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高士尊花鸟艺术展将在山东淄博展出


  国画山水轩1月7日讯 由华夏和谐艺术品(北京)有限公司主办的“擎匠之门——着名画家高士尊花鸟艺术展”将于1月11日~1月12日在山东淄博举行。此次展览将展出着名画家高士尊花鸟作品50幅。



  高士尊,1933年出生于河北迁安,1961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为高级工艺美术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理事、北工大耿丹学院艺术系教授、北京京华美术学院教授。近几十年从事大写意花鸟画研究创作,出版有《中国当代名家画集——高世尊》等,多幅作品被毛主席纪念堂、北京市会议中心、中央文史馆、人民大会堂等国家机构收藏。


  博采众长 方为“大家”


  1月10日,擎匠之门——着名画家高士尊花鸟艺术展将在淄博举行。初见高士尊,满头白发,一件盘扣复古棉袄,鹤发童颜、高大沉稳。数十年苦心孤诣研究一纸丹青的他,慈祥的笑容下掩映着一颗对绘画的赤子之心。


  《周易》云: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出入千百家,而后自成一格,方为“大家”。高世尊就是这样,他研究传统,但不固守传统;他融于西法,但不搞全面西化;他讲究笔墨,但不被其束缚。他的花鸟画博综集萃,继承青藤、白阳、石涛、八大,并吸纳齐白石、林风眠、吴冠的艺术精髓。


  一系列大写意花鸟画作品,信马由缰、气之所使、厚积而发。用笔老辣苍茫、凝重果断,或勾点、或渲染、或泼洒。构图巧妙多变,水色、墨色、颜彩浑然一体。大幅意境开阔,小品意韵恬淡,如品清茗。


  什么是花鸟画的真谛?高士尊给出答案:一切花色鸟姿皆是人情心韵。“大写意是对写意的提升。草木花鸟都有造化之美,让我感受到生命的价值。”这一观点,他鲜明地见诸于实践。


  欣赏他的画,满纸灵气。动物的眼神似乎能洞悉人情:《清净自在》中的一对小鱼,撅着小嘴瞪着大眼,充满童趣;《天伦乐》中的鸡,公鸡、母鸡、小鸡被拟人化为严父慈母对孩子的哺育,天伦之乐寄寓其中;猫在春光中酣睡,憨态可掬;鹰则直上苍穹,气势逼人。


  他画植物,也别有一番情味:荷花以红艳为主,美在茂盛、浓艳、生机勃勃;竹林细劲高挺,微风吹来,清气满园;《菊花》上题“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流露守节的气质;《柿柿皆红》表现丰收喜悦,浓黑与嫣红强烈对比,农家味十足。


  且看那幅《风雨过后天自朗》,疏朗有致的黑色背景,几只鸟正在等待风雨过后的天朗气清。整幅画统一于黑色调,将天晴前冗溺在风雨中的万物殷切等待光明的意境,传神书写。


  《正月十五雪打灯》,通篇笼罩在大雪和梅香中:三只鸟蜷在枝头,相互取暖。在那片银装素裹中,鸟儿自由的游憩消解了寒意,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温馨,唤起美好的遐想。


  他的画作不被笔墨限制,打破常规,大用重彩,注重构图。《卷舒开合任天真》和《秋韵》的构图和色彩便极有特色。前者泼墨背景,画面丰腴,荷花的美艳在墨色中更显跳跃。后者几乎是用特写来展现枫叶,似火的团团枫叶,与纤细的树枝交叉呼应,简约纯粹。



  伉俪情深 志同道合


  在高士尊的童年记忆里,祖父喜欢舞文弄墨,对绘画很有造诣。幼承庭训,加上祖父的鼓励,让高士尊从小就沾染墨韵书香,对书画充满兴趣。


  “小时候我就喜欢画画,美术老师很重视我,学校里做宣传、出黑板报,都让我画,还参加了不少比赛。要搞艺术,先得热爱,还要有天赋。”北师大附中毕业后,高士尊顺利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以后的人生再也没有偏离艺术的航道。


  大学期间,他得到庞薰琹、张仃、祝大年、郑可、常莎娜等先生的指导,对装饰绘画、民间绘画、西方现代绘画都颇有研究。“上大学时,作为基础课,我们学素描、水粉,再学国画,国画既有工笔,也有写意。这对于我以后的国画创作是很有帮助的。”高士尊先生回忆道。


  1961年,高士尊走出校门,放弃了鲁迅美术学院任职的机会,进入北京轻工业装潢设计局研究室任负责人,凭着青年人的干劲,他开始不断创作。也正是这时,在同学介绍下,他认识了同样搞艺术设计的陈慧敏。高士尊本真的性格、朴素的外表让陈慧敏一见倾心。


  不久,两个年轻人就结为琴瑟之好,他们志同道合,都用手中的画笔描绘人生。不过好景不长,文革很快来袭。“那时我挨批斗、戴高帽子、游街。”十年沧桑,高士尊不得不放下心爱的画笔,“文革冲击很大,国家不再需要艺术设计,画作千篇一律,都是毛主席、工农兵、车床,那是革命任务。”


  长达十年的风雨交加,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彼此的手,彼此搀扶走出生命的阴霾。陈慧敏如影随形的相伴,给了高士尊无尽温暖。


  文革后,高士尊心中有太多灵感、太多话要付诸笔端。虽有写实基本功,但此时他的造型观念已经倾向于意象,发奋要把以前的功底重新加以运用。


  70年代末,高士尊又回到装潢设计室。80年代是他集中练习大写意花鸟画的时期。期间,他仍记得已故画家娄师白曾给的诸多指点,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笔下展示出美丽新世界。


  这一切离不开妻子的支持。生活中,他们相濡以沫。艺术上,他们有共同的追求,又有不同的表现手法和风格,各有建树。他们各自有工作室和展厅,时常相互切磋,甚至“抬杠”。


  1995年,高士尊的画作开始形成自己的风貌,迎来一个高峰期,这个时期的画作,得到老院长张仃先生的充分肯定。他开始与妻子联合办展,以不同的笔墨展示心路历程。“那次我们到泰安旅游,他们看到我们的画,觉得不错,就办了伉俪展。”除了在泰安,他们还在中国美术馆、香港集雅斋等多地举行过联展。



  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近年来,高士尊的作品在研习传统笔墨技巧的同时,越来越注重“情境”的表达。“一开始时,我学习齐白石的绘画,那时更注重技法。儿《仙鹤》是第一幅我觉得有个人风貌的作品。”


  现在,他的画作中,迅疾的墨线、跳荡的墨点频频出现,用墨加强整体节奏而省略细节,这表明他正在脱离物象的束缚,展现独有的心性。不论大品小品,皆讲究大格局,在精微中追求大精神。


  再回首,大半个世纪已经过去,过尽千帆后,高士尊依然炽热地眷恋着生活。


  “画花鸟的人,都喜欢养花养鸟。我收养小家雀,给它一点点填食,后来长大了,在我手上都不走,飞出去还要飞回来。我还喜欢种花草,家里有紫藤、芍药、月季、牡丹、梅花,长得很好,可以陶冶性情。”高士尊认为,艺术应情有所依,深入生活。他经常去看花鸟鱼虫的各种情态,比如鸟的独立安详和嬉戏鸣噪,“实际经历是最好的老师。”


  他又是一位收藏家,彩陶、石雕、木雕、家具、鸟笼皆爱好,倾其收录。并酷爱书法,把书法技巧寓于画卷,主张笔墨随情感与状物而变化。在勾画线条时,他融入“以写入画”的技巧,尤其是草书的狂奔之势,被很好地拖放出来。


  当岁月染白了头发,高士尊依然勤耕不辍,为让艺术融入全民普及教育中,他出版绘画技法丛书,让这民众眼中的阳春白雪,伴随自己的笔走入寻常百姓家。“这是教画画的书,我当时教过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他们需要教材,人民美术出版社也需要出一套关于大写意的技法书,就约我出。后来还在《夕阳红》栏目中现场讲课。”


  与高士尊交流,记者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观念开放,他一直在探讨“突破”的问题。“不变没出路,重复古人和别人没出息。”这成了他艺术追求的一种自觉,带动着他的作品面貌不断改观。


  “经过抗日战争和文革的动乱,我赶上了好时代。现在的艺术创作环境可谓百花齐放。能在自己热爱的事业上耕耘,我是幸福的。”厚重的生活积累、厚实的为人,造就了他厚实的画作,他的画面表现的均是祥和盛大的气氛,是一种生活之厚、思想之厚。


  新作中,高士尊感触最深的是为中国美术馆画的《双鹤图》。“写了‘双鹤膝上行,观汝龙钟态,何时再还童?’觉得自己老了,希望再青春。”随着年龄增长,悟性提升,他的画作尺寸越来越大,风格越发老辣纵横,还多出几分朴拙。“随心所欲,是创作最幸福的阶段。我要表现‘天人合一’的理念,营造画外有画的意境,给读者留下想象空间。”


  耄耋之年的他,朝气蓬勃,依然在宣纸上勾勒生命,乐此不疲地奔走于家和工作室之间,虚怀若谷,择善而从。内心却如陶潜的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他对理想的执着,愈老弥坚。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彩虹之上”美术作品展6月3日在合肥开展

[动态] 盛世丹青“国草杯”观澜湖迎春书画展海口启幕

[动态] 佳士得春拍预展 藏家对当代艺术依然很谨慎(图)

[动态] 中国书画名家七人作品展广西桂林开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