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装裱] 中国书画传统的装裱工艺

  传统的装裱工艺,经过历代装裱高手的发展与创新,的确已达到比较完善的程度。我们要振兴书画装裱业,必然首先继承传统的装裱工艺。但是,传统的装裱工艺,其完善程度却带有它时代的相对性和时代的局限性。这就需要我们在继承的基础上去发展、去创新,使装裱工艺更具时代的特色,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点和要求。这是正确的态度,也是大多数装裱工作者正在为之努力的目标。


  但也有另一种态度,即崇古、泥古,把传统的装裱工艺看作“不可移易”的“圣经”,不敢越雷池一步,只求继承,不求发展和创新。如果有谁在装裱书画的操作程序上、用料上或款式上稍有新意,就被斥为“不传统”、“不像样子”。按照这种只重传统而反对创新的思想,必将使装裱工艺永远停留在过去的水平上,甚至是不进则退。我们说,今天创新的东西,也许明天就会被后人继承,成为流行的东西,后天即变为传统的东西,则又被创新者所打破。所以崇古、泥古的守旧思想是不可取的。时代在前进,社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人们的思想意识和审美观点在不断地更新,装裱工艺当随时代的步伐,体现时代的特征,不断地改革和创新,才能使这一传统的工艺焕发新时代的青春,永葆其旺盛的生命力。


  与崇古、泥古的守旧思想相反的另一种态度是,根本不讲继承,把传统的东西完全当作“糟粕”剔除,凭空去“创新”,这实际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因为前人经过1000多年的实践,总结和提炼出来的东西,在今天不可能都化为“糟粕”。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既要立足于现实,又要尊重历史。所以,不讲继承的态度显然也是不可取的。


  对于传统的装裱工艺,首先是继承,但继承仅是基础和手段,而通过发展和创新使装裱工艺得到提高才是目的。没有继承,就无从去发展和创新;没有发展和创新,提高便成为空话。而继承并不是一丝不苟地照搬,要有选择,要有突破,要有时代的特色。当然,也不能去搞超前玄虚。


  装裱书画是为了体现和增强书画的艺术效果,并使之能悬挂、收卷和长期保存。所以创新应本着这一目的,注意其艺术性、实用性和群众性。如果通过创新,未能增强书画的艺术效果,或在镶料上喧宾夺主,或在色调上俗陋不堪,或在款式上稀奇古怪,便达不到创新和提高的目的。总之,对于前人留下的东西,要善于继承,又敢于打破,要敢于实践,敢于创新,才能使装裱工艺不断地得到发展和提高。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