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寻梦传统·方茂鸿书画艺术展亮相上海朵云轩


  大漠天山、 塞上高原、峡江青城、春雨江南,祖国山川的一草一木蜕变成书画家方茂鸿笔下的生动画卷;而画作之外,更有篆书、隶书写就的书法作品。6日起至8日,《寻梦传统·方茂鸿书画艺术展》亮相上海朵云轩艺术中心,集中呈现了方茂鸿近两年所创作的100余件书画作品。


  方茂鸿1949年出生于安徽,自幼喜好中国传统书画。本次展览定调“传统”,正因他的书法、绘画作品,都以传统为根基。“古代也好、现代也好,书画家一直在谈论传统。中国书画是一门博大精深的技艺,爱好书画的人,都应从传统中学习,这是一个常识。”方茂鸿说。



  方茂鸿书画兼工,他的隶书植根于《张迁碑》的朴厚,裹挟于《西狭颂》的大气,复参揉于《石门颂》的恣肆,宽厚、朴茂、灵动。篆书则力攻《毛公鼎》《嫱盘》《散氏盘》等西周文字,在书写习惯和释读上最大限度保有古文字的纯粹,用笔率意厚重、点画俱存。


  在绘画方面,方茂鸿擅国画、工花鸟、精山水。师法传统,他的小品山水在笔墨写意优先时,更重视对意境的营造。杏花春雨、小桥流水、枯藤老树,皆可入画,作品真实而鲜活。“大自然最美的是山山水水,其次花花鸟鸟,我不愿偏爱某种题材,只要是美的,我都想表现它。”



  漫步展厅,尺幅不一的十数幅《胡杨系列》画作吸引了不少观众的目光,画家对胡杨树肌理的勾勒刻画,将胡杨树在深秋的绚烂和饱经沧桑的不屈品格表达地淋漓尽致。看到画家,有观众特意要求与他在胡杨树前合影留念,方茂鸿一一应允。



  “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这是胡杨的精神。画胡杨,是为了给人一种精神的启迪,要奋斗、拼搏、永不言败。”方茂鸿的足迹遍布名山大川,为的是绘画。为了画好胡杨林,他特意挑不同的季节数次奔赴新疆,每次傲然屹立的胡杨都使他深受感动,“胡杨枝干那么雄壮,所以我用笔也要那么苍劲。看完胡杨林回来的好多天都激动不已,就想来表现它。”《胡杨系列》远未完成,接下来,方茂鸿还要继续画下去,“要努力寻求突破,不光要画本质的东西,还要探索表达形式上的变化。”



  离开传统,艺术创作无从谈起;离开日复一日的坚持,更难有艺术作品的诞生。“我的时间表里没有空闲时间。”当问及为何如此高产,方茂鸿的回答并不令人意外,“如果一天不摸毛笔的话,到晚上就觉得今天没做事,心里空落落的,这是几十年养成的习惯。”方茂鸿曾任安徽省文联副主席、中国书协理事,同时也是国家一级美术师,退休前工作忙,就挑业余时间写书法、绘画,这几年退休了,“终于都是自己的时间了。”于是,画累了就写、写累了就画,每天都有时间安排给书画。


  师自然,更要师造化。“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一个人即使穷其毕生精力,也难登大雅之堂。”方茂鸿将自己的创作阶段归结为“打基本功”,“书画要讲究个性、风格,我还没到谈个性的时候,所以还要继续打基本功。基本功永无止境,必须活到老学到老,我愿意一直坚持画下去。”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笔墨下的“西北民俗艺人”

[动态] 中国国家博物馆书画家作品展安徽泾县启幕

[动态] 纪念建党9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开始征稿

[动态] 爱新觉罗·启骧与李味辛伉俪书画展在京开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