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从未发生·信王军、石磊双个展在天津举行


  信王军、石磊双个展——“从未发生?”


  开 幕 式:2013.11.16(周六)14:00


  策 展 人:赵国君


  学术支持:栗宪庭(着名艺术评论家)


  雷颐(历史学家)


  丁东(历史学家)


  陈丹青(旅美画家、着名学者)


  贺卫方(北大法学院教授)


  徐子林(艺术批评家)


  许晟(艺术批评家)


  屈臣旭(艺术评论人)


  展出时间:2013.11.16 - 12.16


  展出地点:天津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


  历史若不能真实呈现,一探究竟的人便冲动异常,这样的人史不绝书,艺术家是其中活跃的一份子。2013年11月16日至12月16日,艺术家信王军和中国油画院副院长石磊名为“从未发生?”的双个展即将在天津泰达美术馆举办,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为赵国君(法律界人士曾撰写杜尚传),同时着名艺术评论家栗宪庭,历史学家雷颐和丁东,旅美画家、着名学者陈丹青,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等人士撰文予以深度剖析。


  信王军和石磊的作品以历史题材为主。历史题材本来是艺术的重头戏,记录、呈现、宣传英雄史观的、宫廷生活的乃至民俗劳工生活的艺术比比皆是,及至谎言政治登上历史舞台,历史公然被任人打扮、阉割、篡改、遮蔽、伪饰,艺术的命运自身难保,而艺术中的历史模糊不清。



  信王军 民国小画


  信王军的民国系列小画用非常朴素的素描形式,回忆、整理了民国期间的部分文献,一些重要的学者、知识分子,以及历史群像……这批作品尺寸很小,和早期的老照片相仿。这样的题材看似和当下的现实没有直接的关联,实际上,这系列作品的产生有一个前提,即从历史学的角度看待社会制度的沿革,社会制度有可能在某个局部或层面,会面临倒退。而从民主、宪政的历史沿革上看中国,恰恰如此。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信王军民国系列的作品,就有了现实意义:


  其一是追忆。在今天,全球大多数国家普遍性的选择了民主、普世的价值系统,而中国却和人性的健康发展相违背,这不由得让人们开始回忆中国历史上短暂的,具有民主宪政雏形的----民国时代;


  其二是仪式感。在我们的生活中,能转化为并具有仪式感的事物并不常见,它关乎理想和信念,唯有具有类宗教的精神所依才能产生神圣感和仪式感;


  其三是历史感。面对这样一段有价值的民国史,我们并不需要为了显得“很艺术”而去刻意“转换”,在当下的中国,能干净地面对真实的历史,已经非常艺术了。


  其四是史料的复读。众所周知,我们活在一个缺乏历史感的社会中,我们能接触到的“历史”是被刻意修饰过的,成为某种旨意的伪造历史。而此时,我们需要并渴望真实的历史。所以在当下,忠实于真实史料的复读,本身也具有了显着的当代性和针对性。


  最近的一年多以来,信王军变得“没事找事”,又开始对“钱”发生了强烈的兴趣。于是,信王军用极细的0.3毫米自动铅笔,对着一张具体的“钱”进行惟妙惟肖的“写生”,但是,其中的悖论却是,他此时描绘的“钱”是一个具体的、特定的一张纸币,而不是泛指所有的钱。其意思就是,是这一张纸币,不是其它的被泛化的纸币。而现实中,整个人类对钱的狂热不是一种具体的、特指的狂热,而是一种整体的、泛化的疯狂。这就透出一种哲学悖论:我们如此热爱的钱并不是一个具体的物,而仅是被泛化的符号。而信王军此时虔诚描绘的一张张具体的“钱”,显然不是我们心中的,那个被泛化成了“魔”的钱。


  所以,从实物写生的角度看待信王军的“钱币写生”,那么这是最普通不过的写生了。是的,我们可以对着风景、瓶瓶罐罐、人体写生,为什么不能对着一张让我们如此狂热的“钱”来写生呢?答案是肯定的,也是必要的。



  石磊 公众人物


  与信王军的庄重不同,石磊的油画显得“游戏笔墨”,不仅是急就章式的快意书写,还有对画中人物复杂、神秘与隐蔽的态度。其选材也是一组老照片,是民国不再据说是共和国时代的一组影像群,衮衮诸公、魑魅魍魉,曾是石磊年轻时的“位隆着者”。在人妖不分、群魔乱舞的时代,不只中国人在滚汤沸水里兀自挣扎,人类的命运都在遭受考验。在没有明白真相以前,冷战语境下那一方的敌人却是他们心中高不可攀的大救星、大英雄,“圣家族”的一举一动都是令他们热血喷张、引颈就戮不惜一死的“欢场”。


  石磊一辈在皇帝的宴席旁充当看客,看得目瞪口呆、神态癫狂,惊讶、狂喜、欢呼种种迷醉的体验留存至深。可惜,历史的真相道破之后,一群混蛋的虚伪令人拍案气绝,无法报复的压抑一旦“以笔为旗”,昔日神圣就被逮个正着,于是,旧时影像索性拿来,心头记忆随时挑选,恣意涂抹的背后有疯狂呐喊,快乐意淫,带着戏谑的不敬,挑衅式的不恭,强者的尸身横遭强暴,弱者的报复之中一种肃然不笑的审视愈发令人忍俊不禁,艺术家的快意恩仇是发泄、是诅咒,是逗你玩儿,还是精神疾病的隐隐发作?


  信王军与石磊选材的都是老照片,都是小尺幅,笔头都有学院派的功力,精细、认真且不乏舒展的自由。放在一百多年的背景之下,两组创作内容“严重对立”:民国一代的奋争进取与旷世枭雄治下的无法无天如何并置?前代先贤们的殚精竭虑换来的就是这样的横暴与沦陷?凝视着素描中的民国与油画中的“共和国”,不禁悲从中来,一切从未发生?从未发生?在时下的中国,当代艺术不再是为了震撼这个时代,更多的是为了感动。


  INGALLERY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始建于1996年,是中国最早从事当代艺术活动的民营博物馆之一,目前拥有天津、北京两个场馆,其中天津馆建筑面积3000平米,以正规的博物馆建制和学术目标开展工作,并以展览与收藏活动参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书写。天津馆位于开发区黄海路,博物馆设计考虑了因地制宜、和谐、变化的自然主义追求。博物馆展厅面积1500平米,工业仓库风格和水泥原色调,传达出浓郁的后现代色彩,强调冷峻、简约、秩序的理性主义风格。博物馆倡导绿色产品理念,馆内全部采用国内最先进的LED导轨射灯,无紫外线无红外线,低耗环保。博物馆配备中英文讲解员,为中外观众提供专业的展览介绍。


  更多资讯:


  “两人成群”—王焱、张耒作品展


  “中国油画院油画家研究系列——钟涵”作品展


  作为景观的“社会风景”——吕山川个展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彩虹之上”美术作品展6月3日在合肥开展

[动态] 盛世丹青“国草杯”观澜湖迎春书画展海口启幕

[动态] 佳士得春拍预展 藏家对当代艺术依然很谨慎(图)

[动态] 中国书画名家七人作品展广西桂林开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