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篆痕印心——马士达艺术作品展亮相中国美术馆


    中国美术馆9月30日讯 由中国美术馆、江苏省文联共同策划举办的“篆痕印心——马士达艺术作品展”于2016年9月29日上午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


  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陈洪武,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张士军,西泠印社副社长李刚田,南京博物院艺术研究所所长庄天明,中国书协中直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白煦,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教授刘彦湖,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叶培贵,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副院长杨涛,中国国家画院篆刻研究所副所长魏广君,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刊副社长、副主编张公者,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赵彦国,江苏省篆刻研究会会长李路平,中国国家画院教学培训中心副主任马啸,《中国书法》杂志编辑部主任朱中原,日本当代着名书法家、马士达先生弟子菊山武士,北京大学历史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墨,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师梁培先,马士达先生的夫人张国璧,儿子马峥嵎,女儿马峥嵘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式由中国美术馆副馆安远远主持。


  开幕式现场由中国美术馆党委书记张士军向马士达先生之子马峥嵎颁发了捐赠证书,感谢马士达先生家属对中国美术馆的无私奉献。张士军书记、陈洪武副主席、李刚田先生分别致辞,马士达先生之子马峥嵎先生代表家属致答谢辞。


  吴为山馆长在前言中写道:要有过硬的作品,首先做人要有品质、品格。人格精神渗透在作品中谓之有筋骨;品格熔铸于作品中谓之有道德;情感化入作品中谓之有温度。艺术家唯功深百炼、潜心传统、力求新意,在人和作品的相互依存中塑造艺术之精神,以致作品和人成为一个整体,方能和前贤通息,与今人对话,为后世传薪。他说:“我之所以在此感言,乃在于为我所熟识和尊重的篆刻家、书法家马士达先生的艺术所动情。”


  张士军书记说道:“这里的每一方石印,每一幅书法中都凝结了马士达先生的心血,作品入藏中国美术馆不仅是广大艺术者的期望,也一定契合马先生生前的心愿。这些作品和马先生的艺术精神将永远流传,供后人研究与弘扬。”


  陈洪武先生说道:“马士达先生的篆刻对年轻一代的篆刻家有深深的影响。同时,他和石开先生、王镛先生以及一些优秀的篆刻家们各自不同的风格而相互的参透、借鉴、启迪。中国美术馆能够举办这样的展览,对于当代的篆刻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李刚田先生说道:“马士达先生的每一方印都能让人记住,都倾注了他的聪明才智。一方印就是一方创作,他的创作思想、作品形式、技法有待我们研究,更值得我们品味的是他的人生,他是一个很真诚的人。他的全部心智都投入在艺术上,他献身给篆刻,他为篆刻而生,为艺术而生,为历史而生。”


  马峥嵎先生代表家属对吴为山馆长和张士军书记表示感谢,同时也对在场嘉宾表示欢迎与感谢。他说道:“父亲将他的一生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篆刻与书法艺术,对于艺术他始终怀有一颗宗教般虔诚的赤子之心。本次展览不仅填补了中国美术馆史上对于篆刻作品收藏和展示的空白,也使父亲的艺术成就得以在国家级展馆里全方位的展示。”


  展览展出马士达篆刻70方,书法作品20幅,捐赠作品45件。


  吴为山馆长评价道:“马士达先生生前不求闻达,天性耿介、内向,有时甚至有点固执的艺术家,在篆刻上以‘胆敢独造’的创新精神,形成了雄浑正大、朴茂简约的风格,并在当代印坛,领大写意之风骚,在方寸之间、在刀与石的较量与磨合中,于中国现代篆刻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马士达(1943--2012),着名书法篆刻家。别署骥者、老马、玄庐。祖籍涟水,1955年移居太仓。六十年代初始自习书法篆刻,后蒙沙曼翁、宋季丁二位先生指授。1983年即在全国征稿评折桂,1987年调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任书法篆刻副教授。


  作为当代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篆刻家之一,马士达先生秉持深入传统、食古而化的执着,继承与发扬了吴昌硕、齐白石“胆敢独造”的创新精神,在当代印坛引领了大写意风潮。其高超的技艺,艺术上的独立思考以及独特的艺术品格备受大家尊敬和关注。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价值将愈来愈为人们所认识。


  马士达先生在积极进行书法篆刻教育的同时,时刻不忘自己是名艺术家,潜心创作,孜孜矻矻,锐意敏求。其在篆刻创作、书法创作以及理论研究造诣极深。以书入印、以印入书,在书印互参中达到相生相融而又相得益彰的境界。


  马士达先生的篆刻,以汉印为基,上溯战国秦玺,窥其古意。下涉明清及近现代诸家,博涉多优。尤以吴昌硕、齐白石二家为法乳,参以己意,融会贯通,终得其雄浑正大篆刻风貌。


  其篆刻以气象胜,咸能以意捉笔、以情奏刀,似庖丁之解牛,恢恢乎其于游刃有余地也。其深悟“印从书出”之旨,于书理布白之虚实、运笔之起承转合、深浅快慢节奏,皆有所会。于碑版造像、摩崖得造化之“趣”甚多,心慕手追,甚或“不择手段”以“做印”为之,力求自然高古之趣。其入印字体亦能破篆隶楷草之限,不斤斤于“篆”,以“得意”为上,真可谓得“大写意”之真魂。


  在潜心创作的同时,马士达先生时刻不忘对史论的关注与研究,其呕心之作《篆刻直解》,在当时篆刻界影响极大。后又参与《篆刻学》的编纂工作。以实践经验升华为理论形态,构成艺术的普通原理而惠泽后学。


  其书法以行书、隶书为擅。行书用笔恣意,字势奇纵,以刀法入笔法,刀砍斧劈中时露真意。其势多得自齐白石,而纵逸过之。作隶则取意在秦汉,近取吴昌硕而得古拙自然。其常将为学生示范作视作临帖习古之功,故能遍临百家而得教学相长也。尝自谓:"吾书虽难言高格,然无柔弱平庸之气,见诸己心快意,诚亦无悖于'心画'之说,足堪自慰也。”


  先生厚德寡言,疏于交际,淡于名利,日日以进业修道为务,尝篆印“何敢盗名欺世”以自警,又作“岂甘作江郎”以自省。马士达先生以骥者、老马为字号,示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为艺务实、不舍进取之心。观其人、品其艺、察其行、聆其音,马先生诚当今之“真艺者”也。


  吴为山馆长曾与马士达先生同执教于南京师范大学,他动情地说:“二十多年过去,往事历历,记忆犹新。所感动的是先生的家属将一批遗作捐赠给中国美术馆。但见每一方石印,每一幅书法中先生的音容和心血。我想作品入藏中国美术宝库不仅是广大艺术工作者的期望,也一定契合马先生的心愿。它将传世,供后人研究与弘扬。”


  马士达先生已逝世5周年,值此之际举办马士达篆刻展具有特别的意义。一方面,通过展览向公众全面展示了马士达先生的书法篆刻风貌;另一方面,通过展览促进中国美术馆馆藏篆刻精品的研究工作,完整我国二十世纪重要书家的收藏序列。


  展览位于中国美术馆5号展厅,将持续到10月10日。


  艺术家用作品说话。


  这是常常为人们所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但真的做到这一点也并非易事。要有过硬的作品,首先做人要有品质、品格。人格精神渗透在作品中谓之有筋骨;品格熔铸于作品中谓之有道德;情感化入作品中谓之有温度。艺术家唯功深百炼、潜心传统、力求新意,在人和作品的相互依存中塑造艺术之精神,以致作品和人成为一个整体,方能和前贤通息,与今人对话,为后世传薪。我之所以在此感言,乃在于为我所熟识和尊重的篆刻家、书法家马士达先生的艺术所动情。


  马士达(1943-2012)先生,生前不求闻达,天性耿介、内向,有时甚至有点固执的艺术家,在篆刻上以“胆敢独造”的创新精神,形成了雄浑正大、朴茂简约的风格,并在当代印坛,领大写意之风骚,在方寸之间、在刀与石的较量与磨合中,于中国现代篆刻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马士达先生,祖籍江苏涟水,1955年移居太仓。六十年代初始自习书法篆刻,后蒙沙曼翁、宋季丁二位先生指授。1983年即在全国征稿评折桂。1987年调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任书法篆刻副教授,培养了大批院校学生以及社会学员。


  长期以来,他专心创作,孜孜矻矻,锐意敏求。以书入印、以印入书、在书印互参中达到相生相融而又相得益彰的境界。


  马士达先生于篆刻,以汉印为基,上溯战国秦玺,古意盎然,下涉明清及近现代诸家,博涉多优,尤以吴昌硕、齐白石二家为法乳,参以己意,融会贯通。于古今之象中畅神悠游,自成风貌。


  其篆刻以气象胜,咸能以意捉笔、以情奏刀,似庖丁之解牛,恢恢乎其于游刃有余地也。其深悟“印从书出”之旨,于书理布白之虚实、运笔之起承转合、深浅快慢节奏,皆有所会。于碑版造像、摩崖得造化之“趣”甚多,心慕手追,甚或“不择手段”以“做印”为之,力求自然高古之趣。其入印字体亦能破篆隶楷草之限,不斤斤于“篆”,以“得意”为上,真可谓得“大写意”之真魂。


  在潜心创作的同时,马士达先生时刻不忘对史论的关注与研究,其呕心之作《篆刻直解》,在当时篆刻界影响极大。后又参与《篆刻学》的编纂工作。以实践经验升华为理论形态,构成艺术的普通原理而惠泽后学。


  其书法以行书、隶书为擅。行书用笔恣意,字势奇纵,以刀法入笔法,刀砍斧劈中时露真意。其势多得自齐白石,而纵逸过之。作隶则取意在秦汉,以“石门颂”起家,旁涉多类汉碑,近取吴昌硕而得古拙自然。其常将为学生示范作视作临帖习古之功,故能遍临百家而得教学相长也。尝自谓: “吾书虽难言高格,然无柔弱平庸之气,见诸己心快意,诚亦无悖于‘心画’之说,足堪自慰也。”


  先生厚德寡言,疏于交际,淡于名利,日日以进业修道为务,尝篆印“何敢盗名欺世”以自警,又作“岂甘作江郎”以自省。 马士达先生以骥者、老马为字号,示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为艺务实、不舍进取之心。观其人、品其艺、察其行、聆其音,马先生诚当今之“真艺者”也。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末,我和马先生同执教于南京师范大学,我和他的教研室于楼上楼下,故常常切磋艺事。其思想的深邃和为人的真诚,使我钦佩。我们的话题多集中于对古代大师的评述,很少论及现实的人和事,仿佛遁入遥远的时空。


  二十多年过去,往事历历,记忆犹新。所感动的是先生的家属将一批遗作捐赠给中国美术馆。但见每一方石印,每一幅书法中先生的音容和心血。我想作品入藏中国美术宝库不仅是广大艺术工作者的期望,也一定契合马先生的心愿。它将传世,供后人研究与弘扬。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6年9月20日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彩虹之上”美术作品展6月3日在合肥开展

[动态] 佳士得春拍预展 藏家对当代艺术依然很谨慎(图)

[动态] 盛世丹青“国草杯”观澜湖迎春书画展海口启幕

[动态] 中国书画名家七人作品展广西桂林开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