说,吃了很多家乡的饭菜。他的饮食很有规律,从不超量,但吃家乡的饭菜他却管不住自己了,他说:“我最爱吃家乡的高粱米饭、家下酱和小葱、苣荬菜,我做梦都想吃! ”凡是与他接触过的家乡人都知道,先生只要见到黑山人一定会问家乡的情况,他时刻关注着家乡的发展,关注着家乡点点滴滴的变化。1990年10月,黑山县诗词学会成立,先生作为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博士生导师欣然接受了黑山县诗词学会名誉会长之职,并寄来了题词:清远雅正,流辉含英。 1993年年底,中共黑山县委办公楼落成,先生特为绘制巨幅国画《香炉寺夕照》。 1994年5月,黑山县委、县政府在北京举办“在京黑山同乡联谊会”,86岁高龄的先生与夫人灰娃应邀出席。 2002年,适逢黑山建县百年,先生用小篆特为题写:乾坤万里眼,时序百年心。先生还先后两次为蛇盘山题写匾额,为黑山县志、黑山县文化馆、黑山县图书馆、黑山县南湖公园题名……游子千里梦,依依桑梓情。已成为20世纪中国“大美术家”和20世纪中国美术“立交桥”的先生,从没忘记自己是大山的儿子,从没忘记自己与家乡血浓于水的深情。


  根植民间,和应现代;继承传统,推陈出新。先生最初的艺术灵感和风格更是启蒙于家乡。先生的故乡芳山镇,前有灵动的龙湾之水,后有沉稳的蛇盘之山。先生之所以自号为“它山”,也正是源于自己对家乡蛇盘山的深深眷念,“它”即为古之“蛇”字。先生曾说:他最初的艺术灵感就是启蒙于蛇盘山东山庙里的壁画。小时候的先生深深地被蛇盘山东山庙中栩栩如生的画栋雕梁、摩崖石刻及壁画所吸引,并常常据此临摹。在读小学堂时,他曾把孔子、孟子、关公和岳飞四位圣人画得惟妙惟肖,受到校长的赞赏。慢慢地,儿时的先生便成了十里八村有名的“小画家”。而先生最好的启蒙老师当算是他的父亲和母亲。先生的父亲张铭三曾做私塾先生,写得一手漂亮的楷书,后来从军入伍。塾师的师表、军人的刚健以及法度严谨的书法,这些中正不倚的品质给先生幼小的心灵烙上了正直、刚强的印记,播下了极富个性的艺术胚芽,以致在他漫长的艺术生涯中,无论是其漫画的辛辣,还是哪吒造型的英武,或是焦墨山水的深厚,小篆书法的雄强都透出那种阳刚豪迈的性灵。先生的母亲则是一位心灵手巧的农家妇女,每当逢年过节做馍馍,她都要把面捏成各种小动物形状,以此启迪先生对动物形体的兴趣和对艺术形式的创新,可以说这是先生接触的最直观的“雕塑”。正是这样的艺术启蒙让先生形成了 “毕加索加城隍庙”的独有的艺术风格而享誉世界,成为中国美术界的“镇山。 ”先生始终把没有生活看作是画家危机的根本,他说:“没有中国画的危机,只有中国画家的危机”。即使在归乡的数日,他也不忘在闲暇时,拎着水罐,背着画板到附近的村落去写生。黑山籍著名诗人陈东白就因在村里看先生画画时受到先生的鼓励,而立志用画笔反映社会现实,并从1953年坚持至今,用10000多幅速写和漫画记载了50多年的历史变迁,成为黑山另一张响当当的“名片”。后来更是涌现出像史宝海、史荫儒等许许多多为民间艺术而不懈努力的人。也许先生自己也没意识到,就是这样简单的一次归乡、一次见面、一次交谈,他所播撒下的艺术种子和展现出的人格力量,不仅影响了陈东白的一生,也改变了很多家乡人的人生轨迹。


  内质刚毅,一身正气;大爱无我,志存高远;这是先生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先生的弟弟张德成很喜欢先生的画,一直希望能够留几幅珍藏,但每每提及此事先生都是笑而不答,只是在张德成与夫人结婚30周年的时候,先生以兄长的名义送给张德成夫妇一幅写着贺辞的山水斗方。这是张德成得到哥哥的唯一一幅作品。记得1980年先生在香港举办画展时,一名港商要以30万英镑收购《长江万里图稿》,先生说:“不要说30万,就是300万我也不卖。 ”就是这么“吝惜”的先生,却先后将自己收藏的60余件书画精品捐赠给辽宁省博物馆永久收藏。在更多的人把艺术作品作为追求名利手段的时候,先生用自己的艺术精神诠释着对人生价值的理解。在先生心里,艺术就是自己的生命,是自己毕生的追求,他的艺术作品只属于国家和人民。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纯朴的艺术精神与人生品格;也只有具备这样艺术精神与人生品格的艺术家,才有可能成为一代大家。在面对各种荣誉时,先生总是平静地说:“我是东北‘黑山’走出来的农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巴佬’,是新中国培养和造就了我。 ”如其作品一样,在先生身上,你读不到丝毫的华美、浮躁与不自信,但却存在一种令人震撼和感动的力量。


  归梦如春水,悠悠绕故乡。从家乡的蛇盘山出发,93年中张仃走过了他不寻常的一生。先生用一个世纪的追求留给家乡的、留给世界的精神财富及人文价值是无可估量和享用不尽的。作为家乡人,纪念先生的最好方式就是继承和发扬他的人生品格和艺术精神,像他那样去做事、去做人!


  中共黑山县委书记 王功生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