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艺术界又不是四马路,有钱有闲的都能来


  在中国,书画圈的人往往少不了跑山东的场子,连荣宝斋、保利都在山东开了分店。山东人买走了中国艺术市场几乎一半的书画,是绝对的书画大省。山东艺术市场擅长的,就是剥开文化的外衣,还原交易的本质。


  交易的本质是什么?买卖。什么样的字画好卖?人们又愿意为什么样的字画买单?自然是有名的。有时候,名气似乎超越了艺术性,成为名家字画成交的先决条件。但不同的是,过去我们讲的是“艺名”,即用艺术性积累起来的名气,而如今,只要有名即可了,艺术性是什么,又有几个人看得懂呢?因此我在画展开幕式上看到过明星、影视演员、新闻主播、电视主持人、二线歌星、甚至相声演员,也装模作样站在话筒前,评价一番展出的艺术品。捧捧画家,抬抬名气。


  场子跑久了,似乎觉得艺术无非如此,干脆自己也画起来。画个一两年,觉得颇有成就,周围又是一片赞誉,于是也办展览出画册上拍卖,一张口就是自己平生所成,诗第一、画第二、书法第三、主持第四。


  有人说了,那梅兰芳不也跟齐白石交好吗?不也画画吗?是的,可您见过梅兰芳在齐白石画展上张口点评吗?您见过他大张旗鼓办展吗?您见过他高价卖画么?用艺术来修身养性自然是好的,但艺术家却并不是谁都能当的,它不仅有专业门槛,且对艺术家的天分有极高的要求,更要求有十年磨一剑的耐心和时间。普通人中当然有天分被埋没的艺术家苗胚,明星当中的确有画的很好的艺术家,但这并不代表人人都可以来当艺术家。比如倪萍的作品,就是普通习作水平,怎么能够,好意思,办展览?


  其实这种现象的原因,并不简单是所谓的社会浮躁、功利等可以解释。明星字画现象的背后,是整个国民美学教育的缺失。一次与费大为先生吃饭,他讲了一个笑话,说他有个朋友移民,理由是和中国社会审美观念不和。听完不禁拍案叫绝。为何复古如此流行,为何崇洋如此流行?大概因为当今的中国社会,根本就无法产生美。而这个无法产生美的社会,是由没有经过美育的人组成的。在九年义务教育中,美术教育所占份额少的可怜,一周一次的排课还经常被语数外挤掉,我们成长的过程中,很少有人告诉你什么是美的,什么是好的,大到地区建筑、城市景观、绿化设计;小到室内装修、产品设计、服装鞋帽都如得了直男癌一样又丑又糙。所以我们看到muji这样一个日本超市等级平价品牌都会惊呼艳羡,让人家赚的盆满钵满把店铺开到一线城市一流地段的一等商场。为什么?因为人家有更高档次的审美。


  所以你怎么指望这样的社会去判断艺术品的好坏?你怎么指望青州书画城打毛衣的画廊大妈知道哪幅作品更有艺术性,线条更古雅,干湿把握更见功力?他们选择艺术品的标准只能来自艺术外围:这人有名吗?是美协会员、理事、副主席还是主席?未来会升官吗?有人炒他吗?于是各种画院、中国美协、中央美协、中原美协都出来了,艺术家人人都是官。书画市场的种种乱象,其实大部分原因,就在于从业者做事的出发点,都脱离了艺术本身。


  这是很令人伤心的事情。


  今天关于这个问题,推送一篇上海话的欢乐吐槽,希望你笑完后能有所思。


  文/李荣 (本文转自澎湃艺术观)


  一位从事艺术编辑的朋友最近与我联系,托我为伊代寻新饭碗头,我搞不懂:侬不是做得蛮好,圈子里厢口碑也不错,旧话讲,生意做熟不做生,为啥要转行哪?


  上海有句交关聪明的闲话:做人要有腔调。一位从事艺术编辑的朋友最近与我联系,托我为伊代寻新饭碗头,我搞不懂:侬不是做得蛮好,圈子里厢口碑也不错,旧话讲,生意做熟不做生,为啥要转行哪?朋友无奈并且带有哭腔:这几年我越来越觉得搞艺术行当没有腔调,在外面混,我都不好意思讲我额职业是跟艺术搭介。



  2014年6月,赵薇在个人微博上,晒与马云一起挥毫创作的照片。



  2013年12月,马云拍卖一幅自创的“马体画”,在经历913次出价后,以242万元拍出。


  我问:又有啥悲摧、难过的事体发生了?朋友讲:侬看看,现在啥行当的人,不管水平高低,都一窝疯地往艺术界里钻,艺术界就像老早解放前的上海四马路,有钞票、有辰光都可以去逛、去嫖。随后伊举出一条条例子:今年来,做戏、唱戏的办书画展像得了传染病一样地轧闹猛,央视名主持朱军在中国美术馆办“杜蘅情怀”个人展览,自捧——“业余的主持人,专业的美术家”;前央视名主持倪萍分别在北京、上海、深圳办个展,蛮得意额讲:跟着日子去写意。这世界搞不懂了……我马上叫停,约好改日喝茶,呒没啥事体,让伊发发牢骚。


  2013年1月,赵本山在北京出席与某网络视频公司合作项目的宣传活动。在活动现场赵本山向签约方送出一幅自己的书法作品“龙腾凤舞”




  (上图),合作方礼尚往来也送了他一幅字画。2012年12月,赵本山的“龙腾凤舞”曾在文艺专项基金慈善拍卖会上拍出92万的天价。 图/中新社


  等到碰头,朋友依旧光火,我劝:介许多人白相,不是蛮好吗?书画市场闹忙了呀。朋友讲:白相也要有档次,从前四大名旦也画图,但伊拉晓得自家不专业,画图是增加修养,表明戏子也有文化,交际派用场,除非相互关系交关好,顶多是一页扇面,一般人根本拿不到,画基本上不出门。现在拿出来看看,那股文绉绉、清雅气扑面,虽然不专业,但没人背后讲伊拉,因为伊拉晓得书画道行水有多深,不拿迭个当一回事,也晓得自家不是这块料,根本没想过靠迭个养家糊口,嘴巴里往虚里讲——白相、白相。像这种腔调呢,侬就不能按内行的标准指手画脚了;现在好了,报纸上讲,全国专业的、非专业的加上相关从业人员据说近千万,书画销售、拍卖年产值毛估估有几十个亿,多少抓经济的政府官员眼珠瞪得像电灯泡。


  喝了一口茶,朋友气顺了又讲:央视赵爷叔一大把年纪了,也寻事体,在央视娱乐频道上摆腔调,描兰花、撇竹叶,这不是在弄送人吗?前两年,姜昆、郁钧剑、唐国强不晓得啥路数,跑到上海办书法展,我去看了,这也叫书法啊?上海岳阳路上以前跑得光鲜的是啥人啊?迭个地方是随便啥人全部可以办展览,光书法沈尹默、白蕉、潘伯鹰,别的不讲了;侬要么戆大,要么跟书画不搭介、没知识,老先生假如晓得一定会讲:小赤佬,不懂规矩。



  1936年,北平,学画的梨园子弟。摄影/Hedda Morrison


  唱戏的从前到大上海天蟾舞台演出、跑场子,第一要有真本事,上海话讲要“掼得出”;第二要懂行规,要拜帖子的;现在不管了,只要钞票摸克摸克(意为“多”),上头有人打招呼,侬就可以进中国美术馆、上海中国画画院、中华艺术宫办展,过去进迭个地方办展览,是书画家一辈子的梦想啊,真不晓得迭个地方是否有学术审查机构?门槛低得侬想不通。国外听音乐会也有交关规矩,衣裳哪能穿?领带哪能搏?女人要化妆、擦粉哦。


  我问朋友啥行当适合伊,朋友瞪眼:当作家或者唱歌去。问:啥道理?朋友:陕西贾老师,我原来蛮看好伊,指望再有一位诺贝尔文学奖,现在变成书法家了,每平方尺卖八千,来不及写,吹捧的人眼乌子瞎塌了。我劝伊:有啥想不通,倪萍不也是拍卖了好几十万。朋友凑近压低喉咙:瞎搞,自搭台自唱戏,瞎子吃馄饨自家心里有数;跟进的人听了宣传,一冲动买进,实际上讲是吃药了,焐牢几年没人接盘,揩光死脱,正宗杨百万进去,杨白劳出来。


  我问:那么侬做啥要唱歌哪?朋友用更低的声爆料:有个音乐人,唱得蛮好听的,近几年跟范大师学画了,范大师教得好画勒?笑话,画图的人最最要紧的是屁股要坐得牢,侬看迭几只面孔像伐?伊拉不好好唱歌、写书,串场子轧闹猛,水掏混了,我哪能不可以卡拉OK唱歌哪?我又劝:人家白相,侬也不要当真,现在流行人多势众。朋友辩:屋里瞎弄弄,我没话好讲,关脱,但侬不要大张旗鼓搞,腔调、档次没有了;侬不可以有了点铜钿就可以随便拿一只杯子吃茶,侬如果瞎想八想,迭只杯子可能是不晓得啥朝代失宠妃子的一段孤魂,一滴啥龌龊吐了里厢,腻心伐;腔调是自家做额,档次是人家拨额。



  (上图)范曾与高徒朱军在一起。倪萍曾表示,“朱军最得益的可能不是画,是范曾先生的思想,是国学,是范先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


  (下图)朱军画作局部。朱军的画刘岩文艺专项基金慈善拍卖会上拍出60万元。2014年5月,朱军在中国美术馆举行首次个人画展。


  最后朋友递一小信封,关照回去看。半路耐不牢,打开,一手仿二王信札,还依旧法盖了图司,书钱锺书闲话:大抵学问是荒野老屋中,三二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朝市之显学必成俗学。到迭些,我晓得,朋友的内心里书画是掼不特的,只不过对于书画界的乱象存有不甘。不过,话转过来,朋友所托,相信兄弟,帮忙寻职业即帮忙寻饭碗,如果哪位古道热肠助我那朋友早离是非之地,我先谢了,改天请侬吃茶。(作者系画家)



  姜昆与赵本山在深圳卫视的一档综艺节目PK书法。姜昆写下“欢乐无涯”,赵本山写就“万里河山”。 图/中新社(本文转自:民国画事)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