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赵佶《桃鸠图》 昏庸徽宗承上启下开宗立派(图)


  宋代画家极其注重写生、观察,所谓“格物致知”,无论山水、人物、花鸟,必求逼真精工,形神皆备。而北宋末的徽宗赵佶虽政治上昏庸无能,亡国奇耻,但其在文化艺术方面的建树,却仍具有承上启下、开宗立派的历史意义。他亲掌翰林图画院,敕编《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宣和博古图》等著作,将画院置于其他各院(书、琴、棋等)之上,用科举方式选拔画家,于是书画家无不竭尽所能,精益求精,极一时之盛。尤其难得的是赵佶身体力行,留下不少精致的作品。


  《桃鸠图》,纵26.1厘米,横28.5厘米,绢本设色册页,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图以“折枝”法画一枝桃花,上栖一鸠鸟。花枝勾勒精细,鸠的形象生动,羽翼开张,显得生机勃勃。笔墨设色上极富创意,枝叶以墨线勾勒,略加皴擦,而桃花则以色勾、染。鸠则融合勾、擦、染、点,尤具特色的是用生漆点睛,黑亮而富立体感,神采奕奕。鸠身以墨色为底,随类敷彩,难得的是他在北宋长期崇尚水墨的基础上大胆采用重色,如头、胸部在墨骨上罩染石绿色,使画面在典雅中透出浓艳。这种在花鸟画的局部罩染青绿重色的方法,有别于唐画的大青绿设色,或可谓之“小青绿”,前无古人,后启来者,对于南宋花鸟画小品的兴盛无疑极具启迪意义。


  图右署“大观丁亥御笔”,时赵佶26岁。独特的“屈铁断金”的“瘦金体”,故此图被确认为赵佶手笔。款下有一押字,似“天”字,传为“天下一人”四字之合体。赵佶传世的画,有其亲手画而手书御制的,有手书签押的,有仅签一花押的,也有只钤印玺的。因赵佶亲掌图画院,不排斥画师画好了画,进呈御览,而赵佶手签一押,或钤印玺,以示已阅的可能性。故后人认为流传至今的赵佶的画很难辨别真假。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这些画确也显示了当时绘画的最高水准,足供后人领略北宋后期绘画的丰采。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