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 绩溪徽墨、砚台业发展的前景

  徽墨历久不衰,是因为它的多种功能性蕴藏着巨大的生命力。首选,徽墨作为书写、绘画的材料,一直处于霸主地位。无论是松烟墨、油烟墨,还是漆烟墨,其永保墨色不变,一直被视为书写的首选材料,即使到了今天书写工具与材料发生了巨大变化,仍有它的一席之地;而松烟墨的“墨分六色”功能,一直是国画(水墨画)的技艺赖以生存的特定材料。其次,徽墨早在明清时代就步入了工艺品的行列。在方寸问的墨面上,不仅再现了书法、绘画之作,而且显示了平雕、浮雕、半圆雕乃至立体雕刻、压塑等诸种工艺,包涵着各种文化层次,极具观赏性、纪念性与收藏性。在生活质量,尤其是文化生活质量不断增长的现代社会里,徽墨的工艺性、鉴赏性、纪念性、收藏性将超越其传统的实用性,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徽墨必将走向世界各地。第三,特种用墨仍有其存在的价值与不可限量的前程。特种用墨,包括医药用墨、写经墨及各种定制墨。这些品种,在当今崇尚绿色食品、药品,返归自然的潮流中,在人们追求生活质量、广泛进行各种交流活动中,都是可以恢复和发展的徽墨品种,有着巨大的潜在市场。


  同样,现代的歙砚生产,无论开采矿坑,还是制砚工序、雕刻技术,都有很大恢复与发展,历史上绝迹的一些花纹品种,被重新发掘出来,同时增加了若干新品种,为闻名遐迩的歙砚制作又添新的风采。歙砚除了是很好的书写工具外,其工艺性,也具有很高的观赏性和收藏价值。例如,绩溪胡开文墨业有限公司每年生产的学生砚,都大批大批地出口日本,成为日本中小学生练习书法的重要学习用品;其生产的工艺砚台,被广泛收藏,并在纪念品、馈赠礼物上被广泛应用。


  当前,世界旅游业正在蓬勃兴起,绩溪的徽墨、砚台业又迎来了发展的春天。他们在生产具有传统特色的产品的同时;努力挖掘具有旅游纪念性的产品。上庄境内的徽墨企业,利用其地处上庄景区、又是胡适、胡开文家乡的优势,纷纷打出名人牌,生产各种纪念墨、特色墨。绩溪胡开文墨业有限公司开发出了书卷墨、供游客制作纪念意义的手型墨等新产品,并计划到重点景区——龙川景区设立制作车间和经营网点,供游人参观、选购,并亲手制作手型墨;加强与婺源等砚石材料基地的合作,进一步提高砚台生产规模。同时,许多徽墨、砚台生产经营企业还建立了网站;积极开展网上宣传与销售,在稳定国内市场的同时,加强与韩国、日本、台湾及东南亚客商的联系,并已有了一批稳定的客户。


  通过宣城开展争创“中国文房四宝之乡”活动,极大地促进了绩溪的徽墨、歙砚生产和经营。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绩溪县委、县政府将紧紧围绕争创“中国文房四宝之乡”这一契机,努力加强行业管理、抓好名牌产品、开展区域合作,进一步扶持徽墨和歙砚生产经营企业的发展;使绩溪的徽墨、歙砚生产经营跃上一个新的台阶。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