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周思聪曲笔慰师长

  周思聪是我国20世纪美术史上杰出的女画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她都创作出了极具影响力的杰作,她的艺术关注普通民生,洋溢着浓郁的真情实感、人情味,如《长白青松》、《清洁工人的怀念》以及《人民和总理》等作品,感动了20世纪中国亿万观众。同时周思聪又是一位富于人格魅力的艺术家,她具有谦和朴诚的传统知识分子品格,即使在名满天下、当选中国美协副主席以后,她仍然保持一颗平常心,宽以待人,常心待己。周思聪作为现当代中国绘画史上的才女,同时她也有幸受教于蒋兆和、潘絜兹、叶浅予、李可染等20世纪中国艺术大家,从进入美院到进入画院,从学习到工作,这几位大师都一直关注指导周思聪的艺术,成为周思聪毕生的艺术导师。这种交游活动基本伴随了周思聪的一生,他们之间的情谊也超出了一般的师生,对于亲身受教的几位画坛耆宿,周思聪更是充满感激与敬仰,特别是在风云变幻的年代他们都遭遇了不同寻常的经历,他们师生互励共勉,以才相惜。周思聪用自己的画笔以特殊的方式慰藉恩师,《画家蒋兆和像》、《长白青松》、《李可染先生肖像》等作品背后都有着鲜为人知的故事。


  蒋兆和先生是周思聪最直接的艺术导师,还是在上中学的时候周思聪就看到了他的代表作《流民图》,她为其中所描绘的血泪苍生和画家的人道主义情怀感动不已。在中央美术学院读三年级时,周思聪被分到了“蒋兆和工作室”学习,这就更加直接地接受蒋兆和的教诲了。周思聪景仰他,多次为蒋兆和画像,每一次的绘画又都有着深刻的渊源背景。在学生时代,有一次周思聪背着画夹闯到蒋兆和家里要给他画肖像,蒋兆和不但没有责备,反而放下手里的工作认认真真为周思聪做了一次模特,并且在绘画过程中不停地指点她,这让周思聪更加敬重他的人品了。“文革”期间,蒋兆和先生因为《流民图》这幅代表作而获罪,《流民图》被批判为配合“反共宣传”需要“炮制出来的反共卖国的大毒草”;被诬为“大汉奸”、“反共画家”,向来沉默的蒋兆和更是有口莫辩,无奈蒙冤。在这种荒谬的舆论环境中,周思聪不畏重压挺身而出,于1973年再画《画家蒋兆和像》,这是以一位画家的名义对于恩师无言的评说,也是在风雨如磐的年代对于蒋兆和艺术成就的肯定,无疑对蒋兆和也是最大的慰藉。1986年蒋兆和病危,周思聪前往探望,在他去世后周思聪撰写了《没有墓碑,没有吊文——怀念蒋兆和先生》一文,认为蒋兆和虽然沉默寡言,其实却是“奋力呐喊的人”。


  著名工笔画家潘絜兹是周思聪的同事兼师友,两人共同在北京画院以及北京美协任职。1972年潘絜兹的女儿潘纹宣在黑龙江虎林插队。在一次扑灭荒火的斗争中潘纹宣牺牲,潘絜兹因失去爱女,无比悲痛。周思聪为了安慰潘絜兹,遂于1973年创作了《长白青松》这幅作品,该作品就是以潘纹宣这个生活原型为主人公的,在画中周思聪让潘纹宣“活”着回归母校。为了安慰潘絜兹,周思聪在画中逼真刻绘潘纹宣,她向潘絜兹借了潘纹宣的照片,读了潘纹宣写的日记,还到潘纹宣生前所在的学校写生访问。这幅作品一问世就立刻感动了亿万观众,作品的“红光亮”格调和知青题材以及表层的颂扬主题是符合当时的政治大背景的,但是更多的观众是被画中在动乱年代抒写的师生情感、人情人味所感动。哪知这幅作品的原初真实意图却是为了安慰自己的师长,潘絜兹的女儿没有得到国家给予的名分,却因周思聪的画笔而留下了永恒,其中的曲笔深意只有内里人知,潘先生深感慰藉。


  叶浅予是在艺术与生活上给予周思聪多方面持续关照的一位导师,还是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时期,叶浅予带领同学们到河北束鹿农村实习,期间周思聪画了一幅题为《我病了》的画,叶浅予慧眼识英,对这幅作品不同凡响的构思发生了极大兴趣,因为这幅作品跳出了当时的政治宣传窠臼,从实际生活发掘题材表现真情实感,他认为应该提倡这种有真情实感的创作构思,并且鼓励周思聪保持这样的独创构思。后来在周思聪毕业以后叶浅予一直关照周思聪的艺术道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他多次告诫周思聪要保持谦虚谨慎,摒除浮躁多下苦功,冷静面对名声金钱。这些教导对与周思聪成名以后一直保持一颗平常心、保持谦和朴诚的人生操守产生了重要影响。1995年叶浅予去世,周思聪在自己也是重病的情况下撰写了《我们永远想念他——叶浅予先生》一文,表达对于恩师的深切怀念。


  周思聪与李可染先生的师生情谊更是密切,1958年周思聪进入美院学习就登门拜访了李可染先生。后来李可染带领他们到颐和园写生,课后李可染亲自挑选了周思聪绘制的一幅画,题为《颐和园一角》并推荐到维也纳参展,这幅作品在奥地利维也纳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国际青年美术作品展览会上荣获银质奖,极大地鼓舞了周思聪的艺术热情。1959年,周思聪节衣缩食攒钱买了一本李可染的画集,捧了去见他,他在上面题写“天道酬勤”四字激励周思聪。李可染去世以后,1996年,陕西一家出版社要出版一本《李可染画集》,根据编辑的要求,要用一张白描人物肖像作为作者像。这时候李可染的家人想到了周思聪,后来又考虑到周思聪此时已是重病在身,就决定请周思聪的丈夫、著名画家卢沉来画。李可染的家人拿了几张照片去交代给了卢沉。可是后来周思聪还是知道了此事,就说还是由我来画吧,就打电话请李可染家人又补充了几张照片。之后没几天李可染家人接到电话说周思聪过世了,当时大家都没心情再问此事,李可染家人后悔不该在这个时候再烦劳她。后来卢沉在整理周思聪遗物的时候竟发现了这张李可染白描肖像。原来这是周思聪在手已经无法执笔的情况下,用两个手指夹着毛笔画成的,承受着肉体与精神双重折磨,周思聪仍然没有在艺术上偷懒,她没有依着照片敷衍地画,而是一幅严肃认真的创作,画出了她对于恩师的独特感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仍坚持为恩师绘制肖像,并且是纯粹的艺术创作,这成了周思聪最后的绝笔之作。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