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范曾为兵乓功臣庄则栋题字及素描曝光


  国画山水轩讯 2013年2月9日,南通籍书画大师范曾(右)于庄则栋(左)去世前一天,在庄则栋的病榻前为庄先生作素描。图片来源:宋宝璋博客



  2013年2月9日,南通籍书画大师范曾(右)在庄则栋去世前一天赶到庄则栋病房并为其题字。图片来源:宋宝璋博客


  国画山水轩讯 中国乒坛宿将、中美“乒乓外交”功臣——来自我省扬州的庄则栋,在与癌症病魔进行了长达5年的抗争后,终因治疗无效,于2013年2月10日下午17时06分在北京逝世,走完了自己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生历程,终年73岁。


  临终前最想见文怀沙和范曾


  1940年生于江苏省扬州的庄则栋,是第一位在世乒赛上夺得“三连冠”的中国人,成为当时国人的偶像。特别是他在中美“乒乓外交”中的突出贡献,更受到人们的赞誉。2006年,他的身体出现便血等不适状况,2008年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后经北京、上海多所医院治疗,于去年8月底入住北京佑安医院,院方特意邀请院外专家会诊,积极商定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尽全力救治。


  在生病期间,庄则栋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心。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北京市教委、首都体育“三老协会”、庄则栋生前所在单位北京市少年宫负责人等多次探望。李富荣、姚振旭、梁友能等庄老前队友及文艺界的许多老演员也纷纷到医院表示慰问。


  庄则栋夫妇结婚20多年来,相濡以沫,感情极好。庄老患重病后,夫人佐佐木敦子一直跟随左右,日夜陪护,精心照料。农历龙年的最后几天,与病魔搏斗多时的庄则栋,进入病危状态,家人和朋友都希望他能够闯过春节的年关。远在日本的两位内弟,专程赶到北京看望姐夫。庄则栋的前妻还特意送来了年夜饭。


  临终前,庄则栋最想打电话给两个人——文化老人文怀沙和国画大家范曾。范曾9日也赶到医院,在庄则栋病榻前为他留下一幅珍贵的素描,并将题字“小球推动大球,斯人永垂不朽”交给庄夫人。



  2013年2月10日,中国乒坛宿将、中美乒乓外交功臣庄则栋,在与癌症病魔作了顽强抗争后,终因治疗无效,于当日下午17点06分在北京病逝,终年73岁。图为庄则栋身边亲属守护在庄老病榻前。摄影:记者 韩凯


  邓小平成全“传奇婚姻”


  庄老跌宕起伏的一生画上了句点,但他与佐佐木敦子26载的跨国婚姻已被后人传为美谈。1971年世乒赛,名古屋,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已深深地写进了庄则栋的生命里。于公,他在这里推开了“乒乓外交”之门;于私,他在这里和佐佐木敦子第一次相遇。当时看来这只是一次球星与“粉丝”之间的普通交往,殊不知这时这地却成为一段传奇跨国婚姻的引子。


  庄则栋当然记得,那是在名古屋藤久观光旅馆的大厅,中国乒乓球队下榻处,佐佐木敦子和“偶像”庄则栋有了第一张合影。这之后,忠心“女粉丝”又跟随中国乒乓球队登上了新干线列车,在名古屋去大阪的途中再次碰见。敦子会说中文,于是两人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从那以后,两人结下友谊,佐佐木敦子还给庄则栋写了长达4页的信,表达了她对中国学习生涯的怀念,也隐约表达了她对庄则栋的爱慕之情。还有一次,庄则栋带中国青年乒乓球队访问日本,敦子又在第一时间去看他。庄则栋也非常高兴,还特地送她一个花篮。然后,就是一别13年……


  这13年,庄则栋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佐佐木敦子却如同初见,还是单身一人。1978年,敦子常驻中国,在伊藤万公司任职。从前国际乒联主席荻村伊智朗处得知,庄则栋已调回北京,在少年宫当教练,她又第一时间来看他。 和当年一样,敦子的表达依然婉转,但已经深深击中庄则栋的心房。就这样,两人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但在登记时却遇到了麻烦。鉴于当时的社会政治环境,庄则栋由于“掌握国家机密”被禁止与外国女子通婚,而佐佐木敦子虽愿意为他放弃日本国籍,仍被限期离境。一个拿不到护照、不能出国,一个得不到进一步的签证,爱情险些要走进死胡同,两人只好求助于时任乒协名誉主席、天津市市长的李瑞环,随后这封结婚申请又转到了邓小平手中。终于,他们的申请得到了邓小平的批准,1987年47岁的庄则栋和43岁的佐佐木敦子喜结连理。5年前庄则栋被确诊癌症,夫人更是拉屎撒尿全都仔细服侍,每一次打点滴都不睡觉。病榻前庄则栋接受采访,手依然和妻子紧紧握着,“我们是生死相依,这个情谊太深了。”所以他也曾想要拍卖自己的书画作品,为保障夫人日后的生活。“她现在没有医保、没有工资。她能为了我连国籍都不要,作为丈夫,我能不考虑她吗?”而敦子说:“庄先生是我心目中最崇拜的人。”


  临终前前妻送来年夜饭


  农历龙年的最后几天,与病魔搏斗多时的庄则栋,进入病危状态。家人都希望他能闯过年关,两位内弟特地从日本赶来,前妻鲍蕙荞也特地将年夜饭送到医院。


  庄则栋和鲍蕙荞,一个乒乓世界冠军,一个钢琴演奏家,原本应该是对神仙眷侣。但文革浩劫,不仅毁了庄则栋的政治前程,也毁了他的婚姻。文革之初,庄则栋因为反对批斗原国家体委主任荣高棠,被指为“修正主义的黑尖子”,也成为批判对象。在被批斗的3个多月里,他的教练傅其芳、姜永宁和队友容国团,因为受不了种种羞辱、冤屈,相继上吊自杀。乒坛三杰的死惊动了周总理,庄则栋才重获自由。之后的事情发展得让人始料未及,33岁的庄则栋被“四人帮”利用,成了最年轻的国家体委主任。可就在这时候,他和鲍蕙荞的感情也出现了问题。


  鲍蕙荞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最初的那种幸福与甜蜜早已远离了我。我突然想起我生第二个孩子斓斓的时刻。那时庄则栋已是体委主任,他被那群没有人味的人绑上了战车、捧上了天,自己还在飘飘然之中。在分娩前,他匆匆地对我说:“我还要去会见外宾,我先走了。”我一个人留在医院,独自忍受了分娩时的担忧、恐惧和痛楚,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一个下午,迟迟不见他来,后来,他终于出现在产房里。他背着手,不像在看自己的妻子,倒像一个大干部在巡视工作,身后还跟着一位最能标志首长身份的随从。我实在感觉不到有半点温暖。当年那个真诚、热情、羞涩的青年,怎么在他身上连点影子都没有了呢?


  粉碎“四人帮”后,庄则栋被隔离审查4年,他和鲍蕙荞的感情本已转淡,4年一过已名存实亡。鲍蕙荞和庄则栋冷静地办理了离婚手续,握手言别。两人所生一儿一女都跟鲍蕙荞,就像孩子们选择的兴趣,一个弹钢琴、一个拉小提琴,没有人想当运动员。1990年,儿子庄飚就移居海外,但时间和距离都割不断父子亲情,站在父亲的病榻前,他骄傲地说:“我很佩服父亲,他做人做得挺帅的,从不怨天尤人。” 扬 体



  9日早,庄则栋已出现临终前的多种症状,但他仍然坚持着。上午10点多,他急切盼望见到的国画大师范曾来到病榻前,不仅送来了给他的题字“小球推大球,斯人永不朽”,而且还用时20分钟为他画了一幅素描画。佐佐木敦子 摄



  2月12日,庄则栋的夫人佐佐木敦子在家中悼念丈夫。韩凯 摄


  链接


  出身扬州书香门第


  庄则栋是江苏扬州人,他的爷爷曾在扬州做文笔书吏,全家人住在扬州泥衢的巷尾一座三间砖木结构的房子里。


  庄则栋的爷爷赋闲后,父亲庄惕深在上海当时号称“远东首富”的英籍犹太大亨哈同创办的仓颉中学教书。某天上班途中,庄惕深捡了一张马票,次日居然中了奖。一向迷信的哈同闻听此事,认为此人乃有福之人,将来所生之子或有状元之命,遂将养女罗馥贞许配给了庄惕深,还在北京为庄惕深夫妇购置了一套前清某王府旧宅作为嫁妆,大大小小共计330间,人称“北京哈同花园”。不过,庄惕深夫妇婚后更多的时间仍然住在扬州,并生养过两个女孩,但都不幸早夭了。此后,庄惕深夫妇在沪扬两地往返居住,后迁居北京,生一子又夭折。为了续庄家香火,庄惕深在扬州又娶了雷仲如,雷仲如为庄惕深生下一男一女。那名男孩,就是日后叱咤风云的乒坛名将庄则栋。


  当年曾叱咤乒坛


  1957年入选北京市乒乓球队,同年参加全国比赛获混合双打冠军。


  1959年入选国家青年乒乓球队,同年参加斯堪的纳维亚国际乒乓球比赛,获男子单打冠军,并与同伴一起获男子团体、男子双打冠军。


  1961年成为中国乒乓球队的主力队员之一。参加过第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三十一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3次蝉联男子单打冠军,成为中国第一个在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荣获三连冠的人,是4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团体冠军中国队的主力队员之一,还是第二十八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双打冠军。在他当打之年(1961年至1971年),他获得的冠军头衔数,超过了其他所有队友所获冠军数的总和。


  1973年9月1日国际乒联授予他复制的圣·勃莱德杯;1973—1976年任国家体委主任,后任北京市少年宫乒乓球教练。


  2013年2月10日在北京去世,终年73岁。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中国国家博物馆书画家作品展安徽泾县启幕

[动态] 纪念建党9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开始征稿

[动态]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笔墨下的“西北民俗艺人”

[动态] 爱新觉罗·启骧与李味辛伉俪书画展在京开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