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唐贞顺皇后石椁彩绘鲜艳 美古董商无条件送还(图)


  石椁侧面的侍女装饰。


  经过四年的艰苦追索,被犯罪分子杨彬为首的特大盗墓团伙走私出国的唐代贞顺皇后(武惠妃)陵墓石椁,日前运回西安。昨天下午,西安警方正式将石椁移交给陕西历史博物馆,并开始展出。至此,这件流失美国长达6年之久的珍贵石椁终于回到了中国。据了解,这是近年来公安机关从境外成功追回的重量体积最大、文物级别最高、件数较多的唐代文物珍品。


  石椁彩绘历千年弥新


  昨天,在陕西历史博物馆中,一件罕见的巨大唐代石椁呈现在人们眼前。从外形看,石椁就是一件仿真小宫殿,不但门窗俱足,就连椁顶的飞檐翘角和大门上的门钉、锁头,也造得惟妙惟肖。


  石椁是古人下葬时套在木质棺材外面的大石棺。陕西历史博物馆文物征集处处长师小群告诉记者,这件庑殿式石椁,面阔三间,进深两间,由5块椁顶、10块廊柱、10块椁板和6块基座,共31块石头组成,高约2.45米、宽约2.56米,长约3.9米,总重量达27吨。


  这件石椁不但造型精美,侧面镌刻的仕女、花卉等图案也非常细致,更可贵的是石椁上的彩绘历经千年仍十分鲜艳。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文物专家刘呆运告诉记者,做文物工作这么多年,绘有彩绘的石椁,他只在陕北见过一例,而那件石椁无论从规模、雕刻的精美程度,还是彩绘的鲜艳度上,都无法与这件石椁相提并论。此外,石椁上雕刻的胡人牵瑞兽的图案,也非常少见。高鼻深眼窝的人物形象和富有异域风情的装束,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一个西域人。刘呆运说:“这件石椁具有极高的科学、历史和艺术价值,是一件难得的唐代文物珍品。通过它,我们可以想见大唐盛世那种开放和包容的气度。”


  据了解,这件唐武惠妃陵石椁,已经被文物专家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电脑硬盘里发现宝贝


  这件珍贵的文物是怎样被犯罪分子盗出,又怎么被公安机关发现的呢?事情还要从2006年西安警方破获的一个特大盗墓团伙案说起。


  2006年,经群众举报,西安警方端掉了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人员复杂的特大犯罪团伙。据了解,这个犯罪团伙集文物盗掘、倒卖、修复、贩运、走私一条龙作业。西安公安局刑侦二处文物缉查大队不但在主犯杨彬的窝点里发现了许多文物、雷管和枪支,还发现了一个移动硬盘。在这个移动硬盘中,西安警方第一次看到了武惠妃石椁的照片。


  文物缉查大队队长韩清龙与文物打交道已经十多年了,一看照片他就知道这是一件罕见的唐代石椁。“之前已经有群众向我们反映过杨彬盗走了一个琉璃棺,可是苦于没有证据,我们一直无从下手。”韩清龙说,“这张照片可以说是铁证如山。”可面对铁证,杨彬还是顽抗到底,他只交待了盗墓的地点,对于石椁如何运走,卖给了什么人,拒不交待。


  后经警方调查,自2004年5月至2005年6月,犯罪嫌疑人杨彬指使刘小红、董红心等先后纠集20余人,对西安市长安区大兆乡庞留村西侧的唐代贞顺皇后陵墓(敬陵)实施了历时一年多的疯狂盗掘。并将陵墓内一套彩绘石椁进行分解、打包,然后再分批装箱陆续运到广州。


  韩清龙说:“杨彬交待说石椁卖给了一个广东人,可我们一查那是个假名字。”一时间,石椁的去向扑朔迷离。


  哀册残片确认武惠妃敬陵


  就在案件侦破陷入僵局的同时,西安考古工作者也开始了对武惠妃敬陵的抢救性挖掘。


  这座陵位于西安南郊的庞留村,虽然武惠妃死时并非皇后,但唐玄宗对她异常宠爱,她的陵墓完全按照皇后的规制所建。陵墓上有巨大的封土,四边长50多米,高19米。刘呆运告诉记者,当他们来到敬陵时,发现墓室前的甬道上挖开了一个1.5米宽的盗洞,文物专家们系着绳子吊入墓室。墓室里一片狼藉,散落着盗墓者扔下的矿泉水瓶子和撬杠等盗墓工具。据师小群说,那次抢救性挖掘中,他们从陵墓中剥取了68平方米的壁画,还发现了犯罪分子盗取石椁时破坏的石椁一角,除此之外,什么文物都没有了。


  刘呆运告诉记者,因为有巨大的封土,敬陵曾屡被盗掘。据他分析,在下葬不久敬陵就曾被盗过。“唐代就曾经对这座墓修缮过。墓室里有的地砖把壁画的图案都挡住了,说明曾经重新铺过。”刘呆运说。据他分析,一千多年中敬陵的陪葬已被盗墓者洗劫一空,武惠妃的木质棺材也早已腐朽,而最重的石椁也最终难于幸免。


  师小群告诉记者,这次历时9个多月的抢救性发掘,虽然没有出土什么文物,但却揭开了一个困惑历史学家们上千年的谜团。由于武惠妃死时年仅38岁,那时唐玄宗李隆基还没有修建陵墓,因此她被埋葬于长安城北,距离唐玄宗的泰陵有100多公里。师小群说,在《全唐文》、《唐大诏令集》中曾经有把贞顺皇后葬于敬陵的记载,但对于敬陵的位置却没有提及。这次发掘中,考古工作者们发现了一块哀册残片,上面写着“贞顺”的字样。再加之几年前,当地村民在为砖厂取土时,曾发现一块62岁宫女的墓志铭,上面写明老宫女是葬于敬陵附近。两相印证,专家们确定这座被盗的大墓正是湮没千年的武惠妃敬陵。


  美国古董商无条件送还


  就在敬陵考古发掘取得重大发现时,西安警方也传来了令人欣喜的消息。公安人员了解到,石椁以100万美元被卖给了一名美国古董商,而一名香港人可以联系到他。西安警方与这名香港人取得联系后,对方十分配合,愿意协助警方追索文物。


  经过这位香港人反复劝说,美国古董商的代理人终于同意与西安警方和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面对面谈判了。2009年11月28日,陕西省公安局文物缉查大队队长韩清龙、陕西历史博物馆副馆长程煦、文物征集处处长师小群等人,来到香港,见到了美国古董商的代理人。


  1995年,国际统一私法协会通过了“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公约规定,被盗文物应无条件归还被盗国,追索期为75年,而中美都是该公约的缔约国。“也就是说,即便这位美国买家不愿意归还石椁,我们同样可以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追回文物。”韩清龙说。


  在巨大的法律压力面前,买家开始动摇了。“开始他还跟我们隐藏着身份,说他不是买家,只是知道买家是谁,回到美国还要筹钱把石椁买过来,才能归还给我们。”师小群回忆说,“他曾想以捐赠的名义归还我们石椁,但我们坚决不同意。石椁是我们根据法律追索回来的,这点决不能含糊。”


  今年1月,该代理人亲自来到西安与文物部门和西安警方接触。师小群说:“我们陪他到敬陵考古现场看了看,看到盗墓对古迹的破坏程度,他也很震惊。”


  3月4日西安警方接到了美国买家的信息,无条件归还石椁。“3月7日石椁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装船,4月17日运抵广州,办理了海关的手续之后,4月29日运到了西安。”对于石椁的精确归国时间表,韩清龙至今仍能脱口而出。韩清龙说,干文物追索已经十几年了,但打这样一个漂亮仗,却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虽然有国际公约,我们也证据确凿,但这么快能追索回来,确实不容易!”韩清龙感叹道。


  石椁昨起面向公众展出


  师小群告诉记者,石椁运抵西安后的一个多月中,文物专家一直在做紧张的修复和组装工作。由于石椁体积太大,犯罪分子把它拆分成31块石板,这些石板少的也有七八百斤重。由于没有文字和图片记载,文物工作者们只能按照石椁上的图案和形状一块一块把它们拼装起来。遗憾的是,石椁的五块顶板被犯罪分子损坏了3块,而文物工作者们在考古现场只发现了一块顶板残块。目前,这块残片已经顺利拼装到石椁上。


  目前,石椁已经安放在陕西历史博物馆正式向公众展出。


  链 接


  自己吓死自己的武惠妃


  唐玄宗李隆基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可谓千古传颂。不过,可能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在杨玉环出现前,李隆基还有位宠妃——武惠妃。


  武惠妃是武则天的侄孙女,可能是由于父亲早逝的原因,她自小就养在深宫。玄宗即位后,对武氏非常宠爱。开元十二年(724年)玄宗废掉正室王皇后,封武氏为惠妃,而宫中对她的礼节等同皇后。


  玄宗一直想立武惠妃为皇后。但御史潘好礼上疏表示武惠妃的远房叔公武三思与远房叔父武延秀都是武则天的能臣干将,都是干纪乱常之人,被世人所不齿;而且惠妃的儿子不是太子,一旦立惠妃为后,恐怕她会基于私心而使太子的地位不安。最终,李隆基听从了潘好礼的建议,没有立惠妃为皇后。


  不过,惠妃与太子之间的梁子也就此结下。开元二十五年(737年),武惠妃派人召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和光王李琚入宫,说宫中有贼,想请他们帮忙捉贼。同时,惠妃又告诉玄宗,太子等人穿铁甲进宫,要谋反!当唐玄宗派人察看时,正好碰到了前来捉贼的三王。于是,废三王为庶人。不久,三位庶人便被害死了。


  自从陷害了太子等人之后,武惠妃害了疑心病,屡次看到他们的鬼魂,竟一病不起。请巫师在夜里作法、为他们改葬,甚至用处死的人来陪葬,各种办法都用尽了,可全都没用。最后,还是被自己吓死了,年仅38岁。她过世后,玄宗非常伤心,追封她为皇后,谥号贞顺皇后。葬于长安以北40多公里的敬陵。


  值得一提的是,李隆基后来的宠妃杨玉环,原是惠妃之子李瑁的妻子。


  本报记者 黄加佳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盛世丹青“国草杯”观澜湖迎春书画展海口启幕

[动态] 佳士得春拍预展 藏家对当代艺术依然很谨慎(图)

[动态] “彩虹之上”美术作品展6月3日在合肥开展

[动态] 中国书画名家七人作品展广西桂林开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