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艺术的解放需要关闭美术院校?


  (摘要:美院这个命名容易阻挠艺术,历史上的学院派一直是艺术的死对头,现在学院派还在编造理由排斥当代艺术。应该关闭美院来解放艺术。美院可以降为技术学校,其宗旨是传授技术,而不是创作思想。这样学生一进美院就知道是技师,而不是艺术家。)


  艺术本体论在美术学院是个大本营,从进美院的第一天起或者是刚拿到美院录取通知书,或者在美院考前班,这些学生就被框在了所谓的本体论中,即使是艺术到了现在要求跨学科了,也首先要本体,比如“政治艺术”本来是一个词,但在艺术本体论中只会发展出政治+艺术,这样,“政治艺术”不是一个词而是一个词组,就像观念水墨我称它为“贴面水墨”那样,现在我们最后看到艺术本体论下的艺术也只能成为“贴面政治”。


  不管年老年小,一次次的本体论的叫嚣都是从美院自以为自己是学院派的人那里来的。他们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太把自己当作艺术的化身了,这种想象在艺术本质主义和神学时期可以,放到现在就把艺术与人之间的关系搞颠倒了。我再把它重新还原过来,即不应该让人成为艺术的化身,而要让艺术成为人的化身,是人的存在话语导致了艺术这样的结果,艺术是导致出来的,我用“导致”一词意指艺术与其对象不是必然有一个对应的法定关系,而是或然生成的,包括它的多层性、多角度或飘散式发生。


  美院这个命名的结果告诉我们的是反而容易阻挠艺术,不但历史上的学院派一直是艺术的死对头,而且当代艺术确实不需要从美院而来,到现在学院派还在以正统和有功夫的理由排斥当代艺术中的非艺术。关于艺术与政治的分歧,我本人就有了二十年的争论的经历,这种时间的浪费,全是因为有了美院而把人的脑子调教成不懂艺术的人了。



  关闭美院、解放艺术就是从这样的理由中来的,美院可以降为技术学校,明确其宗旨是专门传授艺术创作的相关技术,而本身不是艺术,这样不至于误导学生一进美院就是艺术家了。或者直接取消从美院而降下来的技校,把技术传授完全放到社会上,自由成立各种各样的师傅工作室,比如做雕塑的到雕塑师傅工作室去学技术,油画的到油画师傅工作室去学技术,吹牛皮的到吹牛皮师傅工作室去学技术。而原来美院的各功能,包括创作和理论教学由各个美术馆来接替,美术馆的教育部可以扩大为大大小小的“美院”。


  我们已经有的一个词可以继续用,就是“艺术家工作坊”、“批评家工作坊”,“策展人工作坊”、“艺术管理工作坊”等等,美术馆是一个艺术最活跃的地带,也是推广艺术的最直接的现场,当然可以成为诸如此类工作坊的最佳所在地,艺术的流动性、信息的自由度和教授的临时性,都是艺术从强制性走向灵活性、从封闭式走向开放式的最好的桥梁,由于美术馆是非营利的机构,这里的艺术教育也全面免费,愿意来学的人不问背景,不管专业,只要有想法就行,就是美术馆的艺术教育不传授特别各种技能,要学技能到师傅那里去学,或者先学了艺术再去补技能。这样一定是艺术教育改革的最有效方案,一定会让人们想象不出会出现什么样的艺术家,这就对了!


  艺术向艺术家挑战是《批评性艺术兴起:中国问题情境与自由社会理论》一书中的展开部主题。这个主题告诉我们了,艺术不决定于艺术家,当然也就不需要培养艺术家的美术学院,我十年前写过一篇文章是《美术学院培养不出当代艺术家》,现在我再把这个结论往前推一把,有了美院就没有了艺术。罗弗-杰莱早就说过,艺术不可教。格林伯格推动抽象表现主义的理由之一,就是不要学院派,明确学院派是庸俗艺术中的一种。所以“重要的是艺术”这样的口号只适用于庸俗艺术。


  当然,前卫艺术不但反对学院派艺术,还反对艺术这个概念本身。我也已经说过,《观念之后:艺术与批评》是对比格尔的《前卫艺术理论》的双重性批判的继承。当然它不但反对学院派,还反对任何已经成定论的艺术。它要到大家都不认为是艺术的另外的空间中去寻找新的启示。节录自王南溟文章《关闭美院、解放艺术》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