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韩熙载夜宴图"存千年迷局 画中服饰家具均属宋朝


  北宋佚名《闸口盘车图》局部线描图。



  《韩熙载夜宴图》中的屏风。



  《韩熙载夜宴图》中宠伎的襦裙腰身。



  《韩熙载夜宴图》中的“牛头椅”。


  本报报道的《故宫“出品”年度大作〈韩熙载夜宴图〉 你知道吗?画中故事都发生在南京》一文引起了全社会的聚焦,被凤凰网等多家媒体转载。


  千百年前的韩熙载组局夜生活,必定没想到自己给后人留下了一个千年迷局——除了南唐宫廷的种种“宫斗”算计的历史迷局之外,画中家具、服饰等方面的争论也一直不休。昨天,苏州大学博物馆馆长、艺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张朋川教授以及南京林业大学艺术学院美术与设计研究中心主任邵晓峰教授在接受江南时报采访时,均将此画的断代定于宋朝。江南时报记者 黄勇


  【断代考证A】


  南唐女性陶俑襦裙腰身是高束胸


  而画中襦裙腰身已下移至腰部


  通行的观点认为,南唐宫廷画师,画南唐的事情。《韩熙载夜宴图》这幅中国画史上的名作是五代南唐画师顾闳中的作品。


  苏州大学张朋川教授直言,学术界目前的普遍观点是,《韩熙载夜宴图》原为顾闳中奉诏而画,但故宫所藏的这卷属宋代摹本,画中服饰与器物已经“半唐半宋”。


  “从南唐二陵出土的陶俑可以看出,南唐时候的女性服装并不是画中的样子。” 张朋川介绍,牛首山出土的实物中,有南唐的女性陶俑,襦裙腰身是高束胸,而画中襦裙腰身已下移至腰部左右,相比高束胸腰线,更加便于穿着和行动。“李后主李煜死时跟韩熙载夜宴发生的时间,相差不过十几年,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服饰上的变化。”


  张朋川进一步解释称,又如史料记载,苏东坡创造了一种东坡帽。“这种东坡帽究竟是对画中韩熙载所戴的高纱帽的改进,还是画本身就是宋代人所绘,融入了宋代的服饰特色?”


  张朋川说,曾参与重建故宫博物院书画馆、被誉为鉴定古画“国眼”的徐邦达就认为此画“大约南宋院中人笔”。而中国着名作家沈从文也从服饰与礼仪风俗的角度论证它可能是宋代作品。沈从文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里谈及此画:虽历代传为五代顾闳中之笔,但从人物开脸出相方法和服饰用器分析,成于北宋初年南唐投降以后。青瓷温酒器具和家具款式,近似宋代北方。宋规定投降国必须服绿,正好画中男子官服也是一律绿色。其次“叉手示敬”为两宋制度,宋辽出土的壁画中均有此反映。


  此外,《韩熙载夜宴图》画卷上最早的收藏印“绍勋”,印主为南宋重臣史弥远。史与韩晚年所居的时代,拥有的官位,以及生活态度均有相似之处,或许是宋朝某一位画家借绘韩熙载荒靡的生活,来感化当朝宰相史弥远。


  【断代考证B】


  画中家具与南宋的家具特征相当吻合


  有专家甚至认为此画可记在周季常名下


  南京林业大学艺术学院美术与设计研究中心主任邵晓峰教授则独具慧眼地从画中家具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认为画中家具与南宋的家具特征相当吻合,此画应为南宋人所画。


  到底南宋哪位画家作出了如此高水平的人物画呢?


  通过对画中椅子、桌子、屏风、画风的进一步研究,邵晓峰对所有的南宋画作进行了全面梳理,结果发现,南宋画师周季常的《五百罗汉·应声观音》的局部与《韩熙载夜宴图》高度相似,“这幅画并不是后人对顾闳中原作的简单临摹。此画可以记在周季常名下。”


  椅子


  画中的“牛头椅” 在宋元很流行


  《韩熙载夜宴图》中共有6把带有连体脚踏的靠背椅。从画面人物盘腿坐在织物椅垫上可以推断椅子的椅面很宽,宽度应该在70厘米左右。邵晓峰称,这些椅子均为无扶手曲搭脑椅,其搭脑两端上翘并向内卷成牛角状,中间部分弓起,也称“牛头椅”,在宋元很流行。“画中除了韩熙载盘坐的椅子用材有些粗厚外,其余5件椅子皆细瘦匀称,细到无法再细,使人联想到现代钢管椅,画中桌子也是如此。这种细劲程度即使和明清家具中细瘦风格的家具相比也不逊色,因此在这一点上也尤其让人怀疑它们的‘五代属性’。”


  中国使用硬木来制造椅子等高坐家具的历史,现存唐和五代的史料中没有这方面的记载。直到宋代,才在《宋会要辑稿》中有“金棱七宝装乌木椅子、踏床子”的记载。这些椅子上还均有椅披,这也是宋代才有记载的。这种家具中的劲瘦之美也不是五代文人们能接受和欣赏的。


  桌子


  南唐的“矮足矮坐”家具 在画中是高坐


  《韩熙载夜宴图》中的桌子有4张,它们的漆色为黑色,结构简练,用材也很细劲,和椅子一样,也将木材的坚韧性几乎发挥到极限,非常类似于北宋赵佶《听琴图》、南宋佚名《女孝经图》、宋佚名《蕉阴击球图》等宋画中的桌子。另外,桌腿间近于桌面处有一至两条细枨子,腿与桌面间有小巧的牙子加固和装饰,这是典型的南宋特征。


  流传至今的五代绘画仅有几幅,“把《韩熙载夜宴图》放在这几幅画中,会发现从家具方面看它是特殊的。”邵晓峰说。


  在唐之前,国人席地而坐。邵晓峰称,同样是反映五代内容的《琉璃堂人物图》、《重屏会棋图》、《宫中图》、《勘书图》、《高士图》,画中的家具基本保留了方便席地起居的“矮足矮坐”的特点,且均不具备细瘦这种风格,甚至有的在审美风格上和《韩熙载夜宴图》相反。就拿同样是故宫馆藏的《重屏会棋图》来说,它描绘的是南唐皇室的几位成员下棋的场景。画中有榻、屏风、箱等,这些家具都保留着低坐的特点。又如《勘书图》、《宫中图》中家具均比较粗厚;再如《琉璃堂人物图》中家具比较拙朴。“在中国,家具等器物的使用向来上行下效,像韩熙载这样的南唐重臣家里的室内陈设应有效仿皇室的痕迹,然而画中却大量出现椅子和桌子等高坐家具,这很不一致。”


  屏风


  画中屏风画风和构图 是典型南宋风格


  《韩熙载夜宴图》中屏风和床榻等家具的使用,具有一种特殊的作用:一方面分隔了画面,使每段画面可以独立成章;另一方面又把各段画面联系起来,使整个画卷形成了一个统一整体。不过邵晓峰直言,三件屏风的形制也是典型的南宋风格。特别是屏面上的绘画,距五代画风较远。如“听乐”中弹琵琶女子身后的屏面山水,从松树的松针、树干的形态和画法,山石的形状和皴法到整体章法均为典型的北宋中期郭熙一派的风格。和屏风画相似的还有侍女手中的长柄扇扇面,边角构图,大量留白,是典型的南宋画风。


  根据屏风画和家具上的画风和构图形式采用“一角”或“半边”式构图,邵晓峰也认为这属于典型的南宋画风。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中国国家博物馆书画家作品展安徽泾县启幕

[动态]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笔墨下的“西北民俗艺人”

[动态] 纪念建党9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开始征稿

[动态] 爱新觉罗·启骧与李味辛伉俪书画展在京开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