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解密《西湖秋胜图》创作背后的故事


  吴山明、卓鹤君、闵学林、张谷旻、黄佳茂、陈可、徐境怿合笔共绘,许江、高士明跋,王冬龄书 西湖秋胜图 330×900cm 水墨纸本 2016年


  楚楚西湖秋动人


  解密《西湖秋胜图》创作背后的故事


  9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夫人彭丽媛邀请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的外方代表团团长夫人参观中国美术学院。在一幅长9米、高3.3米的中国画前,彭丽媛邀请来宾们一同书写汉字“和”,并合影留念。


  这幅中国画巨作名为《西湖秋胜图》,由中国美院的4位重量级老教授——卓鹤君、吴山明、闵学林、王冬龄担任主创,张谷旻教授率其学生黄佳茂、陈可、徐境怿共同参与创作。大家协同作战,历时10天10夜,创作完成长卷。画作的题跋则由院长许江和副院长高士明撰写,描写了充满人文诗意的西湖秋景,由此牵连出一湖之遥的孤山与南山,用88载的守望,成就了中国美院的今天。


  这幅画的取景地在哪里?如何把握西湖的神韵?创作中有什么故事?记者分别采访了4位书画大家,解密这幅凝结了西湖情怀的长卷背后的故事。


  选景孤山 凝结情怀


  中国画尤其是近现代中国画中,画西湖全景题材的并不多。当接到要画西湖全景图的任务后,艺术家们开始思索:三面环山一面城的西湖,每一面都让人陶醉,究竟从哪个视角取景才能凸显西湖的韵味、包含西湖的全貌?


  卓鹤君说,最初艺术家们提出的想法有很多,比如望湖宾馆、南山路等,但最终还是决定站在北山路孤山上的香格里拉饭店最高层远眺西湖取景构图。


  这一地点的选择,源于4位老教授不约而同的美院情怀。卓鹤君说,“之所以最终选择了孤山,是因为我们中国美术学院,在88年前就是在北山路上的孤山建校。”


  1928年,时任大学院长的蔡元培先生择址西子湖畔,创立了第一所综合性的国立高等艺术学府——国立艺术院,揭开了中国高等美术教育的篇章。现在美院的校址在南山路,始终与湖山为伴,学脉渊深,名家辈出,始终代表中国美术教育、创作及研究的最高水平。“这样从孤山望向南山,既回望了一所院校的历史渊源,又把视角投向未来,是一次历史与现实的美好呼应。”卓鹤君说。


  交流中,一个个儿时的故事也随着翻涌出来。1959年在美院附中读书的吴山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住在孤山校区。“那时,学院里有几艘手划船,傍晚,同学们就划船到对岸南山,然后在湖边写生,那种感觉非常浪漫和美好。”


  带着浓郁的感情,艺术家们迎着朝霞登上了孤山,远眺西湖,满眼尽是绿色,生机盎然中又充满了厚重感,一层层、一片片,美不胜收。


  “就是这个角度!”艺术家们不约而同地惊叹:这个角度囊括所有西湖重要的标识——孤山、保俶塔、雷峰塔、三潭映月,还有苏堤和白堤,能够体现出一个全面的、完整的西湖全景。


  老教授们一致表示,这次作画也想表达他们对杭州、对西湖、对美院的那份浓浓的情怀。


  分工作画 妆点西湖


  考察回来的当天,4位老教授便带领着创作团队成员进入了紧张的创作状态。


  首先就是先解决纸张问题。“这幅作品的定位是长卷,若用小幅纸张拼接起来是不好看的,破坏了画面的完整性。”闵学林介绍,相关支持单位在最短时间内运来了2张高3米、长10米的巨幅宣纸画材,这样大的纸张很少见。在绘画场地、画材等一切准备妥当后,大家便要使出十足的劲头,卓鹤君主攻画山石,吴山明画船、鸟等,闵学林专画荷花,大家拿出最好的绘画水平,齐心协力,开始创作。


  西湖对于4位艺术家们来说都很熟悉,卓鹤君和闵学林从小就生活在杭州,西湖的一景一物都了然于心。然而,西湖很美,很入画,却不好画。要想把宏观的西湖呈现于纸上,转换成微观的西湖,并非易事。


  最开始的时候,大师们画笔相对谨慎。在随后观画讨论后,大家一致觉得要更加突出晨曦中西湖的味道、秋天西湖的味道,于是大家开始更加大胆使用朱砂、朱红、赭绿等颜色,凸显秋天多彩的韵味,从而使整幅作品看起来更加活跃。


  秋天的荷花有着别样风情,闵学林着重增加了荷花的色彩,“画作很大,近景处的荷花既是点缀,也是对西湖景色的渲染。”就这样,秋天的味道慢慢晕染到了纸上,真正的西湖秋韵渐渐凸显出来。


  从古到今,西湖都有着深厚的人文精神,苏东坡说“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白居易说“湖上春来似画图,乱峰围绕水平铺”,这都是老西湖的灵气感,如何在画面中处理老西湖与现代西湖的融合?又如何把心中的西湖描绘于纸端?


  吴山明回答:“只有用心触摸西湖,才能画好西湖。”怀揣对杭州的浓郁感情,吴山明在绘画中采用了一些现实主义的画法。他说,虽然画的是现在的西湖,但笔尖下画出来的却是心里的西湖,因为我们对西湖的感情是内化了。为了打破湖面的平静,吴山明还特意在长卷上画了大大小小几艘小船儿,增加了画面的灵动性。


  和静内美 献礼杭州


  在彼此的默契配合下,《西湖秋胜图》中墨色一一显现,西湖的神韵和风采呼之欲出。空灵的画面,搭配上秋日明艳的色彩,令画面上的西湖充满了朝气和生机。


  依照中国画传统的特点,《西湖秋胜图》采用了书法的落款。而起初,书法家王冬龄是想把款识放在画面上方留白处,但是最后还是选择放在画卷最尾,独立成款,使画面整体有一种长卷的味道,从构图章法来看也更加完整。


  最后这篇文辞感人的跋文,就出自中国美院院长许江和副院长高士明。在中国画里,跋文就是一篇大题记。对于中国画的欣赏,题跋常常和画面作为文图相互阐发,作画的原委、画面中的精神寄托、情感寄托都在跋文中了。


  王冬龄在书写落款时,也被跋文深深地打动,他将书法书写与跋文内容、画面主体的关系进行处理。“在这里,线条表现得更加柔和、舒展,墨也用得比较淡,这样使书法更能够相得益彰地融入整幅画中。”


  这幅《西湖秋胜图》从葛岭望去,孤山呈现在画面正中,山上有百年风云际会的西泠印社,国立艺术院的旧址罗苑。近前有清香四溢的风荷,远处有迎风荡漾的垂柳,及映带左右的白堤和苏堤。湖对岸,中国美院隐现于绿荫之中,群山中矗立着保俶塔、雷峰塔、城隍阁,真可谓西湖景色尽显眼底。


  许江说,88年来,美院人始终以艺术的方式讲述杭州文化、中国文化的重要品质——“和静内美”。在众人眼里,这种品质是最高的,它源于中国人的哲学、关乎中国人的审美,见于杭州人的生活,也融于一张画,一幅字,这也是中国美院一直在做的——把伟大的艺术传统活化在当代,贡献给世界。


  《西湖秋胜图》跋


  许江 高士明


  西湖,三面云山,一面城廓。双堤三分水域,孤山独矗烟波。山不连陵曰孤。此山屿盘郁重湖之间,四面岩峦,故曰孤也。旧时尝于葛岭俯望,青屿皆幽。读唐人诗句“不雨山常润,无云水自阴”,知古今风物虽异,而四时真境不殊。每新月初上,见柳影水中,空明摩荡;飘风忽来,墨云白雨,弥纶湖山,如铁帷,如纱幔,则奇变又不可测矣。山吞云岳之气,水采烟雨之韵,孤山邀约天地四方,操演自然风色,是为不孤。


  孤山静卧山水之核心,得山水之枢机。山前平湖,雄丽空阔;山后幽谷,玉树环波。东麓一亭翼然,有默林拱护,标万世风骨。西陂塔树依依,百年印社,栖此林峦。六一古泉,欧苏余韵,领百代之风骚;西泠桥畔,苏小秋瑾,彰万古之清芬。蜿蜒东南,临水楼榭,则为诂经精舍之旧址,实亦国立艺院之滥觞。国美承两宋之风雅,得湖山之灵秀,含英咀华,修葺学脉,商略文心。八十八年过去,天光云影,先师风神犹存;孤山如弓,独与天地精神相往还。


  丙申立秋后三日,美院数师友相邀葛岭,于曦光中俯望西湖。是时林山深翠,波光泱漭,群岚紫气,满湖滃然。浓荫厚植,返景水上,山景、水色、青松、风荷,俱拢于灿然秋风,湖山胜概,一览无遗。深翠相挟,平湖清旷,国美新苑历历在目。日照前林见,秋涛隔岸闻,一湖之遥,八十八载守望,满眼湖山俱酒,同行数友皆醉。援笔十日,写此巨幛,记西湖秋日胜景,抒国美学人襟抱,邀天下同心愿者,合影存念。


  丙申初秋,国美吴山明、卓鹤君、闵学林、张谷旻率弟子黄佳茂、陈可、徐境怿合笔共绘,许江、高士明跋,王冬龄书,观者同乐。


  释文:


  西湖,三面云山,一面城廓。白苏双堤将西湖水域一分为三,而孤山则亭亭独立于烟波之上。张岱《西湖梦忆》引《水经注》曰:“山不连陵曰孤。”这座小屿正如一颗翡翠,四面岩壑,岗峦起伏,盘郁在重湖之间,因而名之为“孤”。旧时我们曾从葛岭向此俯望,青屿幽幽,不禁让人吟诵起“不雨山常润,无云水自阴”的唐人诗句,从而感知古今的风物虽异,西湖的四时真境却从未不同。每当新月初上,见湖边的柳影倒映水面,与那空明淼渺的水天相摩荡。偶尔风起萍末,急雨忽来,那浓厚的乌云、跳荡的雨珠也顷刻弥满湖山,时而黝黑像铁帷,时而又轻柔如纱幔,这种时候,西湖的灵奇变幻就真的无法形容了。山有吞云吐岳的气概,水得烟雨迷离的姿韵,此际的孤山,就如同邀约了天地四方的神灵,共同操演着自然的风色,而这才是所谓的“孤山不孤”。


  孤山静卧于西湖的核心,得山水之枢机。山前的平湖,雄丽空阔;山后的幽谷,玉树环波。在山的东麓,有一片梅林拱护着放鹤亭,它们共同标示了北宋诗人林和靖的风骨与格调,足令万世景仰。山的西陂则塔树依依,创立于百年之前的西泠印社即栖筑在此。山脚的六一古泉,是苏东坡为纪念欧阳修而疏凿的,两贤的遗韵,一直引领着千百年来的风雅,至今不绝。在西泠桥的两侧,还有苏小小和秋瑾的墓冢,隔水相望,仿佛在讲述着中国女性柔弱而英烈的历史。山的东南面是蜿蜒的湖岸,楼榭临水,古木幽深,那里曾是当年阮元创立诂经精舍的旧址,恰好也是中国美院的前身“国立艺术院”的发祥地。中国美院正是秉承了两宋的风雅,又独得湖山之灵秀,含英咀华,追溯学脉,商略文心。88年过去了,天光云影间,美院先师们的风神犹在,拳曲如弓的孤山,也承载着学术的命脉,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丙申立秋后三日,美院数师友相邀于葛岭,在晨光曦微中俯瞰西湖,是时林山深碧,波光泱漭,群岚紫气,映照得满湖滃然。浓密的树荫、丰茂的植被,把倒影投射在水中,一时间山景、水色、青松、风荷,都一齐拢聚在灿然的秋风里,湖山胜概,一览无遗。隔着清旷的平湖,掩映在高桐深翠中的美院南山校区,仍可历历在望。“日照前林见,秋涛隔岸闻”。一湖之遥的孤山与南山,用88载的守望,成就了中国美院的今天。当此之际,满眼的湖山恰似一瓯醇酒,同行的师友都陶然若醉。兴阑归来,诸师友援笔10日,成此山水巨幛,记录西湖秋日的胜景,抒写国美学人的襟抱,以此邀天下同心愿者,合影存念。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佳士得春拍预展 藏家对当代艺术依然很谨慎(图)

[动态] 盛世丹青“国草杯”观澜湖迎春书画展海口启幕

[动态] “彩虹之上”美术作品展6月3日在合肥开展

[动态] 中国书画名家七人作品展广西桂林开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