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徐浡君作品展5.2日将在798艺术区开幕









  地 区:朝阳区


  策 展 人:邵琦


  参 展 人:徐浡君


  开幕时间:2015.5.2 pm3:00


  展览日期:2015.5.2 - 2015.5.16


  展览地址:朝阳区酒仙桥2号798艺术区3818库 艺芳香画廊


  主办单位:艺芳香画廊 阿特画廊


  联系电话:010-51282297


  邮 箱:art@ccartd.com


  展览前言:


  画出未见,遵从自我


  ——徐浡君的风景与静物


  生活在彩云之南的徐浡君果然受到了那里蓝天白云和红土地所释放出的强烈色彩的召唤,用他的绘画向我们展示出绚烂的充满生命律动的自然之美。通观他2009年以来的《k.s.t.》、《绝版套色木刻》、《m.y.f.》、《蝶恋》四个系列的油画和木刻版画,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带着云贵高原泥土的芬芳气息和释放强烈对比调子的色彩旋律。仅仅是看到这些绘画作品,我们就会毫无犹豫地喜欢上云南;仅仅是因为这些绘画作品,我们也会充满好奇地问究这位善于舞弄色彩的艺术家——因为他用他手中的画笔和刻刀深深地打动并感染了我们。


  没有云南的名山大川和遐迩古迹,有的只是普通的山乡村落、工业厂房、瓶中杂花和户外野花——丰富的自然地貌和多采的民族风情并没有成为徐浡君描绘的对象。他的视角是独特的,目光是平实的,观察是入微的——他对大自然的馈赠所养成的云南之美的表现,不是浮光掠影式的表面再现,而是终日以对、朝夕相处中的些小入微和生生相吸。风景对他的绘画而言,不是作为自然美的存在而入画,而是作为自然美内化于心之后的意象性的表达。因此,何种风景或者何类景象能够进入他的画面并不是至关重要的,近几年来他同时穿插交替地创作着这四类题材的行为本身就足以说明,重要的是他对大自然不落俗套的平实和敬畏之心,重要的是他对周围世界的任何角落,无论天工还是人趣,都倾注极大的热忱,于平凡些小和杂乱无章中发现色彩,捕捉光影,提炼素材,大胆想象,果断和娴熟地转换为创造性的视觉形象。


  于是,我们在《k.s.t.》系列里看到他在二十天里,两次分别用不同的色彩调子和运笔方式来表现同一视角下的村庄和池塘(《唯博邑》)——前者色彩明快、简洁但不失清晰、稳健,后者色彩绚烂、恣肆又舞动、酣畅。与其说徐浡君在再现和描绘独特的民居文化景观,毋宁说他在反复挖掘和表现自己内心对眼前景物不羁的想象。同样的情形还可以从《m.y.f.》系列里明显看到:在2014年10月到11月短短十几天时间里,艺术家对自己熟悉的昆明钢铁厂的写生,一次比一次用笔奔放,色彩一次比一次简约大胆,到最后一张第6号《草铺昆钢》时,工厂的烟囱已然像破坏毁灭后扭曲的废墟般极度变形。


  因此,在徐浡君的绘画中,写生不复再现对象原貌的功能,而是要穿透物象的表征,呈现出视网膜难以发现和企及的内在生命,召唤起人们对这些有机的甚至于无机的自然之物或人造之物的尊重。那些山野里的杂花,在这样的关照下,形象变得高大,色彩变得诡异——一切都在于主观的发现,一切都在于能动的转换,一切都在于自我的诠释——美,不仅在于自然,更在于人的发现;生命,不仅在于实存,也在于人的赋予。绝版套色的景物花卉,也不再是传统静物画那样把花卉从其生长环境中抽离出来,被置于冷漠的注视之下了,而是被画面背景的各种色彩块面和结构所组成的丰富意象包围着、烘托着,彼此相互穿插、相互交叠也相互影响,共同营造出光彩夺目、耐人寻味的视觉形象。


  徐浡君对色彩的敏感得益于他的家乡云南,但是他对于色彩的理解、使用和表现,却得益于他对绘画目的和意义的深层次明了——画出眼见背后的未见,刻出自我转换过的景象,这样的绘画与心灵最近。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纪念建党9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开始征稿

[动态]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笔墨下的“西北民俗艺人”

[动态] 中国国家博物馆书画家作品展安徽泾县启幕

[动态] 爱新觉罗·启骧与李味辛伉俪书画展在京开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