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高齐岳山水画写生展亮相山西太原麒麟画馆(组图)


  高齐岳山水画《山野清音》


  国画山水轩山西太原讯(供稿:刘刚) 5月6日下午,“见山思齐——高齐岳山水画写生展”在位于太原市开化寺古玩市场的麒麟画馆开幕,共展出清华大学美院助教高齐岳先生近两年内创作的山水画40余幅,作品以太行山写生为主,作者将太行山的雄奇险秀收于笔端,化为满纸云烟,给人身临其境之感。


  高齐岳,祖籍山西代县,先后就读于中国美术家协会高研班,中央美院陈平教授山水画语言研修班,清华大学中国画高研班刘怀勇教授工作室。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并获奖,曾获“向新杯”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一等奖。现为中国水墨书画院副院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书画创作高研班助教。



  高齐岳山水画《山楂树》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是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寄情抒怀的客体,所以是否可居、可游、可赏,成了山水画的一个品评尺度。高齐岳注重写生,对太行山情有独钟,近年来多次深入太行山腹地,观察、写生,醉身其间,乐而忘返,创作了大量太行山水画。这次,画家精心挑选了40幅作品呈现,意在与同道交流,向山西父老汇报。


  展览将持续到5月15日。



  高齐岳山水画《太行山写生》


  附录:


  1.【导师评论】 见山思齐——画家高齐岳


  刘怀勇


  一、齐岳是一个谦虚好学的智者,这一点至关重要,每一个涉及中国画创作的人,要想有所成就,必定要怀揣一颗谦虚而敬畏的心,久远的学习,久远的创造。对传统、对生活、对诗歌、对艺术、对良师、对益友,皆是一种借鑒与学习。这一点,齐岳比好多画家来的更聪明,他不只是懂得了借鑒与访师的重要性,而且是把一颗高傲的心放平,去虚心接受良师的指导与启蒙。当然,这裏所说的良师,包括一切我们所能接触的方面。


  二、齐岳是一个注重生活的画家,不只是小日子过的好,还经常到大山深处,田园地头去写生。从生活中得到创作的启蒙与灵感,是作品的灵性所在,所以生动,所以感人,所以受众。我说过,当一个大画家,首先要学会“做人”,做好人不难,会做人很难。从善如流,方为智者。齐岳这几年的作品,得益于写生,得益于做人。



  高齐岳山水画《亭小得山多》


  三、严谨与细致,是齐岳走向成功的又一大法宝。因为文化的缺失,因为“技”的缺失,当代冠以“大写意”名头的作品,大都“一笔草草”。形、神、意皆在不似,只是自欺欺人或借毛笔宣纸宣泄一下情绪。要知道,“大写意”何其难,何其能,何其贵也!余有时也不免胡涂乱抹也。齐岳受其稟性的影响,沈稳、谦恭、严谨、细致,对于每一件作品都能耐得住寂寞,严谨细致的把它完成。尤其是在景物的塑造方面,层层深入,浑然天成。


  四、画品即人品。齐岳厚道,少有人说三道四,这种良好的道德品质直接影响了画面的意蕴。故而,他的画温文尔雅,敦厚朴茂,大多偏于理性而少有火气。当然,这也可能恰恰是他的弱点,作品中总感觉欠缺那麽一点小小的激情。


  吾为齐岳取号文溪,谨祝愿这潺潺的流水,能积少成多,积小成大,汇流成河,穿山越岭,奔向那广袤的艺术之海,成为永恒。



  高齐岳山水画《溪水无声》


  2.【艺兴访谈】高齐岳:我追求境界的妙造


  张艺兴:听说您的名字是爷爷起的,您应该从小生活在书香门第吧?如何走上学画道路的?


  高齐岳:我祖籍代县,在繁峙长大。爷爷1948年就在繁峙县中学当语文、历史老师。在我的印象中,爷爷知识渊博,学问很高,经常在茶余饭后给家人讲故事。据老人家讲,祖辈对大山有一种特殊的情怀和敬仰,所以祖爷爷给我爷爷起名叫仰山,二爷爷叫崇山,给我起名叫齐岳,可想而知他们对“山”的虔诚和崇拜,其中当然也含着对晚辈的期盼吧。说到祖父,不能不说我的外祖父。外祖父和祖父同在一个学校教书,外祖父是繁峙县中学的校长,为人诚恳、谦和,喜欢写字,我小时候经常临写外祖父写好的仿影。我家每年的春联都是外祖父来写,印象最深的是,外祖父戴着老花镜坐在炕头上画炕围画,画的《金鸡牡丹图》,我羡慕得不得了,这对我今后走上绘画的道路起了很大的作用。


  张艺兴:您的导师刘怀勇先生非常赞赏您的做人品格,中国艺术自古就有“画品如人品”之说,请结合自己的人生体悟谈一谈个人品格对艺术创作的影响。


  高齐岳:我的导师刘怀勇先生给我们上第一节课就强调12个字:天分高,后天勤,学养厚,人格正,将此定为画家的“四项基本原则”。一般来说,一个画家在对中国画顿悟后,在今后的艺术道路上要下大力气,苦功夫,博览群书,吸收姊妹艺术中的营养,也就是在画外下功夫。我始终认为,画画能否成家,能否占得一席之地,最终要归结到做人,人品、画品缺一不可,没有好的人品,他的作品是会枯竭的。在中国绘画的美学追求中,要做到正大,圆融,深邃,自然,扬长补短,技与道双修。中国画的最高精神指向就是“写意”,它是由写实逐渐过渡到写意,写意又是一个文学概念,所谓“言简意赅”,“少少许胜许许多”,以极简而精到的笔墨去表述万物,表述内心的精神世界。写意,是中国画作者走向极致,集才情、学养、人品为一体的绘画形式,是不可重复的,不可描摹的,落墨成形,落线成章,这也是我的追求。


  张艺兴:看得出来,您很注重写生,并且对太行山情有独钟。说一说师法太行的感受和心得。


  高齐岳:关于写生我是这样理解的:临摹是借鉴语言,写生是寻找语言。写生是创作的母体,是源泉,所谓“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是亲近大自然的一种感悟。我在太行山写生比较多,因为太行山气势雄伟,崇山峻岭,巨嶂壁立,山体厚重,纹理清晰,皴法丰富,我每次登太行山都有一种“谁知身已穿云过,身在云中身不觉,红树青山日欲斜,脚下云铺万万重”的感觉,真是有点得“意”忘形了。在自然界,通过眼睛搜寻山水中蕴含的意趣,是画家直接感受、认识自然的过程,也是其感悟自然并逐渐加深体会的过程。创作是一种不可重复的艺术劳动,闭门造车,不经常补给新鲜的感官刺激,不发现美,就不可能创造美。所以当创作缺少灵感与素材时,就应该带着问题去山野中寻找,吸纳大自然的灵气,融化到自家画面中。



  高齐岳山水画《仙家在深处》


  张艺兴:看您的画,我能感觉到有一种清气弥漫,清健,清润,清爽,请问“清”是您的主要审美取向吗?


  高齐岳:我追求境界的妙造。技近乎道,随着技法的不断提高,道的体现与觉悟也会不断地增长。境界的妙造分为心境和画境。 心境是画者“临春风,思浩荡,望秋云,神飞扬”的感怀,以及才情、学养、人生修为的觉悟,是道。画境是画家在自然中的一种净化、提炼。清气满乾坤,山深气自清,行至深山有清溪,山明水静气色清,一直是我追求的境界。


  张艺兴:您在山水创作中,最刻意表达的情感,或最看重传递的元素是什么?


  高齐岳:中国画的创作是不可重复的、有生命意味的艺术表现形式,尤其是写意画是不可重复的。作为一幅优秀的山水画作品,应该达到“见青烟白道而思行,见平川落照而思望,见幽人山客而思居,见岩高泉石而思游”的感觉,我喜欢追求一种白云生处有人家、烟雨空濛的意境。


  张艺兴:中国画离不了中国文化的滋养,请介绍一下您画画和教学之外的文化生活。


  高齐岳:任何艺术的完善与创新,都离不开姊妹艺术的滋养。我平时坚持每日读书,喜欢读一些地理、诗词,常和做教师的母亲谈论诗歌的意境,寻找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感觉,通过诗的语境发现一种朦胧的美感,或空灵,或迷茫,或悠远,或深沉……还有就是听音乐,旋律是音乐的意境,对旋律的理解、把握、表现,恰如点线的轻重徐疾、提按顿挫。也和父亲下下围棋,在黑白世界寻找相互关系,达到平衡,应用到画面之中,助力意境的提升。5月4日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盛世丹青“国草杯”观澜湖迎春书画展海口启幕

[动态] “彩虹之上”美术作品展6月3日在合肥开展

[动态] 佳士得春拍预展 藏家对当代艺术依然很谨慎(图)

[动态] 中国书画名家七人作品展广西桂林开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