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刘东方家乡回望系列连载之:菜园小记

  刘东方《家乡回望》系列连载


  前言


  对于那些客居异地的游子来说,家乡的记忆永远是美好的。


  很早就想把对家乡的情感,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但一直没有找寻到适合的切入点。日前回乡归省,家乡的风物依旧,只是诸多故人业已随风逝去。矗立风中良久,回望依稀熟悉的生养之地,幼时诸多记忆涌上心头。看到一张张似曾相识却又陌生的面庞,恍然间,方知幼时的自我已消逝在岁月的浮沉之中。


  归而思之,油生一种莫名之冲动。研墨提笔,挥洒间家乡已跃然纸上。虽和当下风物异然,但历经数十年风霜,却也沥尽浮华,留存的只有美好映像。粗画陋文,仅是一种感怀之意。亦是了却余多年夙愿尔。(刘东方丙申春月于黄山)



  刘东方国画作品:家乡回望之菜园小记



  家乡回望之《菜园小记》


  (刘东方)


  小时候,我住在外婆家,外公在靠近村子的地方开辟了一个菜园,约有三分地左右,那里亦是我儿时的乐园。


  外公没什么文化,但算得上是种菜的好手,不大的菜园里让其打理的井井有条。记得小时候,家里的时令蔬菜是不会短缺的,每个品种都种的不多,但品种倒也齐全。外公时常从自家的菜园里弄些时令蔬菜来下酒,在酒后经常叙述他在冯玉祥部队里当兵的一些趣闻。当然,他和侵华日军干过仗,一直是他逢酒必说的“下酒菜”。


  菜园里打有一眼土井,为防止井口塌陷,外公用砖块整齐地将井口部位排砌起来,井口上方安装一架汲水用的辘轳,围绕整齐的井绳下拴着一只木质水筲(音shāo 木质水桶),水筲的一侧还用绳子拴着一块硕大的砂姜(一种钙化后外形类似生姜的东东)。每当下晚的时候,外公就喊上我去菜园里给蔬菜浇水。外公用辘轳汲水的姿势那时看来是很“优美”的,咕噜噜从井口放下水筲,稍作停留,外公就吱呀呀摇动辘轳柄,一桶清澈的井水转眼就被提了上来,转而倒进用塑料纸搭就的送水池中,水顺着预先挖好的沟道,流淌到需要灌溉的菜垄里。


  我每次都是负责“看水”的,当流来的水快要到菜垄尽头的时候就喊一嗓子,然后就扒开另一垄的封土,将水引到其他需要灌溉的菜垄里。小憩的时候,外公就会到菜园里找一条黄瓜或两个微红的西红柿给我,作为劳动的奖励,这便是我最开心的时刻了。


  由于那时候农村里的生活水平还是很差的,菜园里小偷小摸的事件时有发生,于是外公决定晚上要去看菜园。家里有一个小木床,外公找来细竹片,弧形绑在木床上方,然后盖上塑料布,一个即防雨又防风的床就打造完毕了。我和外公把床抬到菜地中央位置,吃过晚饭,我就随外公一同去菜园看菜。


  外公晚上瞌睡少,我睡到半夜醒来,经常看到外公依靠在床外侧吧嗒吧嗒地抽旱烟。见我醒来,就问我:咱们弄个西瓜吃吃再睡怎样?我登时来了精神,睡意全无。于是外公就走到西瓜垄里,悉悉索索好一顿摆弄,最终抱来了一个西瓜,一拳打开,呼哧呼哧,不一会就剩一地西瓜皮了。


  每当逢集的时候,外公便会选些蔬菜去集市上出售,每次回来外公总会带些花生、糖豆之类的给我。所以每当外公赶集卖菜的日子,我总是会到村口看上十几回,吃货的嘴脸可见一斑。


  冬天来临时,白菜和辣萝卜是吃不完的,外公会拉上板车到很远的集市上去卖,他会“连哄带骗”地带上我去帮他推板车,十几里路走下来,腿疼的不行。外公便会说:等到集上咱卖大烧饼,卖完菜我让你坐板车回家。于是乎,我又会“振作”起来。现在想起来,坐着板车,啃着烧饼,也是一幅美好的图画。


  后来,农村作兴蔬菜大棚了,外公种菜的老技术已赶不上潮流,逐渐被“淘汰”出局了,加上我也已考到镇上的中学去读书,家中的菜园也渐渐萎缩,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



  作者简介


  刘东方(又名刘宾),画家。安徽太和县人,汉族。1972年出生,现居黄山。中国山水画艺术网总编辑,黄山东方书画院院长,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明代书画交易收藏市场中的江南士族与徽商

[理论] 中国书画笔墨的妙法

[理论] 黄宾虹书画的艺术价值及鉴定(上)

[理论] 山水画家的历史责任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