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追忆屺老

  朱屺瞻先生的崇高的绘画的成就,品质的高尚久已仰慕深深。惜我久居海外,无缘拜识,不能亲聆教益,始终认为是一大憾事。


  一九八三年夏天,美国旧金山新建一国际飞机场,获得了屺瞻先生捐赠一巨幅葡萄图贺礼,旧金山市政府为了庆祝该图的悬挂揭幕的盛事,特别邀请屺老及夫人陈瑞君女士及家人陪同来美国亲身参加。我与内子张韵琴也被邀请与会,因此才有机缘与屺老初次晤面,相见恨晚,把手欢谈,满足一生倾慕的宿愿。


  后数日,我与内子邀请屺老夫妇到老杏堂舍间作客,因此有更多的机会时间与屺老促膝倾谈。屺老不仅在艺术上有崇高的无比的成就和地位,人品、道德,更有深厚的高超的修养。这些,都使我们到深深地崇敬和爱戴。屺老他是整个民族的骄傲,中华文化的光彩。在老杏堂停留期间,内子特别亲自下厨一饮一食都细心调制。


  谈话中屺老始终缅怀与张大千先生过去的情谊。因此我驾车去到一百五十里外滨石海岸(pettle beach)的环荜庵大千先生的旧居拜访,满足他对故友的追思的情怀。记得我们抵达环荜庵时,大千先生的夫人徐雯波偕长子葆萝亲自出迎,我们到画室里大千先生的塑像前鞠躬拜祭。大千夫人及长子葆萝均下跪于地叩首回礼,老人家的数十年的友情顷刻间表达在这片刻的沉哀中,令人感动。我们在环荜庵中徘徊片刻,屺老参观了大千先生的画室,对纸墨笔砚,凡是大千先生用过的,他都仔细看视,这或许是老友的思念罢。在园中屺老对一花一树也注视许久,尤其对那几株老梅。停视久久不忍离去,是否这些老梅树使屺老忆起他那失去了许久的梅花草堂。


  离开环荜庵后,我们顺道去美国黑白摄影家亚当斯先生(Ansel Adams)。茶叙后,共同留影纪念这中美两大艺术家的聚会。归途我们停车在太平洋海岸片刻,屺老一览太平洋的蓝天碧海,一望无涯的水天,他立刻拿出了速写画册,记下了这大海给他的感受。


  一天,屺老看到我的画室案头有七尺长的锦纸,质地洁白纹理细密,一时画趣突生,便命内子取出笔墨,展纸与案上,振臂挥洒,如风卷残云,片刻荷花荷叶淋漓纸上,立觉满室生香。当时屺老兴仍不尽,于是又展纸挥笔作另一幅,荷花气势更加奔放。笔如千军,豪放苍劲厚重而隽秀。大家惊叹间,本以为屺老一气完成二幅巨作。必感倦意,不料他又画了一幅牡丹图,完全后题赠北人大嫂留给内子,这三幅巨作现赠予昆山侯北人美术馆收藏永久陈列。到美术馆参观的人无不惊叹为旷世之作,想昆山的人民每睹屺老之作。缅怀他的道德、人品的高尚会受到感召的,这是他们世世代代的瑰宝,必定会珍惜的。


  在屺老夫妇归国前,美国中华艺术总会同我的学生举行园游会,表现对他们的崇敬和爱戴。


  一九八五年我归国途径上海与内子特别到和平饭店拜访屺老。他精神饱满,谈笑风生,一如两年前旧金山聚会时神采。


  今屺老逝世多年,每忆及二十七年前的旧事,犹在目前,执笔写此,追思不已。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