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与山传神 与花写照—浅析马健郡的国画


  品马健郡的国画,一种清新、刚健之气扑面而来。


  马健郡自幼即受青州美丽大自然的熏陶,少时就萌发了以画笔为祖国山河树碑立传的愿望。几十年来,他利用业余时间,潜心研习中国山水、花鸟画,既学古人又重写生.将中西画法融为一体。追求创新走自己的路子,又不失传统技法的素养。他传统功底深厚,笔下山水或雄浑苍润或清秀雅致,无不情趣盎然、意境深邃。



  马健郡坚持以自然造化为师 ,擅于在自然景象中捕捉灵感,发现美感,使他的作品贯穿着源于造化的生命气息和清新感觉,展示给人一种来源于自然的生机和美感。他注意观察不同角度、季节、气候等条件所形成的变化,对山水远观近觑,四时、朝暮之景可使一山具备多山之意态。为了写生,他一个个山村踏访,一处处胜景游览,一座座崇山峻岭登攀。精神所至,物我两移,触到一种 “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之境界。同时,他认真研讨南北朝谢赫的《画品》,对谢赫倡导的“六法”(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熟记于心,并用于实践。



  纵观马健郡的山水,以水墨着色为主。青绿浅绛,以色破墨;画面雄峻嵯峨 ,苍茫浑厚,气势恢宏,意境优美。从风格、气度到技法,都显现出一种北部画家特有的浑然、厚重与苍茫,观之令你的胸怀空旷起来,吸入的空气也仿佛变得清新起来。他所画崇山峻岭,往往以顶天立地的章法突出雄伟壮观的气势,厚中有清,实中有虚,刚中有柔,静中有动,极富神韵,耐人品读。画家用粗犷的浓墨,勾勒出连绵起伏、苍苍莽莽的群山和山与山之间的分割、咬合;用细腻的笔触,皴擦描绘每座山的峰脊、岩壁和沟脉,山石的棱角、纹痕,山间漂浮的云雾,山崖上奔流的瀑布,及山麓刚劲虬曲的巨树;再衬以舟桥行旅、竹篱茅舍、小桥危栈、亭台楼阁,成功刻画出北方山水“山峦浑厚、势状雄强”的特点,具有极大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他自身的直率、豪爽、大气,都体现在他的画作中,使他的山水画有独特的大气象、大笔墨。


  马健郡工于山水,亦擅花鸟。他笔下的花鸟构图简洁明快,笔墨细腻洒脱,形态活泼多姿,颜色明丽浓重。不论是春风中飘拂的紫藤、雍容绰约的牡丹,还是亭亭玉立的荷花、雪中怒发的红梅,皆秀雅清新,端丽飘逸,意趣盎然,给人留下过目难忘的美好印象。


  文如其人,画亦如其人。正如元“四家”之一的王蒙所说:“山性即我性,水情即我情”。马健郡先生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东夷画院院长。他为人厚道、豪放、热情,乐于助人,热心公益事业,且经常组织各种书画活动,为本地的文化事业添砖加瓦,受到了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评。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道学禅宗是中国山水画的画理基础

[理论] 山水画技法-水墨山水

[理论] 中国人物画的基础技法解析

[理论] “厅官退书协”应成为书画艺术圈的新常态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