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中国画写生的当代意义


  石丁 海芋图 121×105cm


  中国画自近代以来在西方艺术的笼罩之下被迫转型之后,西方艺术写生的观念必然成为中国画的一个重要内容。尽管中国传统绘画也有写生的观念,但其理念、方式、评价等方面都完全不同。到今天,中国传统的写生观念已完全失传,这是非常令人惋惜的事情。因此,今天的写生就只有西方一条路可走。但在这条路上如何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得。


  石丁近期的一批水墨写生画就画出了自己的意味。作为生活在南国的北方人,他的取材也自然是南北兼顾,其中包括了芭蕉、牡丹、枯树、老梅、石榴、玉米等。但这还不仅仅是地域性的,这其中有传统题材,也有现代以来新的开掘。这种题材的选择,一方面说明石丁接受了传统与现代两个方面的观念;另一方面也表明了他在题材上开放的思维。在传统文人画中,题材的选择是与人联系在一起的,或者说,题材是画家人格的体现。从这方面说,石丁既怀着一种对传统的敬仰之情,又没有脱离他自己的生活。这对于一个画家建立自己的艺术表达是十分重要的。


  水墨写生或以水墨来表现事物,必然涉及到中国画的笔墨。特别是写意花鸟画,对笔墨更是有着更高的要求。近代以来,海上画派的吴昌硕开创了现代花鸟画以书入画的先河,将笔墨与对象有机结合在一起,并表现出高古的意趣。随后为诸多艺术家所效仿,并藉此走出自己的道路。石丁的近作也应属于这个大的趋向的一部分。他的画注重笔墨本身的塑造力,将不同物象的质感和肌理与笔墨的使用有机地结合起来,显得干净而富有趣味。在像《丰收在望》这样的作品中,这种结合达到了很高的水准,其本身就已经是一幅具有独立审美价值的作品,其中既有笔墨的趣味呈现,又以其乡土气息而重新诠释了花鸟画的含义。尽管石丁的这些写生作品还有很浓郁的西方造型色彩,因而减弱了他作品的表现力,这也是他以后的艺术需要进一步思考和调整的方面,但他也在以其严谨的造型及其与笔墨的结合实践着中国画的笔墨的现实适应性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对他以后的发展具有奠基的意义。


  近些年来,花鸟画的直接写生已经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它已不再是为创作所作的素材准备,而是具有了自身的独立价值,甚至是画家某种艺术观的表达。现代许多中国画大家都是从写生起步,并最终找到了自己的道路。显然,石丁正处于这样的过程之中,其蜕变还需假以时日。他沉着的心态和积极的探索可以说已经让我们看到了他的未来。


  (作者为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理论研究院院长)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邵大箴:童乃寿的中国画志在拓展与创新

[理论] 全国美展评选存在严重“圈地化”

[理论] 中国画写生的当代意义

[理论] 詹建俊:油画艺术创作 风格即人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