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中国美术家协会赴矿区写生创作活动侧记


  用真情塑造煤矿工人新形象——中国美术家协会赴矿区写生创作活动侧记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65周年,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共同主办“中国梦”——塑造中国新形象写生创作活动。活动旨在通过写生创作、展览展示,刻画人民群众在创造当代历史的进程中真实、鲜活的精神风貌,塑造新形象,彰显正能量,用美术作品展现人们寻梦、追梦的过程和状态,用画笔点亮美术家的“中国梦”。


  继苏州社会主义新农村写生之后,5月11-18日,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第二批写生团队,赴河北邢台,同煤矿工人亲密接触、写生创作。


  平时,一提到煤矿,人们首先产生联想的是塌陷透水、瓦斯爆炸或者是煤矿工人除了眼白和牙齿浑身漆黑的“煤黑子”形象。而到了邢台,清静整洁、花鲜叶茂的外部环境,明亮、洁净、安全、温馨的地下工作面,以及热情、幽默、阳光的工人师傅彻底颠覆了美术家们之前的想象。


  冀中能源集团所属的三个矿区中,邢东矿因“采煤不见煤、矸石不升井”而被誉为“中国最美矿山”。东庞矿是“河北综合实力第一大矿”。邢台矿创立了不迁村的开采模式,对矿山发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在邢台矿下井参观之后,中国美协理事、国家画院专业画家孔紫说,这是她人生中第二次下井,现在和当年的矿井有着天壤之别,除了形似地铁站的井下工作面和先进的设备,现在的矿区的管理更人性化,设备间不光有绿植,井下甚至有鱼缸和活鱼。集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王新伦曾在原煤炭部的一个师范院校工作,他说,在20年前中专已算是矿工中极少的知识分子了,而现在,和井下的工人师傅们聊天,发现其中有很多是矿业大学的本科生,可见工人们的知识结构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变化更多地表现在工人们的精气神儿上,因为个性差异,工人们有的活跃有的沉静,但相同的是他们神情中的自信、自尊和主人翁的精神气质,这就是中国煤矿工人的“新形象”!


  提到“新形象”的塑造,清华大学教授代大权说:“中国美协提出了一个危险又极其必要的命题。“危险”是因为这个度不好把握,稍有不慎,就容易偏离到文革时期的“假大空”,而说“必要”是因为随着社会的多元发展和阶层分化的动态变化,人们在外在形象和内在精神上同以往有了非常大的差异,而关注并用美术作品表现出这种真实的生存状态,是画家的社会责任和艺术担当”。


  至于怎样塑造新形象,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李翔则着重强调了写生的重要性。他认为,写生就是创作、写生就是养生,只有通过写生才能直接接触到生活、接触到人民群众,和他们培养感情,才能真正地了解群众,产生真实、深刻的认识,进而把这种认知融入到作品中,而只有这样的作品,才能接地气,才能打动人,才会有生命力。同时,他还说写生是一种收获最大信息量的行为,写生可以蒙养心灵,能够领悟、发现、创作很多新的表现手法和创作语言,可以有效地提高作者的技巧和表现能力。他希望广大美术家和美术工作者,摒弃那种走马观花、扯标语拍照的走秀,真正地扎下来,踏实写生,认真观察,深入思考,创作出一批观众喜闻乐、专家拍手叫好的作品。


  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主任刘尚军也参加了17日的座谈会,与大家交流感受,并向美术家们介绍了中国文联关于“中国梦”主题文艺实践活动的总体安排和具体部署,以及“5.23——中国文艺志愿者服务日”的相关情况。


  中国美术家协会历来关注基层文化建设,在近些年的写生、采风、培训等活动中,都把送文化下基层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此次写生创作活动,中国美术家协会赠送了百余册精美画册给职工书屋、图书馆、阅览室和爱好美术的工友们,并专门在美术家写生的同时,把河北省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校师生和煤矿工人们创作的作品在场地旁陈列,美术家们在写生的同时,抽时间对陈列作品进行点评,并对学校师生、矿工美术爱好者进行了现场辅导。


  煤矿工人没有做模特的经验,不会借力,从早到晚保持同一个姿势,劳累可想而知。美术家觉得过意不去,便送一副书法作品表达谢意,而工人师傅却憨憨一笑道:画家们一直画画,他们也累,不用谢!


  邢东矿的王腊旭是一名普通的煤矿工人,他因24年如一日,坚持奉养去世工友父母的行为被当地人交口称赞,并获得了全国道德模范提名。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长城画院执行副院长邹立颖感动于他的善行,为王腊旭画像并装好了画框送给他,代表美术家表达了对矿工的敬意。而其他的美术家更是不吝惜地用作品向矿工们表示谢意,送给矿区的美术、书法作品几乎铺了半个体育场。以至于写生的几天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就是“感谢”、“感动”。


  一周的时间内,美术家们如饥似渴地搜集创作素材。他们或者废寝忘食地画“矿工模特”,或者深入矿区大大小小的车间、工作面,熟悉工人们生产生活的诸多环节。凌晨四点是矿工白晚班交接时间,代大权教授和江苏国画院人物画研究所副所长王野翔早早地就守候在井架旁拍照收集素材。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彭华竞在报到当天不慎摔下台阶,膝肘大面积挫伤,脚踝肌腱撕裂,即便这样,他仍坚持拄着拐杖写生,到活动结束时,共画了25幅肖像作品。早上出发时,美术家们都早早地等在车边,而晚上“收工”则要工作人员一遍一遍地催。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王珂教授评价,这是他参加的一次“豪华”的写生,因为有充足的、一流的、质朴的模特,根本舍不得停下笔.......


  黑龙江画院一级美术师兰立斌多年来一直有创作矿工题材的欲望,经过几天的素材搜集,他说已经有了成熟的创作思路,准备创作一幅表现矿工排队下井的场景,计划回去后用3个月的时间集中精力进行创作,力争表现出长年在井下工作的煤矿工人们的内心世界。


  到采风活动结束时,除了数以千记的照片,每位美术家回程的行囊中都增加了不少内容,有架在一起的油画布,有成捆的卡纸、册页,有叠成一摞的宣纸。其中有的直接就是成熟的美术作品,有的则将成为创作的素材。美术家们都表示不虚此行,要好好地把对煤矿工人的敬意变成优秀的美术作品,用行动歌颂这个默默奉献的群体。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盛世丹青“国草杯”观澜湖迎春书画展海口启幕

[动态] “彩虹之上”美术作品展6月3日在合肥开展

[动态] 佳士得春拍预展 藏家对当代艺术依然很谨慎(图)

[动态] 中国书画名家七人作品展广西桂林开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