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张大千只能算一个大画师


  无论在社会上还是艺术界中,张大千的名字都是响当当的。其作品的市场价格基本在每平尺100万元左右,傲视与之同辈的绝大多数画家和不少古代画家,更令其师曾熙、李瑞清等难望其相背,堪称市场中绝对的“领头羊”。生前的成功和目前作品高昂的价格是否等同于艺术成就,值得当下的收藏投资者和艺术家深思。


  著名学者傅雷曾对张大千的画作发表过如是看法:“大千画会售款一亿余,观其所临敦煌古迹,多以外形为重,至唐人精神,全未梦见,而竞标价五百万元(一幅),仿佛巨额定价可抬高艺术品本身价值者,江湖习气可慨可憎。”称张大千一生最大本领是造假石涛。一向以严谨著称的傅雷的批评,不是金针,但道出当时一些人对张大千作品的不同看法。


  但凡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大师必然于艺术的长河中、在时代精神、民族文化和个人独创风格等方面有重大开拓,彪炳于后世。张大千生性放旷,一生漂泊。其作品终其一生都没能跳出师承有绪、传统功力、画技三昧上的“为艺术而艺术”的小天地。生前,他的处世精明机巧,攀附在高官、富商之间为世人所知,是其人格特质的反映,致使其作品格调不高,媚俗迎人,一定程度印证了傅雷所言并非空穴来风;在传承民族文化上,他是全能型画家,绘画、书法、篆刻、诗词亦无所不通。但全通全能并不意味着达到了形神浑然天成的至高之境。其碑派的用笔特点,给人一种直率、刚猛的感觉,外观漂亮,细品则缺乏传统文化蕴藉、含蓄的基本涵养,也常为人所诟病。个人风格上,他几乎一生都是描摹古人,用前人的笔法进行创作,在风格突破上并没有多少建树。


  敦煌壁画的精细临摹成就了他,实际上也限制了他,甚至有人讥其有“行画”之弊。尽管晚年受日本和西方的影响,尝试用泼墨泼彩的形式,力求突破,但依然没有跳出他自己营造的有形藩篱,达到中西融合的无像境界。有学者认为,尽管张大千反复宣称自己这是源自唐人王洽的泼墨,但却未能让众人信服。泼墨泼彩法的运用,有效掩蔽了张大千晚年精力、笔力衰退的颓势。


  就金石气而言,他不如吴昌硕;就文人画所蕴涵的典雅、蕴藉而论,他不如溥儒;就笔墨时代感而论,他不如徐悲鸿、齐白石;就中西融合而言,他不如林风眠。然而,他的价格却令以上诸位中的大多数望尘莫及,反映了当下艺术市场的收藏审美浅薄的现状。细究其因,不外如下:其一,以为艺术知名度等同于艺术成就,名头大的自然更加值钱,跟风购买,乐此不疲;其二,市场人士对中国传统文化了解还停留在表面程度,以为好看的就是好的艺术作品,对中国艺术发展缺乏高屋建瓴的理解和正确的分析判断。其三,缺乏对艺术水准较高而名气相对较小的艺术家予以认可的勇气。


  艺术家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艺术也不具可比性,但艺术是有标准的,一个艺术家无论全能还是专精,都应该纵身于大化,以小我成就大我,创造出既有民族特色又有世界语言的艺术作品来,才堪称大艺术家。从这个意义来说,张大千称不上大艺术家,只能算一个大画师。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