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工匠成画师

  许春草出身寒微,幼时家道艰辛,九岁鞋铺学徒,十二改行泥水工匠。后参加过辛亥革命,讨伐袁世凯,讨伐陈炯明,还当上了“福建讨贼军总指挥”。他的几句名言流传甚广:一曰“人民反对暴政不必向政府备案”;二曰“有公愤无私仇”;三曰“不与魔鬼结盟,不与罪恶击掌”;四曰“对付外国侵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无钱无力则出命。我出命”。


  由工匠而革命,由革命而领袖者不乏其人,而由工匠而从艺者,由从艺而成画师者也有几例。


  世人皆知齐白石年轻时是位雕花木匠,二十岁时在一顾主家,无意间见到一部乾隆年间翻刻的《芥子园画谱》残卷,遂对绘画产生兴趣,之后由木匠而成画匠,终成一代画圣。类似的例子还有许多。


  戴进原为金银首饰匠,且心灵手巧,技艺高超。进也颇为自得。本打算以此立业,不想“一日于市,见镕金者,观之,即进所造,怃然自失。归语人曰:‘吾瘁吾心力为此,岂徒得糈,意将托此不朽吾名耳,今人烁吾所造亡我所爱,此技不足为也,将安托吾指而后可。’人曰:‘子巧托诸金,金饰能为俗习玩爱,及儿妇人御身,彼惟煌煌是耽,安知工苦,能徒智于缣素必传矣。’进喜,遂学画,名高一时。”(见《虞初新志·戴文进传》)终成浙派之奠基人。仇英也是位由工匠而画师者,“其初为漆工,兼为人彩绘栋宇,后从而业画,工人物楼阁。”还有说他是项元汴家裱工者。计成早年以木匠谋生,一次在润州(镇江)造园工地,见工匠所堆之山毫无意趣,“润之好事者,取石巧者置竹木间为假山,予偶观之,为发一笑”。原因是“世所闻有真有假,胡不假真山形,而假迎勾芒者之拳磊乎?”对方让计试试,果然叠出了悬崖高峻、峭壁挺立之势,遂蜚声镇江一带,后又写成了世界上最早的造园专著《园冶》。园林者非纸端作画,大地绘事也。另外,北宋画家许道宁,原是药贩子;民初王一亭,早年是钱庄学徒,后为公司买办,曾任上海总商会主席。


  由工而画、匠而师,看似蹊跷,实则有理。齐白石平日所雕花鸟山水,人物故事,戴进所锻,“人物花鸟,肖状精奇”,仇英则兼漆“彩绘栋宇”,计成所建,亭台楼阁,与后来所从事的绘画有诸多相近相通之处。再者,勤奋努力。齐白石初得画谱,即临摹了半年,稿子钉成了十六本。三者,学而思。齐白石早在为“芝木匠”时,即“想法换个样子,在花篮上面,加些葡萄石榴桃梅李杏等果子,或牡丹芍药梅兰竹菊等花木。人物从绣像小说的插图里,勾摹出来,都是些历史故事。还搬用平日常画的飞禽走兽,草木虫鱼,加些布景,构成图稿。我运用脑子里所想得到的,造出许多新的花样,雕成之后,果然人都夸奖说好。”(见《白石老人自述》)计成则“性好搜奇”,善师造化。四者,启蒙于名师。齐白石早年拜乡贤胡沁园、王湘绮为师;戴进则广泛学习郭熙、李唐、马远、夏圭及米氏父子的山水;仇英更是师从于周臣,还向文征明学过画;计成“最喜关仝、荆浩笔意,每宗之”。五者,天赋所致。


  然而最为重要者,尚在其志。立志探悬,鬼神所赞。齐璜捏錾,戴进操槌,仇英持刷,计成之拉锯,锻金雕花漆梁锯木较之握笔提管弄杆捉刀,虽非天壤,也在轩轾,虽非云泥,也在稻稗,然皆能成高名铸大业,盖人极而天呈也,由工匠而画师如此,由黔首而天子、仆从而将相,由诸生而翰林、徒属而耆儒何不如此。英雄不问出处,因为出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抵达目标的过程。


  有由工匠成画师的榜样,就有由画师成工匠的例子。民国年间,活跃在景德镇的珠山八友的出身皆为画家,且各具特质,颇有声誉。转入瓷绘领域、与工匠相结合后,则潜心钻研,自出机杼,开一代风气之先。其每月之望雅集,品书论画,叙坟述典,时人多慕之,其逸可比肩竹林七贤、扬州八怪。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张大千不做“软舌头” 只讲中国话

[趣闻] 华君武戒烟(图)

[趣闻] 米芾原是收藏控 苏东坡嘲讽其作伪画掉包

[趣闻] 菜肴里的政治:张学良与张大千的晚宴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