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 元代就有画家设组合密码防伪

  日前在工笔画家徐启雄画室证实,徐启雄在对元代画家刘贯道存世的3幅有名款作品进行研究后有了惊人发现:700年前的大画家是在自己的作品上设置了个人防伪组合密码。随之,这一密码被徐启雄破解,长期困扰中国美术史家的关于《元世祖出猎图》真伪问题因此有了明确的结论。


  工笔重彩人物画《元世祖出猎图》现藏于台湾故宫博物院,虽题款有“至元十七年二月御衣局使臣刘贯道恭画”,标明是刘贯道所作,但书画界却对其真伪一直持有争议。


  徐启雄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副会长。他介绍说,刘贯道是元代画家,工人物、花鸟,明汪珂玉称其“真神笔也,虽吴道子、王维当无忝矣”,其存世作品已知的仅3幅:《元世祖出猎图》及现藏于美国的《消夏图》;现为我国内地一私人藏家收藏的《晴雪图》。


  如何确定《元世祖出猎图》的真伪?徐启雄对这3幅作品照片图录进行对比研究,他意外地发现,3幅画的题款上有一系列反常表现,综合分析这些反常表现后,徐启雄得出一个结论,刘贯道为了防止当代人和后代人造假,给作品设置了一套独特的个人防伪组合密码。


  徐启雄说,《消夏图》曾被认为佚名作品,因为找不到题款。后曾被清代高士奇误认为是南宋刘松年的作品。直到上世纪初,吴湖帆在《消夏图》的芭蕉竹枝空隙处发现了隐藏的“母道”两字,才认定为是刘贯道作品。


  据徐启雄介绍,刘贯道的组合密码由4项密码组成,其一,题款隐匿,在画面显眼位置无法找到题款;其二,题款不采用全名,故意把刘字隐去;其三,再将“贯道”的“贯”字取其上半,变“贯道”为“母道”;其四,将“母道”两字缩小,并且署在画中间的空隙处,使人难以发现。


  徐启雄指出,从刘贯道现有的3幅作品看,其题款通常不按常规,不按比例,如《元世祖出猎图》,宋元画家通例,书画款识的书体讲究比例,小幅画款识字型小,大幅画字型大。但刘贯道在此画中的题款字写得异常小;此外,故意将落款位置紧靠边缘,其挂轴落款与左侧边缘线紧贴在一起;故意把下款押款落位偏低、偏底;故意将款识设置隐匿;故意将款识字体与作品画体不对应。这些反常设置的目的是,将多项反常设置变为一套独特的防伪暗记,这就是刘贯道式的组合密码。正是这一系列的反常使后人误认为此画是伪作。


  “刘贯道为防伪可谓苦心孤诣,他是有意一反常规常套,设置密码让后人破解。”徐启雄说。


  谈到《元世祖出猎图》的真伪问题,徐启雄认为,此画长期无法定论的一大原因是,无法找到另一幅有相同手法的作品作特征的参照。现有了《晴雪图》,其款识设置与《元世祖出猎图》如出一辙,这为后者的真伪辨别对照提供了非常有效的实证,至此,《元世祖出猎图》一画的真伪终于大白于天下。徐启雄说,“组合密码”是刘贯道的独创。在元代画家中就有多位画家的款识采用个性化的方式,但以“组合密码”方式存世的仅发现刘贯道的3幅画。其“组合密码”比意大利画家达芬奇在画上设有密码的传闻早了200多年。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趣闻] 国画大师李苦禅曾被日本宪兵关押:灌水是常事

[趣闻] 书法家米芾:米颠未必真颠真狂

[趣闻]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旷世绝恋

[趣闻] 溥心畲高价悬赏寻爱犬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