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艺术评论家:培根马厩画室作品展有的简直是垃圾


  《一个骑自行车者的三重呈现》 (油彩、粉彩、油彩棒和铅笔)



  《体育镜报的双联页两个拳手》 (色粉、铅笔及炭) 


  最近,《向培根致敬——贝瑞·焦尔收藏的弗朗西斯·培根“马厩”画室作品展》登陆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简称“南艺”)。南艺方面称:“不但大批专业人士不远千里来南京观展,普通观众亦络绎不绝。”策展人则表示,培根在“马厩”画室中所创作的作品,是他一生最负盛名和传奇色彩时期的作品。


  不过,很快,艺术评论家闻松就对展览提出了质疑,认为作品并不像宣传得那么好。而批评家朱其也在微博中对闻松进行了声援,表示“中央美院的‘博伊斯大展’几乎跟南艺如出一辙”,是2013年“两大‘假大空’的狗血展”。就此话题,本报采访了闻松和朱其。


  廉价草图没有艺术史价值?


  闻松告诉记者,《向培根致敬——贝瑞·焦尔收藏的弗朗西斯·培根“马厩”画室作品展》之所以令他反感,原因在于展览和宣传之间的反差很大。“这几年培根是西方艺术资本重点炒作的画家,他在艺术史的成就也的确挺高的,重要作品都在西方博物馆和高端藏家手里,要借到海外展出,必须付巨额保费,一个中国美术院校的美术馆,难以支付高额保费,安保措施等条件也不够完备,要做这样的名家展览,联系不到那些真正代表培根艺术水准的作品,甚至不要说是代表作,就是其常规水平的作品也没有,最终只是弄到一些他在‘马厩’画室所作的草图,很廉价,有的简直就是垃圾。这些草图并不是为创作而生的,而是培根在老画报上面涂抹的东西,跟他的艺术观念、创作理念没什么关系。当然,这对研究一个艺术家的生平有一定价值,但人们感兴趣的还是他的代表性作品,而不是这样的草图。在宣传上声称是‘培根大展’,却连一幅像样的培根作品都没有,说得过去吗?所以我更倾向认为这本身是美术馆的一个炒作。”


  朱其也认为:无论是培根展,还是去年9月份的博伊斯展,主要问题都在于美术馆宣传上的夸大其词。“美术馆肯定也想做国际顶尖的文献展,但最后只弄来一些低层次的藏品,却敢于说是‘大展’。”


  学术上不严谨对观众有害无益


  闻松表示,其实想让西方这些艺术大师的高质量作品进入中国展览,往往只有通过政府与政府之间的文化交流形式才能实现,因为这需要调集大量资源,支付高额保费;或者由一些商业机构操作,他们想赚钱,弄几张好的作品,再加几张差的作品,通过高价卖门票的方式来获益。


  而像南艺这样的培根展,闻松认为,对普通观众而言,不仅没有意义,还会产生负面影响。“观众带着期待而来,一看,无非是这样的东西,他们会产生误解,以为原来这样子的艺术就可以创天价,对培根的认识也会停留在这样的水平上。如果培根展进行了深入的梳理,将其代表作以图片的形式展示出来,效果也会好一些。草图和代表作之间有对比,观众内心也会有杆秤,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这样的展览在学术上非常不严肃。”朱其也认为,这些只属于大师创作边角料的作品,对公众来说没有多少看头,办一个研究性的小展览也无妨,宣传上就不应该好大喜功。“对一个美术馆而言,用娱乐化、时尚媒体的语言宣传自己的展览,会让人感觉不够严谨。”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闻松总结道,“是因为现在很多美术馆领导要搞‘政绩’,培根展哪怕很垃圾,听起来也是个世界级的展览啊。”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吴国言中国画展在加拿大温哥华开幕(组图)

[动态] 安徽省老年书画研究会工作会议在合肥召开

[动态] 令人称绝!老人用树须草根画出四大名著

[动态] 法国卢浮宫:从未邀请中国书画家办个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