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 陈传席《评刘海粟》全文

  陈传席《评刘海粟》发表于《江苏画刊》1996年5月号。摘自简繁著《沧海》三部曲之三《见证》第三十七章:不废江河万古流。全文是:


  鲁迅先生曾对刘海粟的虚假作风表示不满,他说:“‘刘大师’的那一个展览会,我没有去看,但从报上,知道是他包办的,包办如何能好呢?听说内容全是‘国画’,现在的‘国画’,一定是贫乏的,但因为欧洲人没有看惯,莫名其妙,所以,这次也许要‘载誉归来’。”这段话收录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鲁迅全集》第12卷中,“刘大师”三个字打了引号,注释中特别指明“指刘海粟”;“载誉归来”四字也打了引号。刘海粟真的能“载誉归来”吗?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不必明言。其实,这类事并不稀奇,我们现在的画家到国外去办画展,不论惨到什么地步,回来时都要大吹大擂,表示“载誉归来”。


  我年轻时也好吹牛皮,后来年纪大了,也就渐渐不吹了,至少在学生面前不好意思吹了。刘海粟则不然,他牛皮吹得太大,而且不论场合,在学生面前也吹,日本有个外相称他为老师,人家不过是客气一下,他回来便说﹕我有个学生是日本外相,他拜我为老师……。太虚假,又喜欢上靠大官儿,以和大官儿厮混为荣,并以此炫耀。都不像一个艺术家。所以有人贬刘海粟,把他的画说得一文不值时,我听了都很高兴。但我自己从来不讲,老实说,他的画还是不错的,很有点气势,我不能因人而废画。但他的画也绝没有他自己吹嘘得那么高,更不像他的崇拜者推崇得那么高。论传统功力,他远不如陆俨少;论突出风格,他远不如李可染;论艺术品质,又差傅抱石甚远。因此,他绝对够不上大师。我说他的画很有一点气势,但一细看,内在又不足。画如其人,刘海粟到处吹嘘,其实他自己胸中有数,他本人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他在国外没有读过大学,到法国去考察,东跑跑、西看看,也没有正式留过学。他没有像徐悲鸿那样扎扎实实地练过基本功,实实在在地接受过高等教育。


  一般人说刘海粟是教育家,主要功劳是在美术教育。当然,刘海粟在美术教育上有一定功劳,谁也不可否认,但功到什么程度,有必要说清楚。刘海粟的崇拜者说他建立了中国第一所美术专科学校。这恐怕不合事实。中国最早的美术教育在高等学堂内出现的是开始于1902年的三江师范学堂(后改为两江师范学堂),后来成立了专门的图画手工科,虽然只是一个系,但规模也比尔后出现的专门学校要大。因此,最早的美术教育应是两江师范学堂,即今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的前身,功臣应是李瑞青。要说专门的美术学校,最早要数在上海徐家汇由外国人办的学堂。中国人最早办专门学校的是周湘。周湘从日、欧学习绘画回到上海,1911年夏创办了中西美术学校,后改为中华美术学校,刘海粟、徐悲鸿都在这里上过学,虽然只上过几个月。上海图画美术院(上海美专前身)于1912年11月议始,1913年正式成立,创办人和首任校长是乌始光,刘海粟当时17岁,挂名副校长。他既不是创办人,又不是首任校长,他自己还是个孩子,还没受过正规的教育,怎么是创始人呢?如果说刘家出了钱,那只是他父亲之功。说刘海粟创办了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从哪一方面考察,都是完全不存在的,何况这学校也不是第一所。李瑞青第一,徐家汇第二,周湘第三,上海美专至多只能数第四。说刘海粟第一个使用裸体模特儿,也是不合事实的。第一个使用裸体模特儿的是李叔同,这是画史常识。但刘海粟喜欢宣扬,李叔同是实实在在的人。刘海粟后来虽任校长,他去欧几年,去日、去印尼,学校又停了几年,即使他在校内,也不太问事,说他在美术教育上有多大功劳,我看还是慎重点好。


  研究刘海粟最大的问题是他自己讲的话都不可信,举一个例子,他说他和大翻译家傅雷是好朋友,傅雷在法国失恋想自杀,是他救了傅雷。我读到他在三本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他讲述,别人记录),具体情节都不相同。其一说傅雷拿着手枪准备自杀,刘一面稳住他,一面暗示妻子去给他送东西(茶水?),趁傅雷不注意时,妻把其手枪藏了起来;其二是说傅雷要自杀,刘大声喝斥,然后上去把手枪夺下来扔出去(和他妻子无关了);其三是说傅雷要自杀,刘一面劝说,一面示意妻子近前装作安慰傅,冷不防地把枪夺过来。当然,有人会有记忆上的错误,但这个具体情节绝对不应该记错。


  刘海粟多次说,徐志摩和陆小曼结婚,他从中帮了很大忙。但据当时知情人回忆和徐志摩研究专家研究,这事根本和刘无关。类似的例子太多了。刘海粟又说周恩来是他老朋友,但我查了当时由周恩来主持的重庆《新华日报》1945年8月23日版,刊有《文化汉奸名录》,第一名文化汉奸是周作人,第二名文化汉奸是管翼贤,第六名文化汉奸就是刘海粟,在“刘海粟”三字旁边打了三个黑点(重点号),下面还有一段文字说明:“这位有名的画家在太平洋事变后由南洋到上海,受敌伪的利欲的诱引,下了水,公然对伪新闻记者发表谈话,称颂‘大日本’的‘王道’了。”类似的问题还很多,我这里只是举一个例子。


  刘海粟发表的文章会令人头疼,很少是他自己写的,大多都是别人代笔,只要能发表,内容是不太讲究的。他一生中每一阶段都要找一个人代笔,傅雷、滕固替他写过文章,后来温肇桐替他代笔时间较长,再后来是罗叔子,“文革”后,替他代笔写文最多的是柯文辉。另外,南京艺术学院还有几位老师替他代过笔,柯文辉和南京艺术学院的几位老师都亲自告诉过我为刘海粟代笔写文之事。柯文辉做过的事和讲过的话,都不会否认的,他现在在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近代大画家如黄宾虹、徐悲鸿、傅抱石、潘天寿等,其诗文著作都是自己写的,我们研究他们便有了可靠的根据,而刘海粟的文章和著作是别人写的,代笔人有代笔人的思想,以之研究刘海粟就不行了,这太麻烦。我的意见,研究近代美术史的学者和机构,要趁柯文辉等人还健在时,(罗叔子虽死,他的友人还在)一定要弄清楚,哪些是代笔,哪些是真笔,否则以后就要麻烦了。


  有很多人佩服刘海粟文才,说他的对联很有哲理,颇高明,比如“甘守时穷方为士,不为人忌便非才”、“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随天外云卷云舒”。有一位大作家还撰文赞扬刘的这两句话,有些书法家书写此二语时,还注明:“刘海粟联,XX书”,于是大家对刘更加佩服。其实前一联是清初诗人钱匡的诗句,原句是“甘守时穷方是士,不为人忌便非才。”刘只改了一个字;后一联则是明人洪应明的句子,原句是“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刘写时省去“闲”“漫”二字。提起这话又长了,清代郑板桥为自己诗文作序云:“板桥诗文最不喜求人作序,求之王公大人,既以借光为可耻;求之湖海名流,必……”而刘海粟自序则云:“海粟绘画最不喜求人作序,求之大人先生,既以借光为可耻,求之学者名流,必……”当然这些都是旧案,人人皆知,我们不必再提。所以,刘后来感到麻烦,干脆请人代笔。我经常说:绘画界第一聪明人是张大千,第二聪明人是刘海粟。但张大千很讲义气,他请人代笔写诗,给人很多钱,代笔者乐意。刘海粟就舍不得花钱,但有时也帮人解决工作或调动问题。代笔人中很多人不太乐意。


  以上我谈了刘海粟这个人,知人才能知画,李可染提出“可贵者胆”,但李的胆子并不大,传说他的去世也和胆小有关,真正胆大的要数刘海粟,我上面谈到的,都可见出他胆子大。另外,他和五省联军头子孙传芳抗争(虽有外国人保护他),没有胆量也是不行的。他的胆量也同时反映在他的画上,胆是魄,魄生气。我们看他的花卉(我看过他的梅花、牡丹),设色之厚重,用笔之稳健,胆、魄、气皆不同凡响。虽不及齐白石,但在某些方面还是有突破的。


  刘海粟基本上不会画人物,他以画山水见长,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他的山水画大有长进,年轻时,这位富家子弟没有认真下过苦功,忙着和名人要人打交道,忙着跳舞看花、到各地游览。1957年,他被打成“右派”,接着便是“文革”,他无事可做,在家中沉潜下来,练画练字,70年代末,他复出时,画艺大进,如果他一直做官,一直“辉煌”,而没有受这十几年苦难,他就不会有后来的成就,终其身不过是一个“阿混”。还是苦难玉成了他,此外还有他的长寿,但他胆子太大,最晚年用大泼彩,像刷墙一样,过于放纵,不成体统。


  要之,以高标准评价刘海粟的画,颇不足。若以低标准评之,又非常之好。此文皆是以高标准要求之,望读者谅察。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国画鉴定or国画名作

[理论]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中国美术奖·创作奖金奖作品欣赏

[理论] 百年文艺巨匠称号折射功利心态

[理论] 专家谈张大千:传奇人生改写中国美术史

[理论] 贺荣敏:创作守望黄土家园 研究关注现代艺术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都无所不通。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

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其画作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六岁时,临摹家藏的沈庭瑞(樗崖)山水册,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他的现代山水画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

黄宾虹(1865-1955),近现代画家、学者。