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书画的寿命不光跟宣纸有关


  在《深圳商报》读到谈宣纸年限的文章,其实,要让书画精品延年益寿,不仅仅是宣纸质量的问题。笔墨纸砚、印泥、颜料、装潢都要精微讲究,如果说一般的宣纸不能保存一百年,那么墨色的淡化消失还要快。


  墨在晋代以前就有了,以松烟调制粘合成拇指大小称为螺或丸。使用前浸于水中,待溶化用笔蘸取书写。后来,用上了瓷砚,墨的形状改为墨锭与砚面加水研磨,使用方便又免去稀稠不匀之弊,再由瓷陶砚改为石质砚。墨的制作技术在唐代达到顶峰,其原料以松枝点燃上升的松烟配以明胶、麝香、冰片等捶打成方或圆的锭形,所以在墨锭上有“轻烟”、“顶烟”等字样,以区别烟粒的粗细。


  现在,我国习书作画的人数骤增,需求量大。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去安徽某知名墨厂考察,某邻国要求每年提供45吨的墨汁,如以传统松烟制作,不消几年,黄山一带的松树就将砍伐殆尽。如今不准砍伐一棵松树以保护环境,所以就向地下索取矿物质及碳素等,加上防腐芳香剂合成墨汁。只是墨汁又有优劣之分,有的三四年就墨色变黄变淡,以腐败的皮骨胶掺和,挂在室内的书画还会散发出恶臭,令人掩鼻。


  近二十年,自然环境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坏。毛笔中的狼毫(黄鼠狼)、紫毫(野兔)、硬毫(獾、鹿、鼠、兔等)笔料极其难觅,就是软毫中的羊毫也很难得。笔者居湖州,“湖笔”尽人皆知。但近几十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农田锐减,农村统一规划住进新建的高层住房,谁也不会在新居中再保留一个脏臭的羊圈。再说,过去养羊是为了积肥种田,如今田也没了,谁去养羊?不养羊了,就没有了做笔的原料。何况一头成年的山羊只有一两四钱颈下、胯下的毛可以制笔。西北、东北地区的山羊因饮食原因毫毛质量差,毫尖上没有透明锋颖,不能称为“湖笔”。如今的湖笔只好掺和化纤毛替代羊毫,满足书画界的需求。


  那么,化纤毛好不好呢?我认为也有好处。因为化纤毛不怕化工拼配的墨汁,它不会像纯羊毫那样蘸了几次墨汁,蛋白质的笔毫就变硬,笔尖便会张散而不聚。书画家只埋怨手中的笔不好,却不知纯羊毫中了现代墨汁的招,两者相克。


  许多国画颜料也有不少问题,以花青为例,有的只用了一年,渲染在纸上的花青色就消失了。这些都是传统书画工具与现代科技生活的矛盾。书画精品的延年益寿是个多方面共同负责的问题,这里只是提个醒罢了。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