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东方欲晓》赏析


  老聂 东方欲晓 布面油画 300×600cm


  凤阳花鼓全国闻名,但如果不是因为“包产到户”,坐落于安徽凤阳县小溪河镇的小岗村会像全中国千千万万的小村庄一样,湮没在大千世界里默默无闻。


  1978年的安徽,从春季就出现了旱情,遭遇了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灾,全省粮食大减产。往年日子就不好过的小岗村,碰到这样的灾难更加剧了村民苦难的生活。


  小岗村是远近闻名的“三靠村”——“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每年秋收后几乎家家外出讨饭。


  这年11月24日晚上,在凤阳县小岗生产队村民严丽华家的一间破草屋里,18个衣衫褴褛、面色饥黄的农民,借助一盏昏暗的煤油灯,面对一张涉及生死的契约,一个个神情凝重地按下血红的指印。他们要把生产队的土地划分到户,包干经营。这在当时无疑是冒着极大的危险的。


  以小岗村事件作为主题构思一幅绘画作品,一般情况下,这样的情景会处理成描绘一间屋子里在幽暗的灯光下18个人正开“秘密会议”或是大家一起摁手印的画面,但老聂创作的《东方欲晓》不落窠臼,他把这些村民分散于天地之间,抛开屋子的禁锢,淡化了秘密的气氛,却突出了事情发生的原委及人物的内心世界,似乎是把一个长长的故事浓缩成了一个二维的画卷。画面中黎明前的黑暗正在褪去,东方已渐露晓色,边上熊熊燃烧的火堆似乎象征着村民的迫切的心情和希望。


  当时,在苦难中挣扎的小岗村百姓,除了举家出去要饭,看不到一点希望。如果不是真的日子实在过不下去,谁愿意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来做这样的事!因为当时的政策并不允许。


  也有一种说法是,这次秘密会议的召开,是村里外出讨饭的人们大都回来过春节的那段日子里,否则,如果多数外出讨饭者未回村,则无法聚会讨论如此重要的事情。其实时间是否是特定的11月24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经过某一个夜晚之后大家所形成的决议和摁下指印的契约书,以及从此树立的坚定信心。


  所以,老聂对画面的处理也是散点式的,并不局限于开会的18人,还包括有其他的如向天祈求,要饭归来,焦虑出路,敲钟上工,人民公社等等元素,还有后来终于从人民日报上获悉政府的政策支持等,但所有这些围绕的中心却是大家在契约上按手印,这是画面的视觉重点,是核心呈现。


  “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个人的”,这是18人讨论后的宗旨。所以,即使穷成这样,他们首先想到的还是“保证国家的”,这就为当时的违禁举动打开了一个缺口,就连那些反对包产到户的都不好再说什么。如此,这个举动也得以从村民、村委一级到乡到县到地委一直到省委,最后到中央,并影响了在全中国实施的农村政策。就在契约书签订后不久,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全会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新决策,启动了农村改革的新进程。废除人民公社制,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命名的中国农村改革迅速蔓延全国,给中国农村带来了翻天覆地、举世公认的变化。


  老聂创作这幅《东方欲晓》就是希望留住这样的历史场景。小岗村这个历史,多见于文字的表述,却鲜有画面的东西存在,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用绘画去表现中国农村改革的发展史,表现掀开了中国农村改革开放序幕的这样一个事件,在新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今天,无疑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和纪念意义,也了却了老聂一份家国情怀。对故土的眷恋、对民族命运的关注、对美好生活的期盼,这些都已经深深地融入到了老聂的血脉之中,所以画这样的历史画作品就是他抒发情感,找到宣泄激情的一个渠道。在物欲横流,娱乐至上的今天,很少还有画家会主动投入那么多精力和物力来画这样题材的作品。


  和老聂以前的许多作品一样,这件作品也是3米高、6米宽的巨幅,林林总总的人物有30个。从老人到小孩到年富力强的决策者和参与者等等,人物和道具的安排有种不为人所轻易察觉的精心设计。老聂在塑造人物形象的同时十分注重丰富的情绪变化,着力表达了当时特定历史环境下大家紧张而凝重的氛围,以及面对困境,小岗村人置之死地而后生、敢为人先、突破创新的精神。现实主义的表现语言融合了浪漫主义的手法,画面构图在叙事的同时讲究整体性,注意物象在空间中的和谐统一以及黑白灰的表达呈现。这是通过一个油画家的精心思考取舍后最大限度留存在画面上的精彩,真切,朴实,厚重,丰茂。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能够从中找到自己的生命体验与情感寄托,从心灵上给人以洗礼和启迪。


  出人意料的是包产到户竟十分灵验,第二年小岗村就实现了大丰收,第一次向国家交了公粮,还了贷款。村民们再也不用外出去要饭了。《东方欲晓》这件作品虽然无法体现这个结局,但它表露出来的主题与情绪是直白明了的,并不需要过多地解读。图像如果需要解读,那它作为图像的意义便不复存在,不如直接用文字语言来得更简单直接。


  在平淡无奇的情境中,看见苦难和由苦难激发的顽强不屈的精神,作出关乎生命意义上的改变,并由此转变了命运。身处如今盛世的我们能从这种精神中得到什么样的启发和思考?这是老聂这幅作品给予观者重要的意义。艺术的用意并非完全在于描绘对象,除此之外它还应该反映事物背后的精神,承担起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人文关怀。


  世界之辽阔,总是超越你目之所及。但正是由于像老聂那样的许许多多人,把一些你所不了解的或是已经淡忘的东西,通过他们的努力,变成了视觉所能面对的平面载体的形象,让人有机会静下心来与之面对面,于是,冰冷的时间渐渐有了温度,人与历史的距离变得更近了。


  绘画当然分不同的类型,不同的功用。有些就是用来把玩装饰,或成为商品待价而沽,而有些则可以直击心灵,进入历史,教化醒世,老聂的画当属后者。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动态] 安徽省老年书画研究会工作会议在合肥召开

[动态] 吴国言中国画展在加拿大温哥华开幕(组图)

[动态] 令人称绝!老人用树须草根画出四大名著

[动态] 法国卢浮宫:从未邀请中国书画家办个展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