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媒体质疑:2.8亿鸡缸杯背后存在“合法洗钱”


  刘益谦在香港完成鸡缸杯付款和交接环节,并将鸡缸杯盛上茶,大喝了一口。


   小学文化程度的土豪刘益谦豪赌2.8亿买下鸡缸杯,看似人傻钱多,实则是迫于无奈而孤注一掷的装富表演,也许已经是垂死挣扎之举了,当然原因很复杂。


  刘益谦是很会SHOW的,初中缀学干了多年街头小贩和的士司机刘益谦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个四川大学法律硕士,学历来历不明,呵呵。还记得那个超级高调举办上海首富秀的周正毅吗?现在哪里了?蹲监狱里面了。


  《功甫帖》伪作事件动摇了国宝帮的收藏信用,一些靠炒高文物字画来循环抵押骗贷的收藏家面临破产危机。刘益谦拿《功甫帖》伪作忽悠上海政府帮他交了税金,将来会被清算的。


  《功甫帖》伪作事件苏富比一天内从调查改口不调查,刘益谦是要报大恩的。苏富比调查可能会引致美国司法介入,一些在中国盖得住的事情在美国是盖不住的,《功甫帖》伪作内幕曝光那是要毁掉一大批人的。


  一、合法洗钱实质是改良的庞氏骗局


  刘益谦是没有多少钱的,能拿出来炒股的钱也就几个亿,通过循环重复质押信贷一共借了几十亿炒股,股市一直低迷不涨,光贷款利息每年就要还好几亿,刘益谦哪里来钱还利息?刘益谦2010年光是地产股就巨亏5亿,被质疑会资金链断裂而破产。股市不涨可以操控估价嘛,2011年12月,刘益谦的新理益就因为做局操控股价而被证监会罚款521万。


  股市操控被罚那就操控文物艺术品市场呗,艺术品市场没有证监会,你把文物艺术品炒高一万倍也没有人理你,黄龙玉8年就被炒高了一万倍。


  只要国宝帮拼命炒高文物艺术品的价格,刘益谦等人就会源源不断地来钱。道理和股市是一样的。所以无论真货假货,国宝帮都会拼命把它炒上天价,因为文物艺术品市场走低,一大批靠炒高文物字画来循环抵押骗贷的收藏家就会面临破产危机。这种靠炒高文物艺术品来凭空掠夺财富的方式,就是“合法洗钱”的方式。


  为了适应描述瞬息万变的中国文物艺术市场,我不得不创造“合法洗钱”这个新名词。


  1、合法洗钱如何掏空你的口袋


  合法洗钱如何创造财富呢?举个例子吧,我拿100万买入一堆石头,只要花10万佣金给拍卖行,就可以炒到2000万,这时就可以信托抵押贷出1000万。再花几十万佣金给拍卖行,就可以炒高到4亿,这时就可以信托抵押贷出2亿。当然了,炒高后的石头就不能再叫石头了,改个名字叫做XX玉,这样雅一点,马甲都不用换,改个名字就身价万倍了。


  只要炒高石头价格的速度高于贷款利息和佣金等综合成本,就可以源源不断创造新财富。如果炒高石头的价格速度低于贷款利息和佣金等综合成本,或者信托不认可它的价格没人接盘,就面临崩盘。


  文物艺术石头炒家合法洗钱创造的财富来自于哪里?当然是来自你的口袋里。艺术品这些东西没有实质性的经济效益,即使炒高1万倍,它还是个没有实质经济效益的石头。但它会整体冲淡社会财富,造成实际劳动力的贬值,艺术品快速升值的过程,同时就是实际劳动者的劳动力大幅度贬值的过程。你是不是感觉到生活越来越艰难,那就对了,因为你的钱无形中被合法洗钱洗走了。


  如果一种艺术品有一万件,炒高其中一件,实质已经造成一万件的同时升值,也就是说一个合法洗钱炒家会带来万倍泡沫资产效应。一个每年炒10亿元艺术品的合法洗钱炒家,可能会带来10万亿的合法洗钱泡沫资产效应,10万亿的财富被转移到拥有这种艺术品的炒家手里,等于一亿人一年创造的价值被合法洗钱制造的泡沫资产吸走了。合法洗钱炒家对社会的破坏力是非常残酷的,合法洗钱炒家对社会的危害是异常恐怖的。


  合法洗钱艺术炒家所创造的泡沫财富就是洗劫自你的口袋,你10年辛辛苦苦赚了100万,但合法洗钱艺术炒家通过炒高艺术品、文物、古董.....等等来冲淡社会总财富。你的100万可能就只剩下20万的购买力,你的80万就被掠夺走了。本来你花50万就可以买到一套房子,现在你要花300万,你的250就被洗劫了。本来你只要花200万就可以活一辈子,现在你需要花1000万,你的800万就被洗劫了。


  2、现有法律框架下,合法洗钱是合法的


  所谓的合法洗钱在现阶段的法律框架下是完全合法的,甚至连一点法律风险都没有,而且法律还严格保护合法洗钱。也就是说,法律并不能保护你的财产安全,说老实话,绕开法律也并不需要太高的智力。


  举个在法律框架内完全合法的合法洗钱例子,我2年前从我自己的拍卖公司拍下价格1000万的《松鹰图》伪作,但拍卖前我就跟卖家协商好了实际价格50万,拍卖价1000万只是做局,和实质交易无关。现在我把估价2000万的《松鹰图》伪作送拍,在拍卖行炒到4亿,我就可以用《松鹰图》伪作来质押融资2亿。


  本来就协商好的假拍,买方是不会付款的,是利用公开拍卖这个过程把《松鹰图》伪作的价格制造成4亿。当然了我和信托忽悠,买家付不付款,它的价格都是4亿。买家不付款,估格是4亿,买家付款,实际价格是4亿。


  再举个在法律框架内完全合法的合法洗钱例子,这次我是买方,我把一个估价1000万的《黄庭坚》伪作在拍卖行炒到4亿,我就可以用《黄庭坚》伪作来质押融资2亿。本来就协商好的假拍,我实质只支付1000万,而且这1000万可以分期付款或者拖延几年后再付款,甚至最后不付了也无所谓,补偿几十万违约金了事。


  当然,以上2个例子买卖双方都可以是我自己,我叫朋友把我收藏品送拍,我自己买下,或者我送拍,我出钱朋友帮忙买下都可以,拍卖公司很配合,利用《拍卖法》可以屏蔽买卖双方的信息,随便付拍卖公司一些佣金,拍卖公司可以随便报税也无所谓。


  合法洗钱的模式不是庞氏骗局模式吗?说对了,其实质就是庞氏骗局,但是被改良了,改良成完全合法的庞氏骗局。


  这种合法洗钱的手法来源于非法洗钱,但也被改良成完全合法的了。被谁改良了?被中国的贪官改良了,中国贪官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腐败方式,合法腐败。了解合法腐败,就要先从一个故事说起。


  二、中国贪官创造了伟大的合法腐败


  1、贪官和梵高奶奶


  先讲一个故事,有一位县委书记,贪得无厌,虽然有不少举报,但上面有人,也能压下去。在一次重大丑闻之后,县委书记被媒体和反贪人士关注上了,县委书记开始担惊受怕,害怕什么时候就东窗事发。县委书记想,贪污还是要继续贪下去的,不是小贪,是加倍大贪,不贪哪里来钱买官和打点上面的人,而且不是小钱,买来这个县委书记已经花了上千万。


  县委书记是官场的红线,在县委书记位置上提拔上去的,将来才会平步青云,上不去的就是一辈子的芝麻小官。如何大贪又不留蛛丝马迹?如何隐匿贪污来的巨额财富?这才是考验官员的真本领,所有被抓的贪官都是贪污痕迹过于明显,而且巨额财富过于暴露。县委书记开始苦思冥想。


  某天,看到农民画家梵高奶奶的新闻,县委书记触类旁通一下子眉开眼笑,开窍了。县委书记瞄上了他70多岁的老母亲。但是他老母亲不认识字,更加没有画画基础。但领导毕竟是领导,就是比平民老百姓聪明那么一点,他想到几万年前的原始人类也不认识字,一样没有美术基础,但原始人可以画一些简陋的陶纹岩画之类的。


  于是县委书记找来一些陶纹岩画之类原始人画的图案,他叫他老母亲对着描,当然,这是3岁小孩都会画的,何况大人。县委书记和老原配离婚了,娶了他多年的小三,小三生了一个5岁的小女孩,县委书记也瞄上了他5岁的小女孩,叫他小女孩也帮这他老母亲一起画。


  一些和县委书记有权钱交易的商人和需要买官的下属就高价买走他母亲的画。县委书记帮他老母亲移民海外,并在香港和国外多个地区开了账户,方便一些买画的巨款直接在国外支付,也方便他老母亲在香港和国外展览拍卖的时候的权钱交易。领导不愧是领导啊,真是一箭双雕,既可以大肆贪钱,又把他母亲炒成了第二个梵高奶奶。于是第二个梵高奶奶就这样诞生了。(此故事改编自现实版的励志童话,有兴趣的搜索政治腐败丑闻“香河圈地”事件。)


  这就是合法腐败的一个简单的初级模型,把非法的权钱交易伪装成合法的艺术品买卖。从法律上来说,县委书记没有合法收入之外的直接财产和现金,县委书记也没有与贿赂他的商人和下属有直接的权钱交易关系。这就是中国贪官所创造的合法腐败方式,贪官的腐败巨大需求导致部分中国文物艺术品在几年内飙升几百倍,甚至几千倍。


  县委书记自从开窍之后,巴结贿赂高官做到滴水不漏,天衣无缝,甚得高官赏识,被某高官家族拉人核心腐败圈,自从平步青云。其实贪官的为官之道不在于你是否能干,在于你买官受贿的手法是否能绕开法律,即使被知情者举报,也抓不住任何蛛丝马迹,这也是低级贪官能否进入核心高官腐败圈的基本门槛。


  2、高级贪官主导的合法腐败模式


  贪官利用艺术洗钱来合法腐败的模式就是把非法的权钱交易伪装成合法的书画买卖。一些低级贪官利用艺术品洗钱合法腐败的方式是:一般中间人会把贪官和商人带到贪官拜把兄弟的画廊,或者带到贪官的拜把兄弟的字画工作室,中间人会示意商人高价买下一些字画作品,几万到几十万那样的,然后商人所求的事情,贪官就会帮他办好。


  这样腐败方式下画廊和字画家就成为权钱交易的隐蔽中介,一些和贪官关系紧密的画廊和字画家就这样暴富起来了。只要隐蔽中介能够把贪官的非法所得的巨额财富隐藏好,比如转移到国外,这样合法腐败方式在法律上就难以界定为直接受贿,也就是成了合法的腐败。


  被媒体大量曝光的郑州“房妹”一家用的就是这样腐败方式,房妹的哥哥翟政宏注册河南十方艺术馆,用来洗白房妹父亲翟振锋局长的非法收入。只是房妹一家做得比较低级而已,财产过度暴露,而没有把财产转移到国外等方式隐藏起来。


  这种合法腐败方式在高级贪官和国企高管那里就升级了,高级贪官和国企高管非常隐蔽的合法腐败模式是这样的:某商人托高级贪官和国企高管办事,商人在中间人的指点下到香港或者国内的拍卖场高价买下某作品,商人的事很快就办妥,按照协定办妥后商人再到香港或者国内拍卖场高价买下某几幅作品。高级贪官和国企高管与商人在素未谋面的情况下就完成了权钱交易,当然这些是高级贪官和国企高管的手法,非常隐蔽,行内术语叫做防火墙,就算商人出事后举报高级贪官和国企高管,也很难查到蛛丝马迹,根本找不到实质性的犯罪证据。


  3、合法腐败演变而来的合法洗钱


  一些大牌知名企业家参与这种和高级贪官的权钱交易,一开始会害怕买卖艺术品过度曝光,就会给钱委托他的收藏家朋友代买,或者给钱一些专业的艺术贿赂洗钱中介代买。一些本身没有多少现金,但经常在拍卖场天价买艺术品的收藏家,大多是贪官、国企高管和贿赂商人之间的专业艺术贿赂中介。


  一些大牌知名企业家以前在收藏界默默无闻,为什么会突然成为收藏大量字画作品的收藏家,这就是因为这些大牌著名企业家长期合法贿赂高级贪官而来的腐败积累。一些大牌企业家为了贿赂高级贪官和国企高管长期在拍卖场高价买下的大量字画,最后都价格爆升了,甚至有些大牌著名企业家出来忽悠说他的字画升值了几百上千倍,现在价值几百亿几千亿。这都是大量高级贪官和国企高管大量利用文物艺术品合法洗钱的结果,造成几年内一些中国文物艺术品价格爆升几百倍,甚至几千被。


  当然,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就变质了,一些原本靠高级贪官和国企高管合法腐败获利的收藏家群体就独立发展,利用炒高文物艺术品来重复循环抵押融资,炒高文物艺术品后拿去抵押融资,把融资来的钱再次买入文物艺术品来炒高,循环抵押融资,循环买入炒高,大规模洗劫社会财富,演变成上一篇说的大规模合法洗钱,用天价泡沫艺术品来大规模洗劫实际劳动者的财富。


  只要炒高文物艺术品价格的速度高于抵押融资利息和佣金等综合成本,合法洗钱的收藏家们就可以源源不断创造新财富。如果文物艺术品的价格走低,合法洗钱的收藏家们就因为还不起利息和佣金而面临资金链断裂而崩盘破产的危机。所以拍卖场上的文物艺术品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合法洗钱的收藏家们都会合谋抱团一起炒高,制造文物艺术品价格暴涨的假象,最终都是为了蒙骗不断贷款给他们的金融机构。合法洗钱的收藏家们已经严重危害金融安全,并且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利益。


  《功甫帖》伪作事件动摇了整个中国的收藏信用,刘益谦倒下,则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会有大量炒高文物字画来循环抵押融资骗贷的合法洗钱收藏家们破产,所以马未都、朱绍良等人背后的一帮面临破产的收藏家们抱团取暖,力挺面临破产危机的刘益谦,鸡缸杯是《功甫帖》伪作事件后面临破产危机的收藏家们的一个救命稻草,所以就上演了一场疯狂的鸡缸杯表演SHOW。


  即使砸锅卖铁借高利贷也要疯狂炒高文物艺术品的价格,慢点崩盘总好过早点崩盘,慢点死总好过早点死,这就是为什么这批合法洗钱的收藏家们最近疯狂表演的原因。这些疯狂制造泡沫的表演已经严重违背中央新政,法律的清算迟早会来,时间问题。只要金融机构一追债,合法洗钱的收藏家们大部分就会破产。


  当然了,最大的危险来源于中国艺术市场的原罪,为了降低炒作成本,这批合法洗钱的收藏家们的收藏品绝大部分来源都不干净,只要追查收藏品的来历和追查艺术品交易税,这批合法洗钱的收藏家绝大多数都会面临破产和涉偷税漏税进监狱的危机。


  三、非法洗钱中的真假艺术品抵押融资


  不但是真的文物艺术品可以炒高抵押贷款,假品一样可以炒高抵押贷款,假品通过拍卖场洗白后,就可以把法律风险规避到拍卖公司。


  1、直接向银行贷款


  2011年媒体曝光一个惊人的文物融资骗贷案例:一个假的“金缕玉衣”被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等5名顶级鉴定专家鉴定出24亿元的天价估值,被富豪谢根荣从建设银行骗取了10亿元的贷款。富豪谢根荣破产没钱还贷后,此案例曝光,当然了,谢根荣不破产,此事就会一直被盖住,不会曝光。


  此种直接用伪作骗贷方式风险极高,容易引致法律追诉和犯罪。但如果把伪作在拍卖场洗白并顺便炒上天价后再质押融资就可以规避法律风险,伪作通过拍卖场漂白已经成为业界主流。


  比如,2012年苏富比爆出了拍卖史上的假品洗白纪录,一件估价为1000美元的锦上添花纹瓶仿制品,拍到1800万美元,为了洗白炒高了2万多倍。


  刘益谦的《功甫帖》疑似伪作也是通过苏富比拍卖洗白,刘益谦的《松柏高立图》疑似伪作则通过嘉德拍卖漂白,网友曝光《松柏高立图》疑似伪作是刘益谦从自己的道明拍卖公司买下。而在苏富比操刀《功甫帖》拍卖的张荣德,就是2005年和刘益谦合股创办道明拍卖公司的股东和总经理。


  2、发行信托融资


  艺术品信托融资流程:艺术收藏家1年前买下价值200万的艺术品,如何收藏家利用艺术基金吸纳2亿投资本后,艺术收藏家将这个200万的艺术品送拍,再动用艺术基金花2个亿天价买回来。这样艺术收藏家就成功骗取了这2亿融资,在2~3年基金期限到期后赎回并付给基金一定的收益率,比如年10%的收益率。这比从高利贷等地下金融体系内融资的利息低多了。


  一个艺术品信托融资个案,2010年4.3亿天价伪作黄庭坚《砥柱铭》的故事,一副被日本90%以上专家认定是日本造假集团伪造的黄庭坚伪作《砥柱铭》,辗转流到台湾商人手里,这幅在国际拍卖行根本无法上拍的疑似伪作,被保利估计8000万,上拍后被买家王耀辉以4.3亿天价拍下。在作品还没有付款交割的情况下,就已经被王耀辉抵押给自己的信托公司,从合作银行获得2.5亿的信托基金融资而转投地产。同年轰动全球的5.54亿元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也是王耀辉买下的。王耀辉为什么热衷于天价买下?因为王耀辉缺钱,王耀辉利用雅盈堂和吉林信托建构的艺术信托质押融资产业链,通过发行艺术信托基金产品,成功融资16亿转投地产。


  半年后的2010年11月份王耀辉故伎重演,用5.5亿在伦敦郊外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拍卖公司拍下一个估价只有几百万的乾隆瓷瓶,但由于英国拍卖公司和卖家的较真,王耀辉的这次虚假拍卖然后质押融资的故伎没有成功。这次轰动全球的假拍个案被国外媒体误读成为“瓷器爱国主义”。


  2010年媒体曝光的外界的传闻:4.3亿伪作《砥柱铭》实际成交价也许就是估价的8000万。王耀辉是凭保利拍卖的开出的发票来作为抵押凭证的,但发票可以因为最终未付款而注销,而《砥柱铭》到现在还在保利的保险柜里面。也就是说,一幅没有实际成交的疑似伪作被王耀辉用来抵押融资约2.5亿转投地产。


  王耀辉因为涉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杨琨受贿案被连带调查,所以4.3亿《砥柱铭》伪作信托融资案才得以曝光,否则4.3亿《砥柱铭》伪作又成为一个富豪炫富传奇。


  当然,一些中国艺术品市场上的炒作原罪是经不起调查的,查一个死一个,2011年中国艺术品基金排名前3位的3家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全部被拘留协查,排名第一的北京艺融民生负责人民生品牌总经理何炬星被拘留调查,排名第二的北京雅盈堂董事长王耀辉被协查,排名第三的北京邦文董事长黄宇杰被拘留调查。


  新政后反贪打黑打老虎方向可能会向艺术品收藏领域蔓延,所以这批收藏家所面临法律风险危机越来越严重,于是他们开始抱团炒作所谓买回国宝的表演,可惜演砸了,《功甫帖》伪作事件买回的了假品。故宫博物院专家杨丹霞曝光刘益谦知假买假,还涉嫌勾结政府官员欺诈政府帮他交税。


  帮助收藏家融资的国内的艺术品信托基金主要有两种类型:融资型和投资型。


  融资型信托的基本模式是:以信托资金收购收藏家指定的艺术品,到期后由收藏家以约定的溢价回购(如年利10%)。在这一模式下,信托项目所投资的艺术品价值涨得再高和暴跌得很低都无所谓,其收益率只取决于信托项目与所投公司的回购协议。所以,融资型信托实质上是艺术品抵押融资贷款,其用途是过桥贷款,并不能称为基金。


  投资型是直接进行艺术品买卖,但为了规避风险,部分采用融资型的稳定收益并引入第三方对冲基金。但无论是何种类型,都是筹集公众资金被收藏家进行定向的艺术品投资,其最终都是成为收藏家的艺术品融资骗贷的对象,最终把非法集资伪装成艺术品投资并合法化了。


  3、向地下金融机构融资


  忽悠不了银行和信托的,可以向高利贷、担保公司等地下金融系统抵押融资,国内地下金融体系估计有十万亿的规模。庞大的地下金融与没有监管的艺术市场结合,这是一种没有违法风险的暴利游戏,合法洗钱的收藏家借助地下金融的泛滥,正在大规模掏空你的口袋。


  艺术品向地下金融体系融资和集资的一种做法是纯粹把艺术品作为一种货币凭证,而不用理会艺术品的实质价值,但需要用一些技术手段绕开税收问题。这种做法纯粹就是为了绕开法律,把非法的集资和融资过程包装成合法的艺术品买卖。


  如果吴英学会利用艺术品融资和集资,她就不会面临牢狱之灾了。国内那些没有主营产业,靠买卖艺术和文物收藏的富豪,其真实目的就是国内庞大的地下金融和黑金暴利,其工作和吴英并无二样,只不过已经把民间借贷、高利贷、融资、集资、担保等伪装成合法的艺术品和古董交易。刘益谦是没有主业支撑来创造财富的,刘益谦的钱从哪里来的?


  艺术品无论用何种方式融资和集资,有一个条件是必须的,就是要把艺术作品的价格炒高几十倍或者几百倍,艺术品的实际价值就作为这种融资和集资成本的一部分。比如实际价值只有100万元的,可能按照1亿的虚拟价格来交易,因为这100万元的实际款项是要支付给卖家的,这100万元也就是这次5000万融资和集资交易的成本组成部分。当然了,如果是自买自卖,这100万元也可以省掉,只需要付20万佣金给拍卖行。


  中国艺术品拍卖会的这种交易叫做虚拟交易,为了为什么中国艺术品的交易价格被炒高到实际价格的几百倍,原因就是虚拟交易这么回事,举个例子,交易双方A和B需要做局《F4》,A和B商定实际交易价格100万,A和B便联手拍卖行假拍,A和B在拍卖过程中把价格抬高到5000万,这个5000万就是虚拟成交价格。A和B按照实际交易价格100万付佣金20万给拍卖公司,拍卖公司也按照20万收入的6%交纳营业税。拍卖公司按照《拍卖法》规定对交易双方A和B的真实资料进行保密,也没有法律要求拍卖公司需要公开实际交易价格。假拍和虚拟交易的成本非常低,也没有任何法律风险。


  中国艺术品拍卖中,超过1000万的交易有一半是最终没有付款的,拍卖只是为了制造一个虚拟的价格而已,一些收藏家为了制造虚拟价格,连佣金都要省了,所以没有付款,能骗就骗了。当然了,最终付款的也是按照双方商定的价格,拍卖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刘益谦和王耀辉包揽了中国最贵的4个艺术品天价假拍案例, 2011年4.255亿齐白石《松柏高立图》是刘益谦送拍的,2010年刘益谦3.08亿天价在拍卖场买入《平安帖》。2010年王耀辉4.368亿买下黄庭坚《砥柱铭》,同年轰动全球的5.54亿元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也是王耀辉买下的。当然这4个天价最终都没有付款交割的天价假拍。


  2011嘉德春拍,刘益谦以8160万天价拍下陈逸飞《山地风》油画,打破中国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这已经是刘益谦第三次买下这幅作品了,第一次是刘益谦与人合伙同样在嘉德以286万买下同一幅陈逸飞《山地风》。也就是说同一幅陈逸飞《山地风》油画,刘益谦重复买了3次,当然价格也“买”高了几十倍。


  四、艺术合法洗钱中的天价假拍


  1、中国艺术市场的3个核心骗局


  第一,艺术拍卖场就如赌场,艺术品就是赌场筹码,个别人在拍卖场制造的天价艺术赌注并不能作为普遍性的社会公共价值观,也就是说中国天价艺术品的价格可以由几个炒家在拍卖场随便定价,但不能作为艺术品的实质价值。


  所以,把某类艺术品炒高几十倍几百倍来洗钱和质押骗贷是常态,比如王耀辉就干得很轰动。中国艺术市场上最高的4大天价艺术品就由王耀辉和刘益谦包揽 。如果利用拍卖场上的赌注来恶意误导社会公共价值观就严重违背了社会公共利益。


  第二,中国拍卖场上超过1000万的天价艺术品有一半没有付款,即使最终付款的也并非按照拍卖价格付款,可以按照拍卖前私下协商价格付款。也就是中国天价艺术品大多是天价假拍,国外严肃学术机构都不采信中国艺术拍卖行的数据。中国的艺术品拍卖公司也不需要按照实际成交额来交税,可以自己随便报税。


  第三,比如油画国画这些艺术品并不具有实质性的经济价值,炒家A要获利,就必须找到炒家B用更高的价格买走艺术品,炒家B要获利,就必须找到炒家C用更高的价格买走艺术品,这就是著名的庞氏骗局模式,艺术品市场的实质就是庞氏骗局。


  是不是很像比特币?对了,艺术品就是比特币,只不过艺术品价格操控比比特币容易1万倍,比特币还需要众人参与炒作,但艺术品只要几个炒家就可以炒高几十倍、几百倍、几千倍,甚至一个炒家自买自卖也可以炒高几十倍、几百倍、几千倍。


  2、刘益谦涉及的最轰动的天价假拍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高度疑似伪作洗钱的天价假拍很多,司法调查究竟什么时候开始?这是悬在收藏家头上的司法大刀。


  最轰动的一个伪作假拍个案就是刘益谦和国企电广传媒联合制造的。2011年的5月22日,中国嘉德拍卖有限公司春季拍卖会现场,刘益谦送拍的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 篆书四言联》以4.255亿元成交,买家是国资企业电广传媒旗下中艺达晨 。这个天价买卖被大量媒体质疑,中央电视台就公开质疑了2次。


  有网友曝光《松柏高立图》中画和书法都是刘益谦从自己的上海道明拍卖公司购买。《松柏高立图》来源哪里有待调查。但如果刘益谦送拍的“伪作”真是从刘益谦自己的上海道明拍卖公司购买,根据《拍卖法》规定拍卖公司可以保密交易双方的信息,刘益谦就可以利用拍卖法来隐藏这件“伪作”的来源。除非刘益谦自己承认,否则媒体难以追踪这天价“伪作” 的来源。


  2005年,刘益谦与张荣德合资创办上海明道拍卖公司,张荣德担任总经理。张荣德现任苏富比拍卖行中国书画部负责人,拍卖《功甫帖》是他到苏富比后首次主持书画业务。有网友曝光《功甫帖》也是来源于上海道明拍卖公司,消息是否属实?也许需要司法机关才能进一步调查。


  2010年11月20日嘉德秋季拍卖会王羲之草书《平安帖》以3.08亿元人民币成交,买家刘益谦,这天价交易至今未付款交割而成为刘益谦制造的第二大天价假拍。


  天价假拍是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的常见骗局,天价假拍一般有2种,第一种是很明显的伪作天价拍出,第二种是只造天价不买单。


  第一种,很明显的伪作天价拍出目的一般是洗钱,就是把黑金洗钱、贪污公款、巨额贿赂伪装成艺术品买卖。当然,这种情况买卖双方是约定好的自买自卖内部交易,用伪作天价诈骗第三方的可能性很低,因为会面临恐怖的法律和刑事追诉。


  第二种,只造天价不买单有2个可能,第一是洗钱中的做局环节,就是为布局好的关联艺术品洗钱抬价来制造洗钱条件。第二是天价艺术品骗贷中的做局环节,制造虚拟天价艺术品来抵押融资或者集资。当然,这种情况买卖双方是预谋好的,拍出天价因为反悔不付款的可能性很低,因为会为商誉带来巨大损失,并且带来很麻烦的法律追诉。


  3、中国艺术市场的12个亿元天价假拍


  除了刘益谦参与涉及的2个亿元天价假拍之外,国内艺术品市场还有10大亿元天价假拍。


  2010年11月11日,一件乾隆瓷瓶在伦敦一个不知名的小拍卖行(Bainbridge拍卖行)拍出5160万英镑的成交价(约为人民币5.5亿元),2010年6月3日保利春季拍卖会黄庭坚《砥柱铭》以4.368亿元人民币成交,作品高度疑似日本造假集团出品。这2个天价假拍都是王耀辉制造的,目的为了炒高艺术品来抵押融资。


  2011年6月4日,保利春拍过云楼藏王蒙《稚川移居图》专场,元代画家王蒙《稚川移居图》在北京亚洲大酒店拍出4.025亿高价,为未付款假拍。


  2013年1月21日,张大千《泼彩山水》在济南翰德拍卖以2.5亿元天价成交。作品被业界人士指认伪作,伪作《泼彩山水》乃临摹自张大千《庐山图》中间部分。


  2011年11月17日翰海秋拍傅抱石《毛主席诗意册》以2.3亿刷新傅抱石作品成交纪录。此天价交易最终没有付款,成为一个神秘的天价假拍事件。


  2011年1月北京中嘉国际拍卖以2.2亿元拍出“汉代青黄玉龙凤纹化妆台(含坐凳)”,使其成为2011年中国艺拍市场最贵玉器。后媒体曝光“汉代玉凳”产自江苏邳州,成本仅为50多万元。


  2011年11月13日,中国嘉德秋拍夜场备受瞩目的齐白石《山水册》最终以1.94亿价格成交,此天价交易至今未付款交割。此天价假拍疑似为4个月后的4.2亿齐白石天价假拍做铺垫。


  2011年11月19日,吴冠中油画巨制《长江万里图》在北京艺融秋拍被958号买家以1.495亿元拍下,不仅缔造了吴冠中个人拍卖世界纪录,同时也刷新了华人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媒体曝光此画至今未付款交割,是2家北京的艺术基金协同制造的天价假拍。


  2012年1月2日,广东中翰清花拍卖“清花岁月”跨年拍卖会,其中一件宋徽宗《瘦金千字文》书法作品拍出了1.4亿元天价。时隔仅一日,媒体曝光收藏有宋徽宗《千字文》唯一真迹的只要上海博物馆。


  2011年5月深圳文博会齐白石的《群龙入海图(百虾图)》伪作假拍出1.2亿元的天价,最有意思的是:拍卖主办单位提前提供给媒体的通稿中,就提到文博会将展出拍卖价超过1.2亿元的齐白石《百虾图》。还没拍卖,就能够精确预知到最终拍卖的1.2亿“天价”。


  (本文来源:艺术战争公众号)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