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回归本真 书画家最终还需靠作品说话

  当下社会,伴随着经济和科技水平的“高歌猛进”,人们也变得愈来愈浮躁,书画家也在这场喧嚣的洪流中深受侵染。大家都急于争名夺利,当利不让。焦躁不安的心态书写在眉宇之间,能够静下心思来鉴古出新者寥若星辰。书画作品也日渐变得俗中无雅,毫无意趣可言。纵观历史,历朝当代仅有的几位书画界可津津乐道的大家,又有哪个不是因其在书画技艺的传承中有独到建树而名垂青史,可被后世颂扬至今的?




  追名逐利者,借以提高自己生活质量是无可厚非。但前提是您必须具备相应的资本。在艺术道路上自己要有建树和个性。在传承和发展艺术的道路上,诸多执牛耳者,靠的绝不是钻营、浮夸,靠忽悠别人给自己带来的名利恍如过眼云烟,很难持久。最终,只有靠作品来诠释自己的书画家,才能够被后人铭记在心上,被载入史册。拂去浮华,回归本真,对自己和历史负责,是当今书画界应当认真对待的实际问题。




  如今在社会上行走的众多所谓书画界名流,在行走江湖时展示的一张张名片,就足以使那些不明就里的追随者唬得一溜跟头。光是那些所谓的某某书画研究院的顾问、某某画院的名誉院长、某某大学的客座教授、某某协会的名誉主席,如此等等。多得名片已排列不下,不得不另作背面安排。名头愈来愈多,名片也愈做愈大,加之长发披肩,唐装加身,目无一物的噱头。让接受其名片者不由得“心生敬意”,仰慕之情溢于言表。大家对您的推崇,但最终还是要您留下一些墨宝的。于是乎,那些虚拟的名头再也无法掩盖其虚空的作品实质,轻浮、无力的表演和作秀,让那些原本仰慕者也都大失所望。


  当下,诸多书画家,刚走出师门,却考虑的均为“开宗立派”的宏伟蓝图。于是乎,国内“群雄并起”,瞬间多出许多“割据一方”的画派来,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但大多是“说的比唱的还好”,见面不如闻名。


  远的不说,单说像齐白石、黄宾虹、李可染、张大千等近现代能叱咤艺术界的“大腕”人物,有几位是因开宗立派而扬名于世的?但谁又能不压心底的敬仰他们呢?当然,近代因画派而闻名的画家也不乏其人。如岭南画派的高剑父、高奇峰、关山月;金陵画派的傅抱石、钱松喦、魏紫熙;长安画派的石鲁、赵望云;现代颇有名望冰雪画派的于志学等等,均可称得上是艺术界泰斗级人物。但人家的画派却不是“喊”出来的,靠的是在艺术上高深的造诣和社会影响力,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结果。也可以说是外界为了便于区分和记忆而归纳总结的结果。


  俗话说,只有区域的,才有世界的。一个书画家,要想即对得起自己,又同时对的起历史,就要用自己的艺术成果来说话,内外兼修,功夫多在画外。鲜花一时的鲜艳,但最终还是要归尘归土。到后来大家可以用来做比较的不单单是艺术上的成就,更注重的应该是个人内在的修为。(本文作者为国画山水轩总编辑刘东方)图片来源于网络,于本文无关。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中国美术奖·创作奖金奖作品欣赏

[理论] 百年文艺巨匠称号折射功利心态

[理论] 专家谈张大千:传奇人生改写中国美术史

[理论] 贺荣敏:创作守望黄土家园 研究关注现代艺术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