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苏士澍:古书画复制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7日(星期二)14时30分举行“政协委员谈坚定文化自信讲好中国故事”记者会,5位全国政协委员刘长乐、冯骥才、苏士澍、成龙、海霞就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推动中外人文交流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3月7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举行记者会,5位全国政协委员刘长乐、冯骥才、苏士澍、成龙、海霞就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 推动中外人文交流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图为全国政协委员苏士澍。 新华网/中国政府网 翟子赫 摄


  中国文物报记者:我请问苏士澍委员。苏委员好,目前中国古代书画保存的状况是怎样的?古代书画在保存修复和复制面临的主要困难和问题是什么?怎么解决?还有就是作为国家行业主管部门,怎样对书画中的真品监管加以改进?谢谢。


  苏士澍:改革开放以后,很多地方都在兴建博物馆,储藏和保护很不错,但是良莠不齐。比如故宫、上博、南博、辽博都很不错,但是在一些小的地方,这些古书画都是上千年了,大家都知道《九成宫》,都知道欧阳询,欧阳询写的真迹在哪儿呢?既不在台北故宫,也不在北京故宫,在辽宁省博物馆,这都是溥仪带出宫之后,人民鉴定家杨仁恺从东北一件一件收回博物馆,从唐代到现代。我们能看到书法大家欧阳询亲自写的《梦奠帖》,你想想多么珍贵。但是对于它的保护、传承、爱护,还不是那么太尽如人意。所以我说,像晋唐以来的古书画,对于它们的保护、修复和复制还存在诸多问题。


  还有以前修复古书画的时候,故宫、上博、南博、辽博都有这方面的能力,现在对于古书画能够揭裱的只有故宫博物院了。我们宋版书、明版书修复都是在国家图书馆。国家进行抢救性工程做得非常好,但是在书画这方面还不敢揭,为什么?揭一次就损一次。如何加强修复和保护是关键的问题,不是说没钱,是人才缺乏。所以,能够修复的只有故宫博物院,但是面对上万件的古书画,拿出来一次就等于毁坏一次。现在随着印刷技术逐渐提高,都跑到我们亚昌来一起做,亚昌在这方面功不可没。今天的印刷术对古书画的复制还是很不错的。这个复制一个是印刷,一个是照相。但是,缺什么呢?过去像我在博物馆的时候有复制工厂,比如《万岁通天帖》、《簪花仕女》在辽宁博物馆有很多技法的临摹,这方面被我们的仿真复制代替了。这方面的人才还要加强。虽然现在印的跟真的一样,但是真能达到真的吗?还不行。大家一看仿真印刷很不错的,实际上和原物还有一定的距离,文物出版社在这方面也作了不少尝试。今后我们还要在文物局的领导下加强古书画临摹,光靠复制还不行。比如我们的作品已经都灰了,要想恢复原样,光靠复制不行,还得靠专业人员在那里一点一滴通过美术史的学习,通过对颜料的搭配,恢复原来的面貌,这靠印刷是解决不了的。所以,古书画复制还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另外在古书画复制当中要培养人才,希望我们不管是揭裱的人才,还是临摹的人才,这些方面在国家文物局方面要加强力量培训,使我们的古书画的文化传承下去。现在有了高科技手段,通过扫描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可以靠高端的技术,靠互联网,靠大数据做。现在看看故宫,很多复制品非常好,但是只是为了宣传。在传承技艺上,还要靠我们的民族优秀传统技法来继承。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国家对真品的监管力度。现在国家文物局经过几次普查,对全国一类文物、重点文物都作了很好的工作。但是有待进一步挖掘整理。特别是对于平常不太注意的、民间作品还在库房睡觉。在这些方面,我们相信在国家文物局的领导下,文物部门的人员不是缩减,应该增加。我们这些文物部门的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强烈呼吁,希望给从事文物工作的人员和博物馆人员增加编制,希望国家在文物修复、文物保护和文物管理上要加大力度。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纪念建党9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开始征稿

[动态]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笔墨下的“西北民俗艺人”

[动态] 中国国家博物馆书画家作品展安徽泾县启幕

[动态] 爱新觉罗·启骧与李味辛伉俪书画展在京开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