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画家徐累的大型个展“世界的壳”在京启幕


   南方都市报讯 发自北京 二十年磨一剑,“新水墨”、“新工笔”领军人物徐累的大型个展“世界的壳”10月20日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这是徐累严格意义上的首个大型回顾展,囊括自1995年到2013年的代表性绘画作品,策展人、艺术评论家朱朱表示,此次展览中时间性的线索,能清晰展示这位谨慎低调的艺术家多年的创作,因此展览也显得尤为重要。


  “世界的壳”以徐累2012年以来的新作开篇,昭示艺术家新的探索。与印象中徐累所代表的“幽蓝”色不同,此次新作出现了暖色系的《霓石》等作品。此外,一改往日徐累作品不大的尺幅,新作体量恢弘。高两米多、宽9米的《游丝》据说是史上最大的绢本通景画,绘制了大象走在钢索上,鸟的残骸停驻在细绳上等一系列富有智趣的情景。


  艺术家透露,尺幅的变化源自技术手段的攻克。2006年来到北京,徐累发现气候的干燥经常使得一张画快完成时就崩掉了。去年为了画出《霓石》需要的澄明透亮的效果,载体由单冰宣纸改成绢,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也被徐累视为“一个新起点”。载体的新起点,也是创作的新起点,他这句正好说到了自己的作品变化,“过去是一个室内的、幽闭的状态,是很私性的状态。”徐累说,“我现在新的作品是从私性的状态当中破门而出,看到了自然。”


  除新作外,53件作品呈现了徐累九十年代以来各个时期的渐进式发展路径。


  徐累画中的文学性也使得“绘画与文学”成为讨论主题。由张悦然主编的文集《世界的壳:作家与徐累》在展览开幕之际也举行新书发布会。另悉,此次展出的徐累代表性画作之一《自然观》将于11月16日参加在香港苏富比举办的T N C公益专场拍卖会。


  对话:


  南都:你曾在美国以“传统的复活”为题作演讲,看你的作品很自然会想了解你对传统的观点是什么,“传统的复活”具体是什么样的想法?


  徐累:主要是讲中国传统文化的模式在进入全球化后受到的伤害,是想向美国人讲讲中国传统艺术的时间和空间构成,比如中国传统艺术习惯的是时间性建构一个艺术品,我们在绘画里加入了很多时间的概念。长卷是要靠时间来阅读的,打开,从一个起手,慢慢展开。有点像交响乐,起承转合,第三乐章,第四乐章。这跟西方当代艺术大空间的展示方式有很大区别,我基本上想表达的是全球化文化对区域性文化的伤害。


  南都:具体就创作而言,你怎么抵抗这种来自全球化的伤害呢?


  徐累:抵抗是一部分,适应它改造它,而不是为它所左右,是另一部分。中国人有自身独特的文化体验,如何建立我们文化自身的观感,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的世界观和西方的确是完全不同的,比如说西方艺术的概念是线性的,但中国是有向心力的,走了一段回望,再走一段再回望,它走的是插秧式的,这和西方是很不一样的,你说一定要按照西方那样的方式吗?我们的传统文明中有很多特别先进的东西,我认为中国传统艺术的思维架构是最有价值的,它是认知世界、体会世界的通道,非常智慧,但问题是你怎么把它解释出来,解释成现代的可行性的框架式的结构,激活它。


  南都:这两年“新水墨”是个受到瞩目的概念,你怎么看这个热潮?


  徐累:目前来讲,当代水墨莫衷一是,什么才是“当代水墨”,这一块需要界定。水墨这块以前是二等公民,现在说它热,究竟现在的当代水墨怎样了,没有人去做全面研究,我们所看到的也并不一定真实。我个人认为,要紧的是做出好的个案来,给它持续性的成长,如果作品说不了话的话,这事情成不了。


  南都:你曾经说,和同时代的艺术家相比,自己不是游猎的动物,也许更多的是植物的存在方式,你也写过“笔墨不随时代”,你是如何回望自己的艺术之路?


  徐累:你在走这条路的时候,这不是条大路,是条小路,有自己蜿蜒的方式,有时候会游离出去,到其他地方顽皮地玩一玩,但还是会回到一条大路上去,这条大路是总体的价值。这整个行为方式是成长的过程,不要去做参照。有人说你属于哪种类型?我说我没有类型,我也不是传统中国画,也不是当代艺术里面什么类型,哪个都不是,如果没有参照的话,我建立自己的标准。我这条道路走的时候,对别人是有影响的,这种影响就是从我身上看到:中国画原来固有的体系如何在现代有希望,这点会给他启发,我会给他们信心,是可以这么做的,当然每个人做法不一样。有些人就可以从这里面突围,即使突围,也是尊重传统,也可以看到传统的价值。如何在传统当中看到现代性的可能,不是说画一个山头、笔法。说当代艺术没有等级,艺术怎么会没有等级呢?企图没有等级,每个人成名多少分钟,支撑不住的,里面既没有深刻的认识,也没有本身的情感,自身都在勉强做出来的东西,怎么让他人体验呢!


  解读:


  晏旭(匡时拍卖书画部经理):


  中国画新颖的面相


  徐累可以说开启了用图像制作新水墨的方向,这种绘画为中国画走向世界、走向西方的美术馆或博物展馆打开了一个通道。他的画有东方底蕴,融合中西,很容易让观众走进中国画,并且看到中国画新颖的一个面相。而且他画里面情绪的表达,贴近现代人的心绪,徐先生虽然市场起步比较,但真正推向市场的时候很受欢迎,他目前最高价的作品就出现在匡时拍卖。(《回音壁》94.5×200cm以人民币350万元成交)


  他的知识修养比较综合和全面,不管是对于图像,还是对于文学,这也是他目前成就的一个原因。后来所谓的“新水墨”也好,“新工笔”也好的一个高潮,徐累其实是起到一个带动的作用。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中国国家博物馆书画家作品展安徽泾县启幕

[动态] 纪念建党9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开始征稿

[动态]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笔墨下的“西北民俗艺人”

[动态] 爱新觉罗·启骧与李味辛伉俪书画展在京开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