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杨柳青年画的新生之路

  ■霍庆顺(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天津杨柳青年画的产生,依赖于雕版与印刷技术的成熟,更依赖于民间张贴年画的民俗需求。杨柳青年画产生于元末明初,至明永乐年间,京杭大运河的开通及漕运的兴起使得杨柳青成为南北商品交易的集散地,杨柳青年画随即兴起。清代雍正、乾隆至光绪初期是杨柳青年画发展的鼎盛时期,出现了“家家会点染,户户善丹青”的盛况。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杨柳青年画走向衰落,抗日战争时期损失惨重。直至新中国成立后,经过政府多次抢救、搜集、挖掘、整理,杨柳青年画又获新生。


  杨柳青年画全称应为“杨柳青木版彩绘年画”。与现代工艺相区分,传统木版年画工艺道道精致,可能一个年画工匠究其一生也只能研透其中某一样工艺。杨柳青木版年画与其他年画相比,多出彩绘这一道繁复的技艺,也是其优势所在。


  天津本地居民,尤其是杨柳青本地居民,对杨柳青年画的认知度与认同度正在重新提升,这首先归因于教育系统在文化传承中起到纽带作用。借助教育唤醒对遗产的保护意识,发挥高校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优势,将非物质文化遗产融入基础教育的课程之中,这样可以培养文化传承的自觉意识。杨柳青年画现已走入小学生的教材,走进大学生的课堂。从娃娃抓起就是抓住了未来,传承不仅仅是靠传承人的努力,当整个民族、整个时代为之努力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道路才会更加畅通无阻。


  其次,政府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中的作用十分重要。政府是法律法规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也是遗产生存环境的维护者和改善者,同时又是资金的支持者,是各方力量的整合者。政府扶持给了杨柳青年画走入更多人眼帘的机会,这也推动着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不断前行。


  用心将杨柳青年画这项极其繁复的手工艺技能传承下去是每个传承人的义务和责任。不论是国内的研讨交流会亦或是走出国门的展览会,每一次的精心准备,每一次的惊艳亮相,都使杨柳青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不断跨步。作为四大发明“印刷术”的优秀延续,杨柳青木版年画在国外多次参展,获得好评。


  杨柳青年画一度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宠儿,周汝昌先生曾为其写诗,“杨柳青青似画中,家家绣女竟衣红。丹青百幅千般景,都在新年壁上逢。”杨柳青年画内涵丰富,雅俗共赏,获得广泛喜爱。除观赏性、趣味性外,她还具有独特的“说教性”,融入传统文化、民间故事、历史典故的杨柳青年画,其内涵还需要人们去发现、去挖掘,并在此基础上展开创新,正是杨柳青年画传承发展的重要方式之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民族古老的生命记忆和活态的文化基因,如何传承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了我们的重要课题。怎样挖掘内涵传承遗产、怎样保持文化的多样性、怎样挽救正在消亡的民间文化,意义重大。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黄宾虹书画的艺术价值及鉴定(上)

[理论] 明代书画交易收藏市场中的江南士族与徽商

[理论] 中国书画笔墨的妙法

[理论] 山水画家的历史责任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